【01觀點】姚松炎的「朱」隊友 盡露自決派本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政路漫長,義利之間容易失衡,在求利以存義的過程中,更容易迷失自我,忘卻參政議政初衷。利欲昏心之下,更可能墮落至專擅權謀狡譎,黨同伐異,最終淪為當初自己最討厭的鄙劣政棍。本土派部分議員出於反抗混沌政治,求謀清泉滌世,但備受政治塗毒、洗禮後,年紀輕輕即滿身俗臭,一言一行甚至比他們平素指摘的建制政客更為不堪入目。這是他們個人的不幸,更是香港政治發展的不幸。

屬本土自決派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認為,「Plan B」人選不能只「跟機制」行事,「要同時考慮勝算,在初選投票的市民,很多就是不希望馮檢基成為民主派代表。」(資料圖片)

本土自決派近日「勤於」阻撓初選機制運作,言行教人側目。這次補選羅生門,事起月初民主派初選,本土派姚松炎高票勝出後,鬧出可能被選舉主任DQ疑雲。DQ非新事,因而初選條文留了一句寫得相對不太嚴謹的「可根據初選結果首兩名至三名參選人的支持度」遞補。條文寫得虛,是各黨派衷誠相信,同路人既已決定要同舟共濟,就會尊重遊戲規則。民協主席施德來給《香港01》的來信解釋協議形成過程,就說到「與會成員對此段備忘錄的條文(即替補安排)沒有太多疑問或要釐清的地方」。

然而,君子在明,小人在暗。在初選之前,朱凱廸已然大放厥詞,一方面呼籲「民主派在立法會選舉要團結」,另一方面則打擊政敵、不遺餘力,聲稱「基哥一人初選執雞成功,所有人都輸,包括他自己。首先,結果一出,全城喊打,『抗絕含淚投票』將成抹不去的補選主題。『初選制度』盡失民心,九龍西補選必敗,港島和新界東也被拖累,隨時輸埋。民主派兵敗如山倒,地區直選優勢崩潰。」這無異於宣告:初選選出自決派候選人就是公平制度、大有利於民主發展,選出傳統泛民候選人就是漏洞百出、斷送民主前途。這種由我說了算的「朱式選舉」,遠較831框架的篩選式選舉更為不堪。

更令人難以預料的是,贏了選舉的自決派對着馮檢基與袁海文,還是要趕盡殺絕。到真正面臨DQ危機時,自決派大玩文字遊戲和算盡權謀,為保出選資格、一己議席,無所不用其極。

先是,強調「可根據初選結果首兩名至三名參選人的支持度」的「可」字留有彈性,也就是朱凱廸強調的「有民主派人士提出必須緊跟機制,即若果姚松炎不能參選,就由馮檢基頂上。我則認為此事不能只有『跟機制』一個行事標準,亦要同時考慮勝算,及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在初選投票的市民,很多就是不希望馮檢基成為民主派代表,各方面的數字都令人擔心,『姚落基上』的機制安排會令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非常不滿,繼而放棄投票。」再是,否定整個選舉替補機制,不斷向袁海文施壓,力求令他知難而退。

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朱不停炮轟選出姚松炎的選舉機制,一再侮辱選民的決定,既不要Plan B(第二選擇)、也不要Plan C(第三選擇)。其唯我是尊的司馬昭之心,早已見諸路人。為了保住一個議席,連基本的人格與道德都出賣了,實教不少當初支持他的新界西選民扼腕興歎。

到現時東窗事發,輿論不分左中右都把箭頭對準自決派,朱凱廸才知玩火玩出事,公開致歉。但朱凱廸的道歉與解釋,不但沒有平息爭議,反而引起更多疑團。他一邊強調自己尊重初選機制、支持替補安排,表明會支持馮檢基或袁海文出選;一邊卻「大爆」民主派有共識為九龍西選區物色「Plan D」(第四選擇),變相進一步脅迫有「輸就輸民主黨、贏就贏民主派」壓力的袁海文。到底朱凱廸是「做得唔好」,還是「做得太過」,公眾自有判斷。

若然孔子所說的「小人比而不周」到今日還是適用的話,大概這次的初選鬧劇還是有助於民主派支持者「一鋪睇清」自決派的本質。可以說,自決派已完成歷史任務,該起的破壞都已經起了,香港的民主運動是時候回歸正途。各民主的黨派,應該認清這個事實,果斷與此類政治投機人士決裂。若然朱凱廸等人還記得從政初心,還記得自己當初是如何痛恨撕裂、搞亂香港的政棍,應早日迷途知返。能不失己,然後可與濟難;否則,只會遭受同路人的唾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