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美國國務卿終被炒 鷹派掌權 核問題火上加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特朗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國總統後,白宮和國務院的外交政策至今仍沒有連貫方針和統一口徑。事實上,蒂勒森(Rex Tillerson)「被辭退」早在上年11月已甚囂塵上,是次任命除了反映出兩人對外交政策的理念南轅北轍外,更突顯出特朗普用人唯親、軍人主政的偏好。在新任軍人主政下的美國外交政策除了毫無章法外,甚或會變得進取強硬,為世界地緣政治格局帶來新衝擊。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3月13日早上宣布開除國務卿蒂勒森,當事人在午後召開記者會,確認中午收到總統電話通知。(路透社)

特朗普與蒂勒森外交理念南轅北轍成換馬主因

2017年4月上旬,特朗普向敘利亞政府軍據點發射了59枚導彈,以「防範及阻截致命化武的使用」為由,試圖威嚇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可是從華府對敘國舉棋不定的後續政策而言,不少評論都認為此舉是藥石亂投,對於緩和敘利亞亂局根本沒有起到實際建樹。另外,特朗普和蒂勒森在朝鮮和伊朗核問題上,兩人在政策立場和處理手法不咬弦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起初有評論家認為,主張以外交手段解決問題的蒂勒森,在外交政策上可平衡惹火的特朗普,做到「一剛一柔」,從而避免各國因錯判局勢,令對抗升溫,並減低以武力解決兩國核問題的機會。 在伊朗核協議上,蒂勒森一再強調協議對中東和平進程的重要性,並明確表示伊朗有遵守協議,更經常要為特朗普惹火言論撲火(其實同是公然與特朗普唱反調);在北韓核問題上,特朗普表明蒂勒森以外交渠道處理問題是「浪費時間」(雖然特朗普最終亦同意於今年5月與金正恩進行「外交」會談)。從這些重大外交理念的分歧可見,蒂勒森的離去其實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當蒂勒森被解除職務後,特朗普則能藉着是次機會,安插心腹接掌國務院,以確保美國外交政策一致性和連貫性。正如去年美國傳媒報道,今次人事任命能反映出特朗普屬意與自己立場相近、軍人出身的中情局局長蓬佩奧(Michael “Mike” Pompeo)接替國務卿一職。而按照特朗普用人唯親的作風,而另一位間諜出身、中情局副局長哈斯佩爾(Gina Haspel)則接任中情局局長一職,將以便協調白宮、國務院和情報機關的外交立場及工作。

蒂勒森2017年1月出席國會外交委員會的聽證會,罕有發表跟候任總統特朗普相違背的言論。或許早在他上任初期,兩人已埋下最終分道揚鑣的伏線(路透社)

蓬佩奧立場強硬 為核問題火上加油

雖然任命蓬佩奧為國務卿,表面上可令華府的外交政策變得更統一,但其鷹派立很可能會令中東及朝鮮核問題升溫。在伊朗核問題上,蓬佩奧早前曾呼籲國會採取行動,以推翻德黑蘭政府為目標,亦認為核協議無法約束伊朗發展核武,未上任已和特朗普保持口徑一致,不斷試圖貶低、甚至推翻由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另加德國)所簽定的核協議。

在朝鮮核問題上,雖然在稍後時間特朗普將與金正恩會晤,但金氏家庭過去亦曾為爭取放寬制裁,反口覆舌,達成協議後暗中繼續發展核武和導彈技術,故各方亦未敢對是次會面抱有太大希望。更甚的是,蓬佩奧曾在一個安全論壇上揚言,若中情局成功推翻金正恩政權,當局將會「名留青史」。換言之,蓬佩奧走馬上任後,美國政府在看待地區核問題上,將會採取更加進取和強硬的手段,而前人蒂勒森的外交主導方針亦變得難以為繼。在特朗普和蓬佩奧合奏下的外交政策,以武力干預伊朗和北韓核問題看似已成一個「可行的選項」。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四(8日)同意與朝鮮最高領袖金正恩於5月底前舉行美朝首腦會談。國際各方在震驚之餘,均在觀望此次會談將對未來的半島局勢帶來怎樣的變化。(視覺中國)

事實上,不論是德黑蘭或平壤政府眼中,開發核武的終極目標,旨於研發出具威懾力的武器,來作出未來防禦(Future Defense),以確保國家主權完整,減低被美國及其盟友軍事入侵的風險。面對美國外交政策轉趨強硬時,德黑蘭和平壤很可能會在政治計算下,放棄對話並重啟(或加速發展核武),以換取更大影響力和談判籌碼,做到前發制人,但此舉同時定會改變中東和東亞地區勢力平衡。

在中東方面,若伊朗核協議按照特朗普和蓬佩奧意願作罷,德黑蘭便會有更具說服力的托辭去合理化重啟核武計劃(相信德黑蘭政府也未敢忘記中情局於1953年在幕後策劃伊朗政變,推翻當時的民選政府,以控制區內石油供應)。此舉必定會引起到區內主要競爭對手以色列和沙地阿拉伯的強烈反彈,加強圍堵伊朗在中東版圖上勢力的擴張,除了展開新一輪軍備競賽外,間接也會使敘利亞和也門戰爭升溫,令這兩場代理人內戰變得更加複雜及難以平定。

伊朗總統魯哈尼日前表示,任何人都不能推翻伊朗核問題協議成果。(美聯社)

在朝鮮核問題上,面對手執牛耳的鷹派軍官,平壤或會如坐針氈,以「兩手準備」面對美國外交政策的變奏。在未來數月,金正思一方面會繼續為5月會面作形式上的準備,以釋出善意;但另一方面亦會採用拖延政策,加速發展核武和導彈技術,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升其核武的可靠性和震懾力,達致「互相確保摧毀」的狀態,增加美國出兵推翻金氏政權的代價,以保自身安全。

新任國務卿的任命,已反映出特朗普無視世界格局的多變性,以及用人唯親、偏好軍人的選將作風。蒂勒森的離去標誌着以外交手段化解分歧的理念,在特朗普眼中已是明日黃花。世界各國(特別是被美國輿論「標籤」為敵國的政府)的外交政策亦會按照蓬佩奧的政治立場、過去的鷹派言論和個人背景等因素,重新審視和調整外交政策的走向。不過在解決地區安全問題上,最根本的問題在於,為何美國的選舉制度能選出一個毫無外交頭腦、以商人談判技巧來處理外交事務的狂人,以及如何從制度上去約束其總統的權力。這才是避免看到特朗普連任又繼續破壞地區和平的根本方法。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