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交通基建看明日大嶼 交椅洲作CBD勢加劇擠塞問題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正就明日大嶼規劃及工程諮詢立法會,以申請逾五億元撥款作前期研究,意味整項逾一千七百公頃的造地計劃即將上馬。其中,交椅洲將會被重點打造成本港第三個商業核心區(CBD),並藉發展不同跨海基建配套,連接人工島與港九新界,甚至舒緩新界西北的交通問題。按理來說,在傳統商業區外建造全新發展核心,固然有助分散經濟活動及就業人口,從而減輕新界人口通勤至港九所面對的交通問題。然而,全新CBD的選址乃為與港島為咫尺之遙的交椅洲,經濟活動始終集中於新界彼岸,目前交通問題真的有望解決嗎?

香港經濟活動向來集中於港島、九龍,而新界的就業機會則顯得相形見絀,故新界人口須通勤至市區工作,居職分離的現象亦十分普遍。其中,新界西北可謂是「睡房社區」的代表,2016年人口普查數據指出,元朗及屯門分別有約32萬及24.5萬的工作人口,當中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8.8萬人)及(7.3萬)須跨區至港九工作,更未有計算跨區至新界其他地區的人數。因此,新界人對連接市區的交通基建極其依賴,不少道路及鐵路用量在繁忙時間已超越臨界點,更不用說每當有意外發生,來往新界港九的交通容易癱瘓。

理論上,政府擬在東大嶼交椅洲打造全新CBD,經濟活動有望分散至新界地區,不但有望減輕連接港島的交通壓力,舒緩交通擠塞問題,新界西北的就業人口更可分流至與其居所更為靠近的地點工作,毋須「長征」港九,有助縮短通勤距離。但問題是,CBD必衍生龐大的交通流量;無異於港島,交椅洲也位於新界對岸,大量人口仍須依靠數條主要幹道或鐵路前往,故容易對基建配套造成極大負荷,從而產生全新的擠塞問題。

西鐵客量飽和,繁忙時間例牌爆滿,家住新界西的立法會議員亦是受害者之一。(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先論道路配套,政府現研究優先興建11號幹線,以連接屯門、元朗及洪水橋等地通往大嶼山北部。但新界西北新市鎮本已居住過百萬人口,加上未來洪水橋與元朗南的發展計劃,需跨區工作的人口料必急增,即使考慮到部分人口能藉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前往大嶼山區,十號幹線能否應付新界西北人口往來交椅洲CBD,始終成疑;另外,其他新界地區、甚至九龍區人口要通勤至交椅洲,極大機會須依賴青嶼幹線,即使10號幹線可分流來自新界西北的車輛,但交椅洲CBD所創造的巨大交通需求,勢必挑戰道路容量。

政府在施政報告內提出的「概念發展及策略性運輸計劃」(施政報告網頁截圖)

更甚者,不論是10號幹線或青嶼幹線,抵達北大嶼山的車輛還須駛進擬建的交椅洲至大嶼山連接路,加上來自大嶼山西部(同東涌)的車輛同樣須要駛經此路,可料此路的交通問題必然嚴重,而且一旦遇上交通意外,後果必然堪虞,這不論對通勤人口,與及交椅洲作為CBD來說,均為致命弊病。

再說鐵路建設,政府現研究優先興建連接屯門、小欖至欣澳的西部海岸鐵路,與及連接欣澳至交椅洲的鐵路。然而兩條鐵路成本高昂,分別造價820億元及380億元,兩者合計已超過以往港深港高鐵及沙中線的興建成本,更未考慮擬建鐵路的實際造價有機會按當時成本上漲。其實西部海岸鐵路與政府曾研究的屯荃鐵路路線相似,惟後者因工務過於複雜,以致成本過高問題,故一度擱置;現在屯荃鐵路基礎加上跨海要求,故導致興建連接新界至交椅洲鐵路的成本不菲。

沙中線工程被指超支200億元,超支責任誰屬料會掀起爭議。(資料圖片)

在境內鐵路以外,近日更有傳深圳研究興建接駁前海至東大嶼的全新高鐵,倘若成事,此跨境跨海的高鐵支線造價必創新高。而且香港現時已有高鐵由九龍直達深圳,政府亦有可能於未來興建接駁交椅洲及美孚的鐵路,兩條高鐵線會否在分工上有所重疊之處,仍是未知之數。

誠然,鐵路的效益不但單從興建成本所衡量,倘若具明顯的社經需要,即使「蝕本」興建也不為過;而且CBD若能設有高鐵連接內地經濟中心,必能便利兩地經濟活動往來。可是,若然有方法以低成本,能達致相同效益,政府就必須謹慎行事。

打造交椅洲成全新CBD,不但其交通配套耗費甚高,甚至未能解決本港的交通問題,歸根究柢為選址問題,交椅洲充其量只為港島發展區的延伸,未有成真正分散本地經濟活動至新界地區,故新界居民居職分離的問題始未能解決,交通問題只是由傳統核心轉移至交椅洲上。要注意的是,於交椅洲填海固然可取,始終香港發展需地,填海實為必要,但要將何處發展成CBD,卻另作別論。

「東大嶼都會」或會深化中環「中心極化」的問題。(資料圖片)

其實要真正分散本地的經濟活動,以至解決新界市民的交通問題,全新CBD的選址應為新界西北而非交椅洲。「01觀點」多番指出新界西北的發展潛力,即如政府早已構想於洪水橋興建來往前海的高鐵支線,既為新界西北埋下核心發展的伏線,更無必要在此外來的地區發展CBD及高鐵配套。政府雖有在「明日大嶼」願景內亦有構思於屯門龍鼓灘填海,惟只其重要性卻排於交椅洲、喜靈洲之後,實屬可惜。

但若然政府能調整多個填海地的規模,將CBD的角色放諸龍鼓灘身上,便能帶動整個新界西北的未來發展,居民即可原區工作,從而徹底地在城市結構上解決居職分離的問題之餘,更可節省興建跨海基建的經濟、甚至社會成本;而且交椅洲、喜靈洲填海地則可作新市鎮發展,由於屆時新界西北CBD與港島CBD將能達致明顯分工,分別供大嶼山西部及東部人口前往就業,故並不會對跨區基建造成過大負荷。當然,新界西北發展CBD亦會吸引來自新界各區、甚至九龍區的通勤人口,但只要改善現有的交通配套,以及發展全新的基建設施,例如興建擱置之久的屯荃鐵路,其效率總較發展跨海基建為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