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臨高啟明》遭下架 「歷史虛無」從何說起?

最後更新日期:

現時正熱播的無綫電視重點劇集《倚天屠龍記》,早前遭內地當局祭出史上最嚴格的「限古令」導致在國內反「被消失」。據報,截至6月,禁止包括武俠、玄幻、歷史、神話、穿越、傳記、宮鬥等在內所有古裝題材網劇、電視劇、網絡大電影播出。其後雖因引起輿論嘩然,廣電總局召集三家影視平台簽署保證書,准予逐步放寬古裝劇上線,惟須嚴控佔比。

言猶在耳,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包括豆瓣網、百度貼吧在內的網站傳出消息,穿越小說《臨高啟明》涉嫌「歷史虛無主義」,發表這部小說的起點中文網已對其下架整改,周二(5月14日)仍無法在起點中文網搜尋得該書,被外界普遍解讀為「限古令」的延續發展。

+9
+8
+7

文藝、政治涇渭應分明 相煎何太急
 
「01觀點」向來認為,在文藝與政治的問題上,應該將「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今時今日不應該再要求文藝作品為政治服務,須回歸娛樂本質。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硬實力」的成就有目共睹,惟「軟實力」相對落後,在流行文化上,過往不及港台,當代不及日韓,惟近年各種內地古裝題材的劇集卻如雨後春筍般風靡兩岸四地,誠為一大異數,可謂「軟體力」逐漸成熟的標誌,更是拉近兩岸四地人心的重要契機,部分優秀作品甚至被翻譯傳播海外。如今不好好把握,反自毀長城,令人扼腕。
 
現時外界仍不清楚究竟是起點中文網接到舉報,自行將《臨高啟明》下架,還是接到政府部門通知後的處理決定。但即使是前者,正如「01觀點」在另一篇文章指出,當上位者不明確表達支持或准許,在言論逐漸收緊的環境當中,會令到公眾無所適從,審查工作者更容易變得神經質和「疑神疑鬼」,以至「無疑處見有疑」,「寧殺錯不放過」,對於講求創意的文藝工作來說,實在是莫大的戕害。

《臨高啟明》被指犯忌 整改由影視波及網絡小說
 
從某程度上說,今次事件較「限古令」的影響更為深遠。首先,「限古令」有提供明確的整頓期,而「歷史虛無主義」卻讓人摸不着邊際。其次,網絡穿越小說被禁,雖在表面上看來,只是從「影視劇集」波及到「網絡小說」,但其實內地近年的影視劇集之所以能風靡各地,與廣大網絡小說作家提供的無窮創意密切相關。相較TVB劇集陷入創意枯竭和劇情套路,內地可先透過網絡小說平台聚集一大群作家,再透過市場機制自然淘汰,讓最受好評的小說改拍成影視作品,劇本的層次和質素自然與一般的肥皂劇有天壤之別。
 
舉例來說,根據起點中文網母公司閱文集團在2018年的年報,截至年底該集團旗下已聚集了770萬位作家和1,120萬部文學作品,光作家人數已經超過了整個香港人口,由此「披沙揀金」,優秀作品自會層出不窮。網絡小說被改編成影視作品的,只舉部分較著名者,已包括了《步步驚心》、《後宮甄嬛傳》、《交錯時光的愛戀》、《如懿傳》、《羋月傳》、《瑯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空姐同居的日子》、《誅仙》、《極品家丁》、《陳二狗的妖孽人生》、《盜墓筆記》、《何以笙簫默》、《武動乾坤》、《鬥破蒼穹》、《擇天記》和《將夜》等等,當中不少透過影視劇集傳播,在香港亦是家喻戶曉,令人目不暇給。
 
如果審查工作觸及網絡小說這一塊,甚或導致全盤性的整改,眼前這一片繁榮的景象或會成為絕唱。當然,《臨高啟明》的罪狀並非網絡小說,現時也沒有跡象顯示所有網絡小說都被針對,但值得注意是,網傳《臨高啟明》下架的理由是涉及習近平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講話當中,提及的「新時代中國青年要錘煉品德修為,要自覺樹立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自覺抵制……歷史虛無主義等錯誤思想。」

+18
+17
+16

「歷史虛無主義」屬政治名詞 涵義牽連甚廣
 
甚麼是「歷史虛無主義」呢?據學者考證,「歷史虛無主義」無關史學,而是一個政治用語,事緣文革結束後,內地有一批人「矯枉過正」,由反思文革,到否定毛澤東的歷史貢獻,甚至打出「堅決徹底批判中國共產黨」的口號,認為資本主義比社會主義好,從西方的話語體系出發,企圖將中共黨史、社會主義道路和中國共產黨領導「虛無化」。
 
因此,國家前主要領導人李瑞環在1990年1月,在全國文化藝術工作情況交流座談會上,發表《關於弘揚民族優秀文化的若干問題》講話,就提及:「近幾年來,在我國文化戰線上,圍繞著民族文化問題的論爭,實質上包含著重大的思想政治鬥爭。全盤否定民族文化,宣揚民族虛無主義和歷史虛無主義,是頑固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立場的人所主張的『全盤西化論』的一部分。」
 
與早前貴州省委黨校教授尹振環撰寫《西漢竹書〈老子〉注釋評介今譯》時,明顯存在「弦外之音」的情況不同。《臨高啟明》是一部已經連載超過十年的網絡小說,該書即使在高手輩出的網絡小說界,也向來被視為一株奇葩,內容由網友集體創作,源起自2006年內地網上論壇的一個討論——「如果我們攜帶大量現代物資穿越到了明末,會怎麼活下去並改變歷史?」
 
作者「吹牛者」實際上只負責小說的整理編輯與部分創作,小說講述文德嗣、馬千矚等人率領500餘人,攜帶大量物資由現代穿越至1628年,以臨高縣為基地開展殖民的事跡。該書透過歷史「穿越」橋段,描繪透過工業、數字化管理和海權,虛構出另一段與現實發展迥然不同的中國「現代化」故事。
 
因此,如果真要說該書有「歷史虛無主義」問題,問題也許並不在「超越」本身的「虛無」,而是穿越到歷史之後,它鉅細靡遺地描繪出另一段現代化故事,從而在某程度上架空了當代的「歷史虛無」。

+16
+15
+14

「穿越」為常見寫作手法、自然情感流露 上綱上線毋乃太過?
 
但從另一方面看,對於「穿越」的想像,又何嘗不是人類最真摰的情感流露,最自然的人生想像?「人生若只如初見」——如果一切能回到當初,從頭來過,彌補遺憾,該有多好?於是出現了網絡小說當中的「重生流」——年屆中年的大叔突然靈魂「穿越」,回到年幼時候的自己,「再活一次」。或是「古月照今人」,幻想一旦古人穿越到當代,又會怎樣看待我們今天的文明?(無綫電視劇集《超時空男臣》就是描述明朝重臣穿越到當代香港的故事。)
 
當然,最常見的還是當代人穿越到古代,有些是連人帶靈魂「整個」穿越,例如曾在香港曾拍成電視劇集的黃易小說《尋秦記》——利用現代搏擊技術「打遍天下無敵手」,又「剽竊」詩詞歌賦俘獲公主小姐的芳心,為「意淫」濫觴。又或是僅有靈魂穿越到古代某君身體,改變命運、扭轉歷史,如賊道三癡的《上品寒士》,致力於建構一個與歷史同也不同的東晉世界,寄託其中,以作抒懷。更不得不提可能是「穿越」小說鼻祖的《西遊補》,明末董說所作,既非身體也非靈魂的穿越,而是接續《西遊記》第六十一回〈孫行者三調芭蕉扇〉,描述孫悟空外出化齋為鯖魚精所迷,進入夢中的「新唐國」,而時已為「大唐新天子太宗三十八代孫中興皇帝」,則故事是環繞小說人物本身純粹意識上的穿越,被視為開啟世界意識流小說之先河。
 
如果說批判「歷史虛無主義」在政治上也許無可避免,在史學研究上也大有可以商榷的餘地。但是,在文學上的「穿越」與「虛無」,本來就屬於傳統而常見的寫作手法之一,也是人類情感的自然流露,無限上綱上線,似無必要。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