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相位爭霸戰:軟硬脫歐派的路線對決?

最後更新日期:

千呼萬喚,兩位唐寧街十號的準主人侯俊偉(Jeremy Hunt)及約翰遜(Boris Johnson)周二(7月9日)首度同台較量。雙方唇槍舌劍,火花四濺,好不精彩。大熱的約翰遜此前避而不戰,拒出席任何選舉辯論,似乎勝券在握。不過此次交手,雙方各有看點,亦非民調所看的如此地一面倒。

雙方於上下半場各有亮點。首先是約翰遜在上半場的最後一道問題,當主持人問誰有信心能在10月31日的最後限期前落實脫歐,約翰遜一馬當先先舉手,侯俊偉稍為遲疑,卻已被約翰遜乘機抽水,起哄說「有那種精神就對了,謝路美!」(That's the spirit Jeremy!)此總結了兩人對脫歐的立場——約翰遜聲稱不惜任何代價,甚至以無協議脫歐作威脅,都要在10月31日前脫歐,而侯俊偉則極力反對無協議脫歐作為談判籌碼,認為此舉將會對中小企甚至英國經濟本身,帶來巨大風險。侯俊偉不肯為脫歐限期定下死線,反指約翰遜「販賣樂觀主義」(peddling optimism)極為危險。

文翠珊離開首相府後,入主唐寧街的大熱人選是強硬脫歐派約翰遜(Boris Johnson)。(美聯社)

的確,約翰遜以極端手段作為談判手段的民粹作風,可以撈取不少硬脫歐派的支持。然而此種只向人民說他們想聽的,而非他們需要聽的行為,並非負責任的領袖所為。約翰遜又稱不會排除會中止反對無協議脫歐的國會運作,得以實行其方案。其答案遭侯俊偉反撃,指上一次國會被中止運作引發了一場內戰,因此此舉萬萬不可。1642年,身為天主教徒及主張君權神授的查理斯一世解散新教徒控制的國會,引發國會起兵討伐,逮捕並處死英王。英國內戰以及後來的光榮革命,確立了國會成為國家主權的地位。因此當初英國人公投脫歐,法院判定方案仍須經國會表決。而一旦約翰遜要求英女王中止或解散國會,脫歐方案繞過國會落實,勢必讓英國陷入憲政危機,搖動國本。

約翰遜又在多項議題中顧左右而言他。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因大使館的官方文件外洩而多番抨擊英國駐美大使達羅克(Kim Darroch)時,侯俊偉稱會讓達羅克留任,又稱英國及英國政府才有權決定誰擔任駐美大使。相反約翰遜在不斷追問之下,才稱現階段決定達羅克的去留會太「妄斷」(presumptious),不肯力挺自己的外交人員。結果達羅克在辯論後一天,便主動提出請辭。約翰遜在辯論中的「割席」表現,被視為達羅克最終黯然辭職的原因。

英國保守黨黨魁:侯俊偉與約翰遜出席由《電訊報》舉辦的首相候選人人問答節目。(路透社)

約翰遜在下半場被侯俊偉多番質問之下,表現有點尷尬。其中從一開首便被問道他若在10月31日前脫歐不成會否下台一題,他也不斷迴避,直至後來才僅回應指他不會以其相位作賭注,令歐盟掌握更多籌碼。其餘的民生等議題,侯俊偉都能給直接了當的答案,相反約翰遜則不着邊際,不肯正面回應。辯論完結之前,現場觀眾要求兩人提出對方的一個優點,兩人隨即便極盡挖苦之能事。侯俊偉稱他欣賞約翰遜回答問題的能力,指他一直微笑然後便忘了問題為何,是一個好政客的特質但並非好首相。約翰遜則稱他欣賞侯俊偉在多項議題的立場上轉變得如此之快,由一名留歐派搖身一變成為脫歐派,暗諷其過往立場不能令其真誠盡力的推動脫歐。

約翰遜又稱過去數年由文翠珊主導的「管理主義」(managerialism)處理脫歐談判令人失望透頂,需要一套樂觀積極的新作風。侯俊偉則指樂觀主義雖是好,但也需要一點現實主義,落實一些能夠兌現的承諾,而非天花亂墜,最終卻可能只是空中樓閣。兩人在辯論的總結,正正反映了英國政壇中的硬脫歐派及軟脫歐派的差異——要一套「樂觀」、敢於打破框架、不惜極端一些,而實現心目中脫歐想像的理想主義,還是要一套循規蹈矩、將風險減至最低、雖未能盡如人意但能夠達成結果的現實主義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