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風光作家背後辛酸 網絡小說如何突圍而出?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書展終於7月23日落幕,書展過去一直肩負文化推廣責任,正如今年以「科幻及推理文學」為年度主題,介紹一眾優秀的科幻以及推理文學作品;同一時間,書展也是一眾新進網絡作家的夢想成名地,相信許多文學愛好者都曾想像以「作家」身份走入會場。

網絡作家不一定收入微薄,大陸、台灣網絡作家收入之高令人咋舌。據2018年網絡作家榜統計,大陸網絡作家「唐家三少」收入過億;而九把刀也已一早買入一幢價值2,000萬港元的豪宅。反之香港鮮有聽聞作家致富,不少甚至處於「貧窮邊緣」。以作品賣過一千本,書本每本售價140元,每本實收8%至12%版稅計算,一部著作收入也只是10,000元左右,要全職以此作為生計實有一定困難。當然隨作家名氣不同、作品種類不同,收入不能直接比較,但本地網絡作家收入遠遠不及兩地,也是不爭事實。原因為何,究其各地網絡小說平台的不同,可略知一二。

Penana也已開放打賞功能,但對香港的其他小說平台而言,「打賞」功能仍屬少有。(Penana截圖)

打賞功能改變作家生活

香港網絡作家大都聚集於連登(LIHKG)、紙言、Penana等平台。當中連登非純粹的小說平台,而是一個網上討論區,小說標題經常夾雜在其他討論條目之間,好處是受眾比一般網絡小說平台廣,可以接觸到的潛在讀者更多。不過,網上討論區的文章免費,影響本地網絡作家生存空間。雖然Penana也已開放打賞功能,但對香港的其他小說平台而言,「打賞」功能仍屬少有。

香港作家要將作品轉化成為收入,主要途徑依然是出版實體書籍,然而因為印刷成本不低、寄放傳統書店出售的抽成比重高,導致香港新手網絡小說作家出版門檻高但收入偏低。再者,書店若推出優惠,作者版稅亦跟着打折,這是大多新晉作家所面對的景況。

若能發展「打賞」制度,或能支持不少作家。比較其他華文地區的網絡小說平台,台灣、大陸的如「起點」、「晉江」等大都具備「打賞」功能。讀者免費閱讀文章的權利不變,也可利用推文方式支持作者讀讓文章推到網站當眼處,讀者則可以選擇用網上貨幣形式支持作者。網站這種做法可以在擴闊讀者群與作者收入之間取得平衡,免費文章令作者可以接觸更多讀者,而打賞令作家得以此謀生。

香港作家要將作品轉化成為收入,主要途徑依然是出版實體書籍,然而因為出版實體書的印刷成本不低、寄放傳統書店出售的抽成比重高,導致香港新手網絡小說作家出版門檻高但收入偏低。(曾凱欣攝)

文學與市場的矛盾

不過,作家若以「打賞」作為主要收入來源,以網絡作為主要目標客戶,便會衍生「市場導向」問題。縱然文學作品講求作者的文學修養和創作功力,但作者要謀求生計,題材多少要和應市場。以「打賞」為生的網絡小說作家,在這方面的壓力或許更大,體現了作品載體改變本質的現象。

由此可見,網絡小說面對一個難解的矛盾,一方面要照顧文學需求,一方面要照顧大眾口味。由於它難以擺脫市場,內容可能走向庸俗、情色。網絡作家為找到網上讀者群的「最大公因數」,盡可能滿足多數讀者,作品也可能因此主題重覆、內容淺白。故此,除了打賞制度,政府和出版界可以仿效傳統文學獎,如文學雙年獎、台灣文學獎、日本芥川獎等將獎項,對出色的網絡作品予以肯定,可避免小說作品因為打賞制度,而導致作品「重流量、棄品質」的情況出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