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淫棍監獄離奇身亡 捲起美國陰謀論風暴

最後更新日期:

一名疑犯在拘留所自殺身亡,竟引起網絡世界的風起雲湧,甚至鋪天蓋地的陰謀論。事緣美國投資家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涉性販運未成年人士罪及企圖參與未成年者性販運於月前落網,卻在看守期間於紐約市大都會懲教中心上吊身亡。由於其縱橫政商名流界多年,與之深交者包括兩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及特朗普,以及英國安德魯王子,愛潑斯坦在守衛如此深嚴的看守所自殺,被殺人滅口的陰謀論頓時滿天飛。

愛潑斯坦的特殊性癖,早在2003年已有所報道。當時《名利場》(Vanity Fair)寫了一篇人物特寫,描寫愛潑斯坦為一名出身布魯克林中產家庭,卻躋身於政商名流的神秘富豪。文中細述了可疑的商業交易,以及其常見於身邊的年輕美女,已經是意有所指。該記者於2015年稱曾訪問聲稱遭愛潑斯坦性侵的兩姊妹及其母親,報道卻遭《名利場》的主編刪去,僅稱愛潑斯坦「對年輕女性很敏感」。事實上愛潑斯坦的事跡,早在整個社交圈廣為人知。

勞工部長阿科斯塔(右)因捲入愛潑斯坦案件,被指過去曾「放生」愛潑斯坦,在7月宣布辭職。

在人脈方面,愛潑斯坦曾跟特朗普私交甚篤。後者曾於2002年受訪時便大讚愛潑斯坦是個「很棒的人」,兩人相識已15年。「甚至有人說,他和我一樣喜歡美女,其中許多是比較年輕的。」另外愛潑斯坦多次乘坐克林頓的私人飛機,儘管克林頓否認與愛潑斯坦有任何密切關係,指他們的聯繫僅在於援助發展中國家的工作。至於英國安德魯王子,則被指曾偕愛潑斯坦到法國度假小鎮聖特羅佩(Saint-Tropez)及泰國參加派對。

如此跟政商名流千絲萬縷的關係,自然讓人想入非非。加上愛潑斯坦於2008年被控告教唆賣淫和教唆未成年少女賣淫罪,與當時南佛羅里達州聯邦檢察官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達成秘密認罪協議,只須入獄18個月、名列性罪行名冊並向受害人賠款,及後最終更只服刑13個月,更獲准以工作為由每周六天逗留獄外。刑滿後,曼哈頓地區檢察官更要求法官將愛潑斯坦的性罪犯級別從最嚴重的三級下調至最低的一級,令法官目瞪口呆。

今年七月愛潑斯坦再度被捕,被控2002至2005年於其佛州及紐約寓所,與最年輕僅14歲的數十名女性進行性交易,更與他人合作將國內外少女引誘到其寓所。隨紐約檢控方當年放生愛潑斯坦的指控越來越多,已加入特朗普內閣的勞工部長阿科斯塔成為眾矢之的,最終也要問責下台。

愛潑斯坦(左三)與特朗普也有一定的私交。(Getty)

在此背景之下,愛潑斯坦在高度設防的看守所中自縊身亡,自然引起外界多番揣測,甚至訴諸於陰謀論。此也符合深好陰謀論之道的極右份子的口味,其指克林頓夫婦買兇殺愛潑斯坦滅口,以隱藏其罪行的陰謀論亦甚囂塵上,甚至得到特朗普轉發。至於極左反特朗普網民亦針對特朗普與愛潑斯坦的長年友誼,反指特朗普跟愛潑斯坦之死有關。有自由派傳媒人指是俄國特工下手,又有人指愛潑斯坦根本未死,屍體只是替身。

此陰謀論甚至得到自由派大報《紐約時報》的同情,指愛潑斯坦的陰謀論之所以盛行,是因為富豪階級之間販賣性奴的圈子確實存在,並且長年受到權力的層層保護。愛潑斯坦的性罪行及販賣性奴事跡,早已為人所知,卻由於其財富及與統治階層的關係,長年逍遙法外,即使最終被定罪,刑責刑期卻輕得近乎荒謬。就算今次愛潑斯坦再被檢控,也逃過在法庭接受審訊及牢獄之災之前便在嚴密看守下死去。

陰謀論之所以盛行,有時隨了因黨派之爭以及偏見,有時也是源於人民對於體制的不信任,而其不信任也正源自於統治階層的腐敗。愛潑斯坦一案,正反映出統治階層互相包庇,每每能仗着財勢避過法律之制裁。如此不公不義所滋生的陰謀論,以及對統治者之不信任,古今中外皆然。當公權力不再為公而只是為私,又何以說服人民信服這套制度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