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心腹陷貪污醜聞 揭示韓國社會的深層次結構矛盾

最後更新日期:

本年度廣受好評的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講述兩個身處同一個城市卻命運各異之家庭——窮家庭窩居於貧民窟,偷呃拐騙無所不用其極,目的是要出人頭地,脫貧致富;另一邊廂的富家庭,雖然並非大奸大惡,卻是一批極度離地,不懂民間疾苦,「何不食肉糜」,極度自我中心,一切以我為主的同溫層。最終兩個階層的碰撞,衍生的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悲劇。電影贏盡口碑,原因除了其本身好看之外,也是因為此正反映今天韓國社會之現象——富者生活於尋常百姓之上極盡奢華,貧者不論如何努力都不能翻身,社會不公正在燃燒。

韓國法律學者曹國出身專業人士家庭,大學時期已參與社運,加入不少左翼團體,又為法治、人權、民主等議題著書立說。他亦曾多番狠批韓國的權貴精英,力斥韓國社會日益嚴重之貧富懸殊,主張平等正義之韓國社會。

我們都喜歡『溪裏出現一條龍』(意旨家境不好者,最後依然能靠自身努力,有機會出頭天)這類的故事,但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現象日趨深化,現在已成為『1:9』(金字塔型)的社會,河川顯龍的機率,極度減少。不是所有人都成得了龍的,也沒必要讓所有人都成龍,更重要的是,就算無法讓飛龍在天,我們也要締造在河中,就算是魚、青蛙或螃蟹,都能幸福生活的世界。
韓國法律學者曹國(2012年)

因反腐而上台的文在寅政府

獨裁者朴正熙之女,2017年時任總統朴瑾惠因捲入其私人親信崔順實干預朝政之醜聞而倒台入獄後,學生時期以反朴正熙威權運動出身,後來成為人權律師的文在寅以大熱姿態入主青瓦台後,便起用曹國擔任總統府民政首席秘書官。身為法律專家之曹國提出要進行律政改革,更親自頒佈改革法案,為削減司法部之檢察權限。要知道作為威權時代用以作對付異見者及維持政權之工具,韓國司法部除壟斷起訴權外,包括搜查權、緊急逮捕與事後批准、疑犯釋放指揮權,此在韓國民主化後一直未有大變,亦導致政商之間互相包庇之腐敗現象。今年8月,文在寅任命曹國出任法務部長,正是要推行律政改革。

不過似曾相識的是,這位法務部長未上任時,黑材料已經滿天飛。曹國先被踢爆其女兒曹敏涉嫌通過掛名發表專業醫學論文,而作為特招生免試入讀高麗大學,並不當領取獎學金。曹國妻子鄭景心教授又被揭發,投資十億韓元到由曹國堂弟之空殼公司私募基金,此外曹國本人亦被質疑其學術論文有剽竊之嫌。曹國9月在國會召開長達八小時的記者會,卻無法平息眾怒,被質疑其滿口公平正義,實質卻是其身不正。

在燭光革命兩年後,首爾光化門再度出現一浪接一浪的大型示威,最近的周三(9日)集會,便有數以萬計的民眾要求文在寅下台及曹國辭職,當中不乏保守派及基督教團體,昔日朴瑾惠政府之支持者。朴瑾惠倒台後改組的自由韓國黨,代理黨魁黃教安便是反政府運動之領軍人物。另一邊廂,周三集會的同日,又有挺文挺曹的民眾於首爾汝矣島集會,支持其律政改革工作,力斥反曹運動為既得利益階層針對不利他們的律政改革而有意挑起之矛盾。

韓國政壇擺脫不了的醜聞

事實上,圍繞曹國的總總醜聞,於韓國社會根本不是新鮮事。韓國歷任總統本人或親屬,皆曾陷入不同程度之貪污舞弊醜聞。韓國此社會極為重視人情倫理關係的儒家文化及家庭主義根深蒂固,其金權緊密結合的寡頭壟斷體制及殘餘下來的威權傳統,為滋生裙帶主義的貪腐溫床,不論是自由派的盧武鉉,抑或是保守派的李明博、朴瑾惠,過往連續三任總統都捲入過貪污醜聞而不得善終,可見貪腐問題深入於韓國社會的骨髓之中。而正正是此種利用私人關係及社會地位以得到利益的裙帶主義,加深了韓國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曹敏便是涉嫌仗着父親的地位,才可在論文中掛名得以免試入學,更因而獲取獎學金,相反一個沒有人脈網絡的貧家子弟,則無論如何努力也未必得到應得的結果。如此的不公義,正是曹國一事星星之火卻可以燎原之深層結構原因。

結果,無論是既得利益擁護者的保守派,抑或是銳意改革腐敗體制的自由派,都因為自己本身被爆出醜聞中殞落。尤其以以推動律政改革為任務的曹國,因此而遭到保守派政客及媒體的窮追猛打。結果竟而就像那齣《上流寄生族》一樣,改革因政治鬥爭而舉步維艱,韓國社會的貧富矛盾卻不斷加深,一宗又一宗的醜聞及鬧劇只得一直循環下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