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罷工將重振黃背心運動?

最後更新日期:

周四(12月5日),法國多個工會將聯手發動全國大罷工,該國的鐵路公司SNCF宣布,全國當天祇有十分之一的高速列車維持服務,而巴黎地鐵和其他服務更會「中斷」,望以癱瘓陸空交通,迫使政府放棄改革退休金制度。雖然這次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已汲取上回調升燃油稅的教訓,嘗試放下身段,聽聆民意,但仍難釋除民眾的疑慮和怨氣。

巴黎一名穿上全身黑色服裝的示威者11月16日在一堆焚燒的路障前擺出勝利姿勢。(Getty Images)

現時,法國的公共養老金開支是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每年佔其GDP總量14%,遠高於德國(10%)和OECD的平均水平(8%),僅略低於債台高築的意大利(16%)。而其退休金制度慷慨,使退休人士平均可領取稅前收入的61%退休金,遠高於德國的38%,只略低於意大利的83%。可是,縱觀OECD各國的退休金制度,法國的制度一齊予人成本高、效率低的詬病。由於不同行業有不同的制度,使得法國的退休金種類至少有42種。而在各行業中,公共運輸從業員通常可享有較佳待遇,平均退休年齡為55歲,遠較法律規定的62歲為早。

退休金如債務炸彈

慷慨和繁複的退休金制度,為該國的公共財政埋下了債務炸彈。據一個養老金委員會預測,若未來愛麗舍宮不採取任何改革措施,到了2025年,該國的退休金制度將會錄得超過170億歐元赤字(約佔GDP0.7%)。因此,馬克龍欲意推行改革,以不分職業和身分的點數計算方式,整合多而繁複的退休金制度,其必要性的確有如其所形容:「好的情況是我們債留子孫;差的情況是準備面對退休金削減與增稅。」

從財政角度看,馬克龍提出的方案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即使是任何善意的改革,亦不能忽視社會的反對聲音。近日的民調顯示,約有75%受訪者支持退休金制度改革與整合,惟與此同時,亦有64%的民眾不相信馬克龍能達成目標。更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大多民眾都深諳退休金制度的缺失,並支持改革,但同時亦有46%受訪者對大罷工表示支持或同情。換言之,這批民眾才是決定改革成敗的要角。

馬克龍敢於在黃背心運動緩緩落幕之際,再次犧牲其政治資本,兌現選舉承諾,為的是要解決現行制度埋下的債務重擔。可是,從黃背心運動的肇因可見,當局欲再次借削減工人福利,提升經濟競爭力的造法,不但大有機會加深經濟分配不公,同時更或會重振黃背心運動的聲勢。

黃背心運動一周年,法國民眾號召上街,有人攜帶了「V煞」面具。(Reuters)

改革背後的民情

表面上,持續一年多的黃背心運動由燃油稅直接引爆,但大眾後續所表達的訴求,已遠越上調燃油稅後所產生的額外生活成本,還有夾雜着樓價高企、購買力下降、反對馬克龍推出的親商政策等。更重要的是,即使黃背心運動屬於當代新興的無領袖社運,亦無一單訴求,惟初期仍得到跨黨派支持的現象,背後的動力是為對經濟分配正義的渴求。

同樣地,雖說是次馬克龍劍指退休金制度,是為兌現選舉承諾所須,但當工人階級的福利再度成為犧牲品,社會不滿之情自然應運而生。撇除燃油稅,馬克龍就任後已有修訂勞動法、將國家鐵路引入市場元素等措施,使得佔多數的基層市民,成為了新政的最大受害者。同時,馬克龍卻忽視了結構改革和扶助弱勢社群的政策,倒施逆行,推出多項偏重商界的政策,如削減富人稅和引進單一稅率的資本利得稅。

縱然退休金制度改革現受到逾半民眾支持,但民眾亦對大罷工表示同情,從上述的脈絡看來,陰溝翻船的機會仍然存在。政府作為財富再分配的推手,其職責本是處理市場失衡所衍生、日趨嚴重的貧富差距,照顧市民的基本生活需求。因此,若然馬克龍欲要避免未來施政陷入舉步為艱,就必須重新認識政府在資源分配的職能,以經濟分配公義為前題推動改革,而非不斷向基層開刀,使至民怨不斷累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