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藥風波俄國緣盡奧運世盃 禁賽懲罰僅雷聲大?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周一(9日)宣布,禁止俄羅斯未來四年參加奧運及世界盃,引起牽然大波,俄羅斯總統普京揚言上訴。自2015年起,俄國運動員被指集體服禁藥,矛頭直指俄國之體育部門造假,以至酷愛體育之普京本人。WADA今次的禁賽令表面嚴苛,實際下沒有牽涉服用禁藥的俄國運動員,仍可以獨立運動員身份參賽,屬地區性質的國際體育賽事如歐洲國家盃,亦不受影響,被批評為雷聲大雨點小,阻嚇性不足。

俄羅斯2014年主辦索契冬季奧運會之後,其反禁藥實驗室主任踢爆俄羅斯造假及容許運動員服禁藥,令俄羅斯運動員無法以國家隊身分參加平昌冬奧。現任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RUSADA)總監加努斯(Yuri Ganus)早前亦承認,政府仍然有修改運動員的藥檢結果。故此WADA此次之裁決,並不令人意外。其調查中發現莫斯科在超過15,000份關於禁藥之重要檔案刪走,以及隱藏並毀損證據,明顯刻意妨礙調查,WADA亦惟有對之懲處以作回應。

俄羅斯國家隊爆出集體服用禁藥,以在比賽中擊敗他國對手,此箇中思維邏輯,可謂以體壇成就來維持國民民族主義之溫度。事實上,這亦非新鮮事。最著名的莫過於1936年之柏林奧運,成為納粹德國全力發動宣傳機器之重要慶典,以綻放「雅利安人種」之優越性。

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法國巴黎期間,WADA宣布禁止俄羅斯國家隊未來四年參加全球賽事。(Reuters)

俄羅斯仍可參加歐國盃

俄羅斯藥檢造假情況未見明顯改善,WADA周一頒下四年禁賽令,禁止其國家隊參加全球賽事,包括2020年東京奧運、2022年北京冬奧、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然而,地區性質的國際賽事,如明年之歐洲國家盃,由於是由歐洲足協(UEFA)而非世界足協(FIFA)主辦,俄羅斯國家隊將可如常代表國家作賽。而去屆歐洲國家盃之決賽全球便有六億人收看,比同年里納熱內盧的奧運開幕儀式還要高,而明年之歐國盃俄羅斯也將有三場分組賽於聖彼得堡舉行。

即使在世界盃、奧運等大型國際賽事,俄羅斯運動員亦非完全禁足。未曾於任何WADA禁藥調查報告出現過的俄羅斯運動員,仍可以中立身分作賽。若然得獎,只會升起中立旗幟,亦不會播俄羅斯國歌。此舉已於2018年平昌冬奧中實行,視乎上訴結果,亦很可能會延續至明年東京奧運及2022年北京冬奧。至於2016年里約奧運,WADA曾建議取消所有俄羅斯運動員參賽資格,不過遭國際奧委會拒絕,最終有286名俄羅斯運動員於2016年奧運參賽,奪得56面獎牌,成為第四大贏家。奧運尚有個人身分作賽,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能怎樣處理,則有待各單位決定。

運動員可以個人身分作賽

即使WADA調查的證據充分,及俄羅斯反禁藥總監加努斯也承認藥檢造假,但俄羅斯國家隊仍可參加區域賽事,通過藥檢的運動員亦能以個人身分作賽,自然有人批評為雷聲大雨點小,包括WADA副主席赫勒蘭德(Linda Helleland)認為目前懲罰遠遠不夠,還要禁止俄羅斯舉辦大型運動賽事。但正如國際奧委會會長巴赫(Thomas Bach)指此,雖然要懲罰有罪者,但亦要保護無辜者,須於集體責任及個人運動員之個人權利間取得平衡。

事實上,亦有如俄羅斯跳遠運動員克里什納(Darya Klishina)者長期於美國受訓,並於當地通過藥檢,於2016年向國際體育仲裁院提出禁賽上訴得直後,成為惟一一名於里納熱內盧亮相的俄國田徑選手。如克里什納的俄國運動員亦有不少,WADA若要「一竹篙打一船人」,似乎亦有欠公允。甚至乎就算是俄國國內本身服用禁藥之運動員,當中部分人可能是由上而下的國家政策下的小人物,若不依從則有可能喪失運動員身份甚至報復。若然要服從上級而犧牲自我,此便是運動員於專制國家下的悲歌。

再者,禁藥問題亦不限於俄羅斯一國,2011年一項調查發現超過三份一參與國際賽事的運動員於過去一年曾服用禁藥,卻只有1%藥檢不能通過,當中既有個人服用禁藥,亦有如俄國般全國制度性作弊。不論以個人榮耀還是民族光榮,國際體育的禁藥作弊之風,實在是剪不斷理還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