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茂波應加煙草稅 控煙須多管齊下

最後更新日期:

周二(21日),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下稱「委員會」)聯同79個團體向港府發出公開信,促請財政司司長於新一個財政年度增加煙草稅一倍,並落實按年增加煙草稅率,以減低吸煙率和保障公眾健康。

回看政府2014年把煙草稅上調11.7%後,近六年來仍保持現狀,使得委員會大幅調升稅率的建議顯得合情合理。除此之外,港府更應反思多年來虛耗的時間,加強控煙措施,以彌補凍結煙草稅多年的決定,並制定「全面禁煙」的時間表和路線圖,這才不會使「無煙城市」不會流於空話。

香港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促請政府增加煙草稅百分之一百,並隨後按年增加稅率,以加快減低本港吸煙率。(盧翊銘攝)

現時,本港主要品牌的捲煙售價約為57至59元,遠比不少地區低,如新西蘭約133港元、新加坡約75元、英國約94元及澳洲約187港元。箇中原因,誠如委員會的公開信指出,本港確「缺乏一個長遠而持績的煙草和價格政策」。

過去20年,港府只調升過五次煙草稅(注一),而對上一次已是2014至15年的財政年度,惟通脹與收入增長卻會隨着時間蠶食煙草稅的實際成效。如同世衞的《控煙公約》寫道,調高煙草價格和徵稅,是減少民眾吸煙的有效而重要手段。但政府在2014年後,不但沒有主動調升煙草稅的意願,也對官方委員會的建議置若罔顧,無視大眾的共識。

據委員會在2018年9月至2019年3月間進行的「控煙政策調查」顯示,受訪者當中有79.6%支持在翌年增加煙草稅,同時更有70.9%的人支持每年遞增煙草稅。調查同時指出,不少吸煙人士認為,把香煙售價的中位數定為每包100港元將有助戒煙。不過,去年立法會會議中,雖然食物及衞生局常任秘書長謝曼怡回應議員提問時,表明港府的控煙政策「旨在通過鼓勵市民不吸煙、抑制煙草的廣泛使用,以及減低二手煙對公眾的影響」,但從煙草稅近六年一成不變的現況看來,港府使用政策干預的積極性難言合格。

據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的研究指出,2011年本港與吸煙相關的死亡總人數為6154人(35歲及以上),而因為吸入二手煙致死的則有672人。而經濟成本上,吸煙及二手煙導致本港每年須承擔55億元成本,當中包括醫護服務、失去的生產力和住宿照顧服務。因此,不論是從公共衛生或是經濟成本考量,上調凍結多年的煙草稅皆對社會大有裨益。

加稅以外的控煙策略

然而,增加煙草稅僅是控煙的政策之一,港府長遠仍要參考芬蘭、英國等地的計劃,制定更全面的控煙藍圖和時間表,減少煙草煙霧對他人健康的影響。例如,芬蘭的「無煙城市2040年」中,當局有兩項創新的禁煙政策,即禁止在家中陽台上吸煙(如附近有鄰居),以及禁止在15歲以下人士在場時吸煙。再者,現時如蒙古、哈薩克和俄羅斯等國,已推行嚴厲的規限,禁止民眾在所有公眾地方吸煙,而日本亦有「路上禁煙」條例,規定民眾只能在指定「喫煙區」吸煙,以杜絕「火車頭」。

港府亦可考慮禁止有味香煙和統一包裝,以減少民眾對香煙的需求。有研究發現,若然政府取締所有薄荷和香味捲煙,將會有約三分之一受訪的吸煙者表示會減少煙量,甚至戒煙。此外,加拿大、法國、愛爾蘭、挪威等國,現時亦已規定市面的香煙須以「中性包裝」(plain packaging)出售,即不論任何品牌、味道、尼古丁含量的香煙,均須以統一、標準的顏色、尺寸和形狀包裝,而包裝亦只能載有必須披露的信息(如尼古丁和焦油含量)和規定大小的健康警告,以摧毀原有包裝的吸引力。

儘管本港的吸煙人口數目低於世界平均水平,而吸煙率亦在過去20年穩步下跌,惟此亦不容忽視特區政府在控煙政策的落伍及其角色的必要性。港府多年來裹足不前,只提出「無煙城市」的口號宣傳,但藍圖、時間表和全盤政策卻未見蹤影,實在教人失望。因此,是次委員會倡議煙草稅增加一倍不但合理,同是社會大眾的期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