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助紂為虐 「世紀協議」辱巴勒斯坦人

最後更新日期:

周一(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先後會吾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和藍白黨領袖甘茨(Benny Gantz),並向兩人推銷其中東和平計劃。事後,以色列代表雖然對計劃大感滿意,但這「世紀交易」不單惹起巴勒斯坦人上街遊行示威,更是嘗試把以色列違反聯合國決議所侵吞的土地合法化,難言合理。

以色列在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上興建殖民區,並以安全為名興建隔離牆,令巴勒斯坦人尤如生活在巨大露天監獄一樣。(資料圖片)

條文出台後,不少巴勒斯坦人隨即將「世紀交易」譴責為「新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1917年,大英帝國的中東政策改變立場,轉為支持猶太復國主義者在不傷害在地民族權利的前設下,回歸巴勒斯坦成立國家。可是,這篇僅有一百餘字的粗疏宣言不單未有解答如何現實民族共容此一關鍵議題,更是強行將他人的意願強加到巴人身上,最終成了近代以巴衝突的導火線。

有名無實與鵲巢鳩占

觀乎世紀交易的條文,實在遠比1993年以色列時任總理拉賓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時任主席阿拉法特簽署的《奧斯陸協議》(Oslo Accord)更為苛刻。首先,巴人反對特朗普提案的原因之一,是協議建議將西岸和加沙的軍事管制的現況「正常化」,讓以色列繼續保有在非法佔領領土上的軍事和安全控制權,而僅將民政管理之責留給巴勒斯坦當局;其次,在耶路撒冷的主權爭議上,儘管特朗普提出巴勒斯坦可在東耶路撒冷設立首都,惟地點卻是隔離牆外的邊垂郊區Abu Dis,而此處的巴勒斯坦難民更不能享有「回鄉權」(right of return)。

反而,特朗普卻明言耶路撒冷「仍然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並容許以色列可設有「安全屏障」,這變相亦是合法化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中非法獲得的土地。反而,在《奧斯陸協議》中,華府不但迴避了耶路撒冷主權爭議此一盪手山芋,更支持以色列分階段撤出耶利哥(Jericho)、加沙和西岸,同時更容許巴勒斯坦設立警察部隊。

尤有甚之,這場世紀交易亦承應以色列從定居點政策上強搶得來的土地,正式將殖民政策合法化。過去,以色列一直口頭上保有與巴勒斯坦談判的意願,惟此只是用以換取更多時間和空間來開墾殖民地,並製造更多「地面證據」確保在「最終協議」中換取最多的土地。據統計,自1967年聯合國通過《242號決議》作為以巴和談的基礎後,以色列在過去五十年已非法開墾逾150個定居點,並安排60至75萬人前往定居,而在西岸和東耶路撒冷分別更有多達42%和86%的土地被劃作殖民區。然而在世紀交易的構想中,不但有15個非法定居點已被列作以色列的「飛地社區」(enclave community),當中更強調上述飛地社區的數字「不包括全部在內」,故巴人的怒火實在不難理解。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表明要對方案說一千個不。(Reuters)

特朗普與內塔尼亞胡

即使美國一直嘗試在國際事務扮演中立的調解員,但其藍圖不僅偏袒以色列,連帶推出的時機也有轉移視線之嫌。自2017上任後,特朗普已向內塔尼亞胡送出不少政治助功,如把美國大使館遷都耶路撒冷、不再反對殖民區政策,以及承認以色列在敘利亞戈蘭高地的主權,無一不是與是次提案的立場一致,而前者只是以「分拆上市」、溫水煮蛙的手法推銷。再者,不論是特朗普或是內塔尼亞胡,兩者目前均受彈劾案和貪污調查困擾,故在政治操作上,短期或有分散公眾視線的盤算。

1947年以色列立國後,以色列與周遭的阿拉伯國家已發爆多次戰爭,使至兩族由鮮血結成的仇恨難以化解,更遑論是接納立場偏坦的華府提出的條款。要解決歷史留下的不公和壓迫,以巴和談的前設應有四大原則,包括停止及廢除所有種族隔離政策、以色列須交還違反國際法強搶回來的土地、聯合國應取代美國作為中間人,以及確保兩族可享有同等的權利和無差別待遇,方能使得以巴雙方可在公平的基礎上談判。

半世紀以來以巴衝突的走向,正如猶太裔政治學者鄂蘭(Hannah Arendt)早年分析,分割決議不但無法協助兩族和平共處,更會激起激進民族主義,播下暴力的種子。值得反思的是,以巴問題多年來以美國作為「中間人」,但當美國總統明顯偏袒一方時,這是否仍然可行?甚至跳出現有框架,若然將以巴兩族收歸到同一主權國家下(即「一國方案」),透過政治安排化解社會衝突,又能否許免目前般政治層面的兵戎相見,成為了以巴和平共處的可行方案?以巴問題無疑棘手,但關乎兩族人的生活甚至生存狀態,切實需要國際社會找出和平解決辦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