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默克爾的基民盟向左走抑或向右拐?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外號「小默克爾」的德國國防部長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於2月10日辭任基民盟(CDU)主席一職後,德國政壇現時唯一肯定的只有總理默克爾將退位,其他一切全是未知。隨着聯邦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呂特根(Norbert Röttgen)宣布加入戰局,CDU現有五人競逐黨魁一職。然而,不論誰接過默克爾的衣缽,其當務之急不僅只是化解黨內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分裂,還有國內的極右勢力伺機而動。

默克爾自2000年4月10日起執掌基民盟,直至2018年12月交棒予卡倫鮑爾。(AP)

目前被外界認為有力且有意競逐CDU黨魁共有五人,分別為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州長拉雪特(Armin Laschet)、前任國會黨團領袖的默茨(Friedrich Merz)、衛生部長史班(Jens Spahn)、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er),以及新加入混戰的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呂特根。

基民盟黨內分歧大

五人份屬黨友,政見卻猶如跨黨派,足可見CDU的內部分歧。作為前記者和歐洲議會議員的拉雪特,是黨內自由主義保守派的支持者,同是默克爾的盟友。拉雪特主要的立場不只有為默克爾的難民政策背書,或高調地出訪約旦的難民營,以宣揚人道主義理念,他同時亦對歐盟緊縮政策持有鮮明的反對立場,認為對希臘採取嚴厲措施,只會增加俄羅斯在歐洲的影響力。而拉雪特務實的作風,亦可見他與自民黨和綠黨成立的跨黨派「薄餅聯繫」會。故外界普遍認為拉雪特若手執牛耳,將與上述兩黨組成執政聯盟。

若然拉雪特是帶領CDU「向左拐」的人選,那麼默茨則是「向右拐」的代表。這位曾在2018年黨內選舉遭卡倫鮑爾淘汰的「默克爾主要批評者」,過去不僅大力要求收緊難民政策,亦有招人話柄的「離地言論」。例如,這位投行前董事長為攏絡中產階級選民,竟曾自稱是「上層中產階級」,結果惹來節目主持揶揄,「擁有一架以上飛機的人難言是中產階級」。經濟上,默茨的立場亦親商,且要求減稅及大規模退稅。

在現任內閣成員中,現年39歲的史班和阿爾特邁爾亦是有力的挑戰者。雖然不少人因前者的年齡和性取向,與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相提並論,但史班在國內的關注度不但未達「神童級」水平,其保守派的立場,如批評放寬墮胎和禁止在公眾場合穿着伊斯蘭服裝「布卡」(burqa),亦難以得到黨內的自由派支持。而人稱「默克爾保鏢」的阿爾特邁爾,除了在同性婚姻上與現任總理持不同立場,大抵亦可算是默克爾和卡倫鮑爾的「中間路線」支持者。雖然政治魅力欠奉,但阿爾特邁爾務實的政治作風,亦可見於他作為「薄餅聯繫」的成員。

最後,剛跳入混戰的呂特根亦曾是「薄餅聯繫」的成員之一。這名前環境部長除了曾負責設計該國的能源轉型計劃,其自由派的立場與拉雪特相似。雖然呂特根在外交政策上,較前述四者豐富和活躍,惟2012年與默克爾鬧翻並被辭退環境部長一職後,卻已留下難以忘滅「政治污點」。

默克爾中間路線失調

不論能人接過卡倫鮑爾的火棒,其首要任務皆是要處理CDU的中間路線失調。2015年歐洲難民潮爆發後,默克爾向大批難民展現人道主義的崇高政策,已成基民盟分裂為自由派和保守黨的主要肇因。更甚是,因黨內鬥爭和未能追趕政治風潮,同使CDU在近年選舉中江河日下,並使抱有基進立場的政黨,如「左翼黨」(Die Linke)、綠黨和極右「另類選擇黨」(AfD)乘勢而起。因此,未來CDU的黨魁亦須與時並進,對正崛起的政治勢力作出妥協,嘗試將之收歸建制,才能保着默克爾為CDU打下的江山。

默克爾的繼任人不只是德國的事,更可謂關乎全球。此歐洲女王被奧巴馬視為撐起民主自由政治的樑柱,在特朗普做美國總統及英國脫歐之當下,更為穩定歐洲局勢的核心人物。隨右翼勢力席捲歐洲各國,德國在未來能否帶領歐盟克服挑戰,完成尚未完成的歐洲一體化,其接棒者實有一定角色。亦因此基民盟的新舵手不但要在國會長袖善舞,促進跨黨派合作,也要有更超越的視野,看得懂歐盟當下的大格局。

在上述五人中,默茨應是先被剔除的人物。默茨除了帶有不知民間疾苦的政治觀感,其政見亦難以吸引屬左翼的社會民主黨或綠黨一同組成執政聯盟,這變相使默茨要不是一改其親商立場,便是要向極右AfD招手,違反德國政壇在二戰後保有的政治倫理。然而,史班和阿爾特邁爾的可能性又因前者的跨黨聯繫能力有限,以及後者難以洗脫「默克爾保鏢」的守舊觀感,難以為老態龍鍾的CDU帶來新氣象,癒合黨內的分歧。反觀,拉雪特和呂特根二人不但有能力與左翼政黨跨黨協作,圍堵極右勢力抬頭,其政治形象亦與默克爾保有若干距離,難以再讓人再冠以「小默克爾」、「默克爾2.0」之名,故不失為是時代交替的理想人選。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