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獨立表演場地的真正死因是工廈政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新型肺炎疫情打擊下,各行各業均進入營業寒冬,本地文化創意產業亦不例外。本地著名音樂演出場地This Town needs(TTN,前身為Hidden Agenda)宣布將於本月尾結業。然而,疫情雖為表演工業停擺的主因,但TTN十年來的營運其實荊棘滿途,如今無奈告一段落,疫情僅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無心扶助多元文化的港府,才是真正將這可堪傳奇的獨立表演空間處死的元兇之一。

TTN為本港著名的中小型音樂表演場地,其前身Hidden Agenda(H.A.)創立於觀塘區工廈空間之內,起初僅由樂隊band房改裝成小型表演場地。其獨特的草根、獨立氣氛塑造出具特色的獨立表演空間,成立僅一年便榮獲Time Out Magazine (HK) 評為本地最佳演出場地。H.A.雖輾轉遇上不同的營運壓力,甚至搬遷數次,但始終也「捱」得過去,甚至愈見有聲有色。其多年來均提供場地,甚至參與策劃多場大大小小的獨立音樂表演,音樂類型橫跨搖滾樂、重金屬、爵士樂、民謠、朋克、後搖等非主流類型,故這裹既孕育出不少本地的獨立音樂單位,更為世界不少赫赫有名樂隊來港巡演的首選場地。

TTN(資料圖片)

TTN死於新型肺炎

隨新型肺炎爆發,現址位於商業單位的TTN宣布,因近月全部場次須取消、改期,本年首季91天僅有兩天錄得收入,加上本港短期抗疫前景未不明朗,在嚴重的入不敷支下,迫不得已決定結業。TTN原訂於周四 (27日)舉行韓國音樂人 H.J. Freaks 香港站巡演作結業前最後一場演出,惟在港府周一(24日)宣布將禁止由韓國抵港的非香港居民入境,H.J. Freaks 雖可入境香港,卻須接受衞生署檢疫程序,故演出單位擔心影響其後回國巡演,決定取消來港,TTN須改由邀請本地樂隊作告別演出。

無疑,TTN是死於新型肺炎。然而在香港這個商業掛帥、寸金呎土的地方,像TTN這般沒有龐大資金的中小型、自負盈虧的獨立音樂表演「搞手」,抗「逆」能力自是相當脆弱。舉例說,TTN與同類表演場地如九龍灣九展內的「Musiz Zone」和西灣河的「蒲吧」不同,後兩者分別為上市公司營運及受政府資助,TTN則完全自力更生,若業務須短暫停擺,單是應付高昂的商廈租金已足已致命。

獨立音樂表演於本地市場有限,亦是中小型表演工業難以紮根香港的主因之一,但到底應該是先有市場、再支撐整個獨立音樂工業,抑或是先有健全的獨立音樂製造、表演生態,從而發展本地市場,這從來都是「雞先定蛋先」的問題,不易解答。

欠政策支持是遠因

無論如何,政府從不支持獨立音樂般的次文化發展,是TTN無奈倒閉的遠因。政府支援的音樂表演場地本已買少見少,TTN能夠於諸種不利條件下掙扎至今,已教人稱奇。TTN不幸在商業市場內被疫症打垮,究其背後原因,政府政策逐漸將獨立表演場地「驅逐」出工廈空間,也是一個關鍵因素。自本港工業北移,本地大量工廈空置,造就文創工作者進駐,工廈空間寬廣、租金低廉,對支付租金能力有限、空間需求卻大的獨立音樂活動而言,自然是相當理想的場所。這正是H.A.應運而生的契機。可是,政府銳意釋放工廈工間作商業用途,卻無重視文創工作者對工廈的蓬勃需求,2010年推出活化工廈政策後隨即吸引投資者炒賣工廈,初代H.A.亦正因如此受到逼遷。

若然只因租金壓力,獨立音樂活動或許仍可藉搬遷繼續掙扎求存,但工廈表演場地實際面臨的困難更為複雜。在易名TTN前,H.A.一直被多個執法部門「關注」,如食環署指控H.A.沒有「娛樂場所牌照」、地政總署又指H.A.用途違反工廈地契等,這些過時的工廈政策迫使H.A.須作第二及三次搬遷。更教人驚訝的是,入境處於2017年到第四代H.A.「放蛇」,警方最後以樂隊This Town Needs Guns成員及場地負責人涉嫌「打黑工」為由,作出拘捕,但其實H.A.負責人亦有遵照法例向入境處為樂隊申請工作簽證,惟簽證卻因演出場地為H.A.而觸礁。結果第四代H.A.在多種壓力下決定於2017年短暫結業,翌年決定租用油塘住宅物業商場的全層商業單位,按「正途」重新開業,並改名「This Town Needs」,靈感取自當年被捕樂隊,喻意希望公眾想像到底城市需要什麼。

英國樂隊This Town Needs Guns 當年因無工作簽證,被警方以「打黑工」為由拘查。(資料圖片)

What does this town need?

然而進駐商業單位,代價就是高昂的租金,在正常時期場地營運方或許可勉力應付,惟當突發危機來襲,隨即支持不住。TTN已為音樂表演的熱門場地,即使全面商業化亦未能屹立於商廈租務市場之中,可見工廈才是中小型獨立表演場地的生存空間。當然,或有人認為容讓工廈發展表演場地,會對現存於商業單位的營運者不公,但如TTN般的場地卻正好為表演者提供更可負擔的場地,實為不少叫座力有限的本地音樂單位寶貴的演出空間,本質上就更能扶助本地文化的發展。更何況香港作為國際級都會,理應可讓不同檔次、級數的場地兼容並蓄。可惜在政府的守舊、官僚作風下,不論是工廈或商廈,均容不下一間小小的「livehouse」。

澳州前衛金屬搖滾新星Plini去年到TTN作香港站巡演,表示大學時期曾有一名來自香港的交流生建議他將來必須造訪H.A.,故一直對此念念不忘,惟他或想不到TTN此前多次面臨倒閉危機,更預料不到此後已再無機會重訪此地。其實本港在政府無意扶持獨立音樂發展下,竟有機地發展出在國際上頗負盛名的表演場地,實是難能可貴。諷刺的是,港府缺乏文化發展視野,一手摧毀能引以自豪的次文化生態。TTN倒閉固然教人惋惜,但港府繼續無改其文化政策,繼續放任文化工業於私人市場中自生自滅,更是教人扼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