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與敘利亞博弈 難民淪為被利用的棋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敘利亞政府軍為收復反對派最後的根據地,上周四(2月27日)開始對伊德利卜省(Idlib)發動空襲,單日已造成至少33名土耳其軍人死亡。事後土耳其除了警告將會對敘軍展開全面攻擊,在數輪交戰後,安卡拉更重新開放邊境,為滯留境內的難民打通一條前往希臘的通道,以脅迫歐盟和北約介入敘利亞戰局。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辯稱,此舉是要回應歐盟未能履行2016年難民協議的承諾,但將被迫逃離家園的難民當作政治籌碼,不但有損其國際聲望,亦不見得能為軍事行動換來勝利,因為解決危機的關鍵是在新一輪衝突中隔岸觀火的俄羅斯。

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反政府武裝人員向政府軍陣地發射榴彈炮。(AP)

去年10月土耳其以支援反政府武裝組織為名、壓制庫爾德族武裝組織為實,並揮軍入侵敘利亞北部後,情勢卻愈見走向兩國正面交鋒。

土耳其與敘利亞惡化

這次埃爾多安將難民「武器化」之舉,可算是上月兩國關係急轉直下的延續。埃爾多安的軍事冒險開展後,不但在短間未見成效,反而使其哨站成為敘利亞政府軍的目標,逼得土耳其須調動空軍和與增派地面部隊,雙方炮火你來我往。與此同時,據聯合國的統計,去年12月土耳其揮軍入侵敘利亞後,敘國持續九年的人道危機急劇惡化,兩個月內多達70萬人因戰火淪為難民,亦使得2018年9月簽定的《索契協議》岌岌可危。

土耳其與俄羅斯在2018年達成的《索契協議》,原本是要設法在伊德利卜省成立「去軍事化地帶」,以防止大量難民因戰亂湧入國境。問題是,在敍利亞與土耳其互相猜疑下,一方面土耳其並未按協議解除武裝組織Hay-et Tahrir al-Sham(HTS),而另一方面莫斯科也沒有阻止敘利亞政府軍進攻安全區,使得協議根本無從落實。

敘土戰事升溫看似無可避免,但對土耳其來說,伊德利卜省更是背水之戰,其失守的後果將比巴沙爾重掌東古塔、霍姆斯等地更為嚴重。首先,伊德利卜省作為反對派的最後據點,其失守不但象徵了安卡拉2014年起的軍事援助全盤失敗,同時亦會被排除出戰後重建的利益分配,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其次,若巴沙爾成功接管該省,接着的肅清行動亦或會驅逐多達三百萬平民逃入土耳其,使既存的難民擔子重上加斤;最後,埃爾多安去年揮軍入侵敘利亞後,為數不少的傷亡數字不但已挑起國內的反戰聲音,同時亦惹來強硬派要求報復。這都迫使埃爾多安進退失據,須將難民當作政治籌碼,利誘歐盟和北約出手相助,一解燃眉之急。

埃爾多安利用難民

埃爾多安出此一着,是看準歐盟的政治風向極受難民潮左右,但將難民「武器化」不單已超出現實政治的辯解範圍,更會有損自身的國際名聲。2016年歐盟為阻截源源不絕的難民潮,搬出權宜之計,與有違歐盟價值觀的土耳其達成協議,後者負責接收從歐洲遣返的難民,以換取前者的財政補助。然而,埃爾多安數年後反將歐盟拖入泥潭,不但有違最初以救濟難民換取補助的承諾,更是將難民視作「人球」,完全無視國際社會的行事原則和底線,以及對人類生命的尊重。

不過,解決這次難民潮的關鍵並非取決於布魯塞爾,而是夾在交戰國之間的莫斯科。視普京為「人道救星」的說法當然有違常識,但自2015年派軍支援巴沙爾後,俄羅斯不但成功保護了中東唯一的盟友免遭推翻,更藉着美國在中東政策上的失算,取而代之成為中東交戰派別的中間人。迄今俄羅斯的影響力,不單可見於巴沙爾須依靠其來維持政權的延續,同時也可反映在土耳其過去在敘國的軍事行動中,亦有事前知會俄羅斯,以避免誤中副車,減少俄土關係升溫的機會,故可見埃爾多安的忌諱,變相成了俄國牽制敘土兩國的核心。在現實政治考量下,隔岸觀火的普京不單可發揮中間人的角色,促成和談,緩解難民湧歐的機會,更可反過來過向歐盟邀功,要求放寬入侵烏克蘭時被施以的經濟制裁,盡收漁人之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