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對世衛的粗疏指控猶如「掩耳盜鈴」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世衛對中國的評價非常正面。不少對中國反感的人開始質疑世衛的誠信,「世衛投共」之說比比皆是。然而,任何批評都要有事實根據,不能只是根據個人喜好,尤其是世衛作為專家組織,其中包括眾多國籍的專家在內。專家組織固然不是「大晒」,但要對其專業提出質疑更不能只是一些沒有科學根據的陰謀論,而是要有根據。如果只是因為其講法「不中聽」便百般指摘、拒絕相信,那很可能只是掩耳盜鈴,最終損失的並非他人,而是自己。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此前曾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會在全球範圍內迅速擴散。(Reuters)

世衛非「雙重標準」

由疫情之初,世衛對疫情的早期建議已經引來一些批評,但很多這些行為都是世衛所沿用已久的做法,並非對中國「差別待遇」。例如,世衛不建議稱病毒為「武漢」肺炎,因為世衛一直不建議以地名、人名、物種名去命名某種病毒,擔心會產生不必要的標籤效應。以往一些在世衛成立前已命名的病毒名由於已成習慣,就不一一改動。這是世衛沿用已久的做法,並非因為中國才特事特辦。

另一方面,世衛不建議各國對中國封關,也是沿用已久的做法。這個建議是基於以往已有的科學研究成果,指出針對某地區進行出入境或旅遊限制最多只能推遲傳播一段短時間。過去多次疫情流行,世衛亦都不建議對疫情嚴重區作過度出入境限制。世衛的做法並未「雙標」,要質疑這些早期建議就不能指其是「偏袒中國」,除非論者能以道理解釋這些做法本身便不合理或不科學。

世衛報告對中國的讚賞

2月29日,世衛到中國考察隊與中方聯合發表報告,當中對中方抗疫大加讚賞,溢美之詞不絕於耳。有部分人對世衛的做法同樣又提出各種質疑,指世衛為了討好中國無所不用其極。然而,這些質疑大多只能拋出一些陰謀論的講法,對評論本身沒有令人信服的批評。

世衛組織總幹事高級顧問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讚賞中國將武漢「封城」的做法,他指這是一個協助扭轉危機的決定。(路透社)

世衛對中國的讚賞主要有三點:其一是中國有高透明度;其二是中國反應訊速對世界負責;其三是中國改變了抗疫的理論和想法。事實是相對的,如果具體針對三個評論與以往的疫症作對比分析,不難發現其有一定客觀性。很多人認為中國對疫情透明的講法可笑,但誠然中方今次提出的數據更新詳細,包括現存確診至累計確診、輕重症治癒死亡率、各省市情況。中國有超過8萬人確診,這些數據得到有效紀錄和整理,對研究新冠病毒本身,以至於防疫理論都有重要作用。以最近的全球爆發2009的H1N1流感為例,美國當時統計數字就不齊全,中途更宣布不會再作統一公布,而由州份自行決定要否公布或如何公布。至今,美國疾控中心(CDC)都無法確定有多少人確診,只能以數學模型估算全球有5,000萬人感染。

有批評指世衛稱中國「反應迅速」是為其護短。的確,中國早期對疫情估計失誤,有知情不報之嫌。但中國亡羊補牢的措施也來得很快。由2019年12月底第一宗確診開始,中國大舉封城、停工,在兩個月已基本控制疫情。相較於2009的H1N1流感,美國在3月底確診第一宗病例,但一直到7月之間都稱病情不嚴重,到7月開始才陸續停學,之後也沒有任何大型抗疫活動。在新病發現之初,其實都無法簡單研判其殺傷力,所幸的是H1N1殺傷力不高,不然可能做成全球更大傷亡。當然,兩者未必可以這般直接比較,但是如果要質疑世衛的評論,就必須要拿出更有力的論據。

群眾的「掩耳盜鈴」心理

更值得我們反思的並非只是世衛是否可信的問題,而是社會普遍以立場看待問題,不願意客觀看待對自己立場不利的批評。對世衛的各種批評反應了部分「黃絲」立場先行,不願意以事實作討論基礎,隨便對所有不中聽的意見都標上了「五毛」的標籤。但放在其他情況,「藍絲」同樣亦有相當的情況,例如他們會不管「黃絲」提出何種反對都下意識地指其是「為反而反」,刻意無視他們對警察暴力等問題的指控。

不願客觀看待問題,而以各種說辭質疑反對者,這猶如群眾集體一起「掩耳盜鈴」。指責別人「五毛」或是「廢青」可能換來一時的快感與自我感覺良好,令自己不需要去反思問題,但這不能改變事實本身,而假以時日最終因不能認清現實而損失的往往是自己而非他人。中國古代常謂「忠言逆耳」,而能否虛心接受「逆耳」之言同時也是考驗君主質素的重要一環。今日君主不復存在,人民才是國家的主體。但民眾如果只願聽溢美之辭而不願聽「逆耳」之言,那很可能會形成另一種群眾暴政。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