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力圖南擴抗衡中俄 巴爾幹六國入歐現曙光?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自英國於今年初正式脫離歐盟,受疫情打壓甚鉅的意大利又因向歐盟求助無門,而對布魯塞爾信心盡失,國內脫歐呼聲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巴爾幹半島西部的塞爾維亞、科索沃、黑山、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北馬其頓六國卻正為加入歐盟而摩拳擦掌。六國代表周三(6日)跟歐盟進行視像峰會,事後歐盟代表表明力撐六國入歐,更斥資33億歐元協助六國打撃疫情。歐盟突如其來力拍心口的表現,令巴爾幹六國本來停滯不前的入歐進程出現轉機。

去年10月盧森堡峰會,歐盟領袖本來決定為阿爾巴尼亞及北馬其頓入歐開綠燈,但法國總統馬克龍卻力排眾議,否決歐盟與北馬其頓正式開展入歐談判。馬克龍反對理由主要為其認為歐盟再擴張必須改革,以防過度擴張所帶來的震盪會削弱歐盟自身,又指歐盟的入歐程序存在缺陷,難防新成員國出現民主倒退。然而馬克龍於談判尚未展開前便已宣佈落閘,也引來全歐反彈。尤其北馬其頓政府為爭入歐資格而跟希臘達成協議,把國家易名而受國內民族主義者大為鞭撻,並認為是國恥,現在卻被過橋抽板,失望之情可想而知。

北馬其頓(North Macedonia)原名馬其頓,因與希臘北部地名相同,兩國為此爭論多年,希臘亦曾多次反對讓該國加入歐盟。其後馬其頓經多輪投票後,同意修憲更改國名,成功換取希臘讓步。(VCG)

東擴後內部矛盾未息

歐盟近年屢受難民危機、英國脫歐等多重打撃,威望大為受損,各國疑歐勢力急速冒起串連,聲勢一時無兩。加上最近應付新冠病毒疫情出現的亂象,皆暴露複雜臃腫的官僚架構、離地雲端的政治精英、各自為政的多國成員的結構之弊。在此時貿然南擴,自然會為歐盟帶來更多不確定風險。而巴爾幹多國亦長年存在貪污成風、治安敗壞、民主根基脆弱等問題。阿爾巴尼亞及塞爾維亞近年更出現威權主義復辟,新聞自由備受打壓,反對派亦杯葛選舉以示抗議,明顯與歐盟,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核心價值相悖。

2004年至2007年間歐盟急速東擴,短短三年便加入了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十多個前東歐共產國家。移除貨流及人流限制,的確曾令東歐國家經濟快速增長,但時至今日依然未能消弭東西巨大的經濟差異。東歐窮國認為其只是西歐國家傾銷貨品及剝削其廉價勞動力的藩國,西歐富國則認為東歐國家苛索歐盟巨額資助,又有大批移民勞工湧入打爛本地工人飯碗。此批新成員國中又有不少出現民主倒退,尤其以匈牙利總理歐爾邦更被視為新獨裁者。

歐盟十多年前經歷大規模東擴後,至今仍在消化其後遺症,今日若然再要南擴,想先審時度勢自然不過。然而一場新冠疫情當歐盟自顧不瑕之際,其東南部的空缺亦快速遭中俄兩國填補。在疫情爆發之初,中俄便分別派出醫療團隊及物資到塞爾維亞及波斯尼亞協助抗疫,大打口罩外交。此雪中送炭之舉受兩國政府高姿態感謝,貝爾格萊德街頭更出現有五星紅旗背景及習近平肖像的巨型廣告,上面寫上「感謝您,習大哥」的中塞對照字句。為此歐盟亦大打銀彈政策,斥資33億歐元援助巴爾幹六國,又呼籲別跟中俄走得太近。

圖為4月1日,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街頭出現巨型廣告,用塞爾維亞語和中文寫上「感謝您,習大哥」,感謝中方支援。(路透社)

疑歐浪潮反撲

巴爾幹半島素有歐洲火藥庫之稱,第一次世界大戰及歐洲最近一次大型武裝衝突波斯尼亞戰爭,皆在巴爾幹發生。為此當地人民之間亦有不少血海深仇。最近北馬其頓跟希臘平息國名之爭僅是冰山一角,僅在2008年正式獨立的科索沃依然未受五名歐盟成員國承認,而塞爾維亞依然堅持對科索沃的主權。而科索沃國會最大黨自決黨,亦主張跟同文同種的鄰國阿爾巴尼亞統一,也對當地局勢穩定構成一定風險。雖然塞科兩國早前為爭相入歐而展開主權談判,但要解決當地因種族及戰爭而種下的紛爭,恐怕仍要花上一段時間。

有入歐議程作餌,巴爾幹各國亦不得不放下昔日分歧,與對方尋求和解及合作。對於當地和平進程而言,歐盟的確發揮了積極角色,亦恰好符合其避免歐洲再度爆發戰亂的成立初心。不過目標雖然縱然祟高遠大,近年各地出現疑歐浪潮反撲、英國退出歐盟等事例,亦顯示歐盟出現嚴重的體制缺陷,亟須改正以回應歐洲人民的願景。究竟此個兩千年以來首個歐洲大融合的破天荒實驗能否成功,而布魯塞爾及歐盟多國的政治精英,又能否有自我修正及改良的能力?否則再多的擴張,也只會最終消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