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併吞西岸如箭在弦 「兩國方案」已成破局?

最後更新日期:

當全球大疫國際社會自顧不瑕之際,以色列政府竟趁火打劫,正朝向全面吞併約旦河西岸邁向一大步。本來以色列近期經歷政局不穩,一年內更經歷三次大選。備受爭議的總理內塔尼亞胡捲入貪污醜聞,令國家陷入撐內派及反內派之爭,由前以軍總參謀長甘茨另起爐灶的藍白黨,跟內塔尼亞胡的利庫德集團黨在三次大選皆不分上下,未能打破懸峙國會的局面。然而在此僵持局面下,甘茨突然來過180度大轉身,跟內塔尼亞胡尋求合作,令政局出現逆轉。

自內塔尼亞胡2009年二次執政以來,政策日益右傾,對西岸的圈地運動更愈演愈烈,勢要將以色列控制西岸成為既定事實。而甘茨雖然強烈反對內塔尼亞胡政府,指其貪腐無能,但其錫安擴張主義的立場跟內塔尼亞胡無大差別。其於2011年至2015年擔任總參謀長期間,便多次指揮以軍在加沙的軍事行動,作風同樣鷹派。然而為扳倒內塔尼亞胡政權,反對派皆視甘茨為兩害之輕,並將之捧成打倒內塔尼亞胡的唯一希望。

在美國政府穿針引線為兩人搭橋鋪路,不欲受制於手執關鍵少數的阿拉伯黨派之下,跟內塔尼亞胡合作自然成為甘茨順理成章的選擇。恰好疫潮來襲,內塔尼亞胡宣佈緊急狀態,更呼籲甘茨入閣共組緊急政府,為甘茨名正言順鋪好了上台階。自此甘茨由內塔尼亞胡的宿敵,搖身一變成為內塔尼亞胡的貼身護法。在最高法院裁定內塔尼亞胡因涉貪腐被起訴期間依然可籌組政府後,在藍白黨保駕護航下,以色列國會更大比數通過組成雙元政府兩人將輪流執政。

在利庫德集團黨及藍白黨的聯合政府下,左翼工黨及阿拉伯黨派悉數遭到排擠,更加為西岸加速以色列化掃除障礙。內塔尼亞胡多次揚言一旦當選,將立即吞併約旦河谷及西岸,而華府亦早已表態支持。錫安主義者雖然聲稱,以色列法律中以色列吞併該土地為合法行為,而西岸事實上亦早已遭以軍佔領多年,然而以製造既定事實及一己之法律合理化吞併,明顯為套套邏輯,無視聯合國1947年的以巴邊界,及多年以來國際社會的「兩國方案」共識。

以色列大選:攝於2019年11月10日,內塔尼亞胡與甘茨在一個活動中握手。(Reuters)

吞併行動如箭在弦

在多年由國際社會主導的和平進程下,仍以1947年聯合國大會第181號決議的以巴邊界為起點,以一地兩國的「兩國方案」作為藍本,以實現巴勒斯坦主權獨立及平等作為最終目標。然而在內塔尼亞胡治下,以色列政府鼓勵錫安主義者以《聖經》中的「應許之地」為理據,視西岸為其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趕走當地巴人將其家園據為己有,為赤裸的殖民主義行徑。而內塔尼亞胡如今被甘茨黃袍加身第五度拜相,吞併行動更是如箭在弦。

當美國特朗普政府一面倒親以路線、歐洲等西方民主國家因疫情無瑕東顧、阿拉伯諸國亦口惠而實不至大多袖手旁觀,以色列正式吞併西岸似是易如反掌。不過國際社會的反對聲浪卻依然強大,流散海外的巴人更活躍於國際戰線,呼籲國際社會以「BDS」(抵制、撤資、制裁;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行動抵制以色列政府。從個人層面上以消費者身份杯葛以色列貨品、企業、文化交流,企業層面上從以色列撤資,及政府層面上制裁以國政府。

國際社會的「BDS」行動實際成效難以估計,但仍達到一定的宣傳效果,國際輿情對巴勒斯坦同情者也遠比對以危列為高,也令以色列政府在國際社會上投鼠忌器。此道德行動雖然有一定份量,但以色列依然橫行無忌,亦由於其在中東首屈一指的軍事實力,以及其長年在美國政界不可估量的龐大影響力,令華府一直為之撐腰,此為拳頭及利益至上的為殘酷政治現實。然而對於巴勒斯坦抗爭者來說,最後一度防線的家園身後亦已退無可退,此也為悲哀的現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