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花自殺】惡意剪輯成網絡欺凌的幕後推手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摔角選手木村花參與戀愛實境節目「雙層公寓」,遭到不少網民言語攻擊。周六(23日)木村花在個人社群平台IG,抱著愛貓留下告別語,並表示自己每天都收到近百則酸民攻擊,留言要她「去死」、「噁心」等。隨後木村花所屬經紀公司Stardom也以英文聲明,證實她的死訊,年僅22歲。除了網絡暴力,這件事還為我們敲響了什麼警鐘?

網絡暴力早已引起不少關注,但問題尚未解決。以韓國為例,2008年制訂《信息通信網法施行令修正案》,又名《網絡侮辱罪》,防止散播惡意和謠言。根據此例,擁有10萬用戶以上的網站須規定用戶留言時實名登記;如有人因留言而蒙受損失,可向網站提出請求,網絡運營商須於24小時內處理。宋慧喬、金俊秀、Rain等藝人曾依據此法案起訴網絡造謠抹黑者。當然,互聯網迅速普及的時日並不長,因此各地立法和相關教育仍有所漏洞。比如日本的立法較為側重對兒童信息的保護,韓國社會亦在討論是否應重行實名制,以及提高罰則。這些都值得社會和專家團隊進一步探討。

放大參加者醜態

然而更值得警惕的是尚未引起大眾廣泛關注的節目惡意剪輯問題。此次木村花遭受網絡欺凌於節目的剪輯不無關係。今年初的雙層公寓節目內容中,節目參演者之一的小林快,將木村花的擂台服擅自放到洗衣機中清洗,導致木村花近十萬日幣(約7000港幣)的擂台服退色、縮水,無法使用,引致木村花發怒。木村花因為一件衣服的怒火引來了網民的攻擊,然而節目剪輯沒有說明的是擂台服在摔角比賽中的重要性。又比如節目為了效果,放大木村花的眼神與動作,並通過順序剪輯突出其善於忌妒的醋罈子形象,亦引來不少攻擊。

内地綜藝《這就是街舞》也被不少嘉賓投訴惡意剪輯。(資料圖片)

近年來,綜藝節目逐步興起,而對於綜藝節目來說,後期剪輯是極為重要的一環,可以營造出不同的節目效果。而同一句話,同一個眼神剪輯在不同的情境下,往往能表達出兩種完全不同的意思。因此在一些節目裏,後期導演或會為了追求效果與熱點而去惡意剪輯,而這已非新鮮事。比如2017年內地大火的演技比拼類節目《演員的誕生》就被參與者袁立投訴「「浙衛,你們有權有勢,可以一手遮天!把我變成精神病人!」。事後,不少觀眾亦找出不少漏洞,指出節目胡亂剪輯,顯得袁立說法顛三倒四。又比如2018年《這就是街舞》被參與的藝人先後發聲明斥責節目組「惡意剪輯」。雖然節目組事後發表了「道歉聲明」,但惡意剪輯給觀眾帶去強烈的情緒誤導,由此引發的藝人名譽受損和網絡暴力卻已不可挽回。

而這也導致了部分藝人因此而在節目錄製時多有顧忌。有業內人士反映,超長時間錄製節目是常態,並且如果在合同上約定好的時間內未能完成節目錄製,而藝人又拒絕繼續錄製,有可能會遭到節目組惡意剪輯的報復。

但是目前這一問題並沒有引起的廣泛關注,亦缺乏相關的法律規管。往往節目組事後道歉便沒有任何懲罰,而公眾人物卻往往因此無辜遭受網絡暴力,甚至以悲劇收場。這次再有公眾人物因此而被網絡暴力,甚至付出生命,大眾應該注意到這背後推波助瀾的惡意剪輯之手。法例上規管節目製造固然難度極大,亦可能過於所需,但社會仍應探討此等做法之問題,糾正如何規管流量收視至上的惡意剪輯之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