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西班牙首當其衝 問題非一日之寒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卸任聯合國赤貧和人權問題特別專員的阿爾斯通(Philip Alston)周一(6日)表示,新冠肺炎突顯了西班牙社會保障體系的嚴重缺陷,亦未能解決最貧窮民眾的處境。但誠如這名澳洲籍教授所言,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於5月下旬推出基本收入計劃,也是個雄心勃勃的成就。即使計劃未能徹底扭轉貧富懸殊,亦可是緩解經濟分配不均的首步。

西班牙巴塞隆納海旁滿是重新被容許出門運動的人群。(美聯社)

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令全球經濟陷入癱瘓,以社會黨政府為首的西班牙政府於5月決定推出基本收入計劃,向合乎資格的單身成年人每月派發462歐元,而家庭計劃的成人和兒童則額外派發139歐元,每月最高資助限額為1,015歐元。據當局估算,這項用以終結極端貧窮的福利政策,每年將耗資30億歐元,涵蓋約160萬人和60萬戶家庭。

對於曾為歐洲第二大疫區的西班牙,推行基本收入無疑是雨後春筍。自3月中旬西班牙為阻隔病毒在社區快速傳播,推出各項封城措施後,雖然迄今疫情已見受控,但經濟停擺亦創造出成千上萬的失業大軍,而馬德里的教堂和民居組織外,更出現輪候食物援助的人龍。據預計,西班牙本年的GDP將萎縮9.2%,而失業率將從去年底13.8%攀升到19%,情況遠比2008年金融海嘯時嚴重。

社會保障不足是底因

雖然新冠肺炎使西班牙的經濟問題浮上檯面,惟此亦不能忽視原有社會保障的不足。據阿爾斯通2月公開的初步研究指,西班牙的「社會援助在解決貧困方面做得很差。其社會(財政)轉移對滅貧的影響⋯⋯是歐盟國家中第六低⋯⋯」,「2018年西班牙的180萬極端貧困人口中,大多數都沒有使用社會保障機制。」雖然西班牙的社會保障支出,在2017年僅佔GDP的16.6%,略遜於歐盟平均水平18.8%,但其政策低效之因,也非全然是政府開支不足所致。相反地,研究認為,「官僚化的社會保障系統是(貧困人口)被排斥的主因,而過多所須文件成為了申領的障礙」。

聯合國雖然認為西班牙的社保制度大有不足,但對社會黨政府推出的基本收入計劃,卻有正面評價。阿爾斯通周一發布其調研的最後報告時表示,「儘管我在訪問(西班牙)期間觀察到的情況令人髮指,但當局為應對大流行而採取的行動令人鼓舞。」「我希望執政聯盟將朝着這個方向加倍努力」,並形容基本收入計劃為「雄心勃勃的成就」。他的報告提出八項建議,鼓勵西班牙政府透過累進稅制,加強教育、住屋等福利保障。

過去半年,由大流行引發的經濟、社會混亂雖是災難性,但從美國、英國、西班牙等國家陸續推出類近的補貼計劃可見,這個全球經濟停頓的拐點,無疑是重新思考基本收入的時機。相比其他社保政策,在當下如此極端、多變的經濟環境,全民收入涉及簡單的行政措施,無疑是一解燃眉之急的可行之道。但長遠而言,我們現處於科技革命的轉接時期,人工智能革命釋出的生產力,不但可使未來的社會以更少的成本,追逐更大回報,同時也會令勞力密集、易於取代的行業,如職業司機和零售從業員的勞動價值,遭到科技淘汰。儘管新冠肺炎已打破數幾千萬計的飯碗,但危中有機,既然人工智能革命無可避免,各國政府亦善用這段全球陣痛期,推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好讓處於經濟結構突變的弱勢社群,不會淪為社會的邊緣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