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崩潰論」給予的經濟發展啟示

最後更新日期: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的創辦人,人稱「鱷王」的達里奧(Ray Dalio)近日在接受美國電視台訪問時,預測中美角力將會誘發全方面的金融經濟戰,資本及貨幣等將會變得不穩定,屆時美元將受到重大傷害。美元霸權與美國的國際地位有着互為影響的關係。故此,美元霸權何去何處自然是中美角力這個大命題中其中一個重要課題。近年,有關美元霸權的終結論述漸多,在今年疫情爆發之後更是如雨後春筍,有些更預估美元將會貶值高達30%。

達里奧在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於全球爆發後,就已經開始對中美角力主導下的世界局勢作出多種「預言」,甚至執筆著述。他在個人網站定時上載正在執筆的新作《改變中的世界秩序》(The Changing World Order),指他以過去的歷史、現實數據和資源,而非意識形態作為根據,預言中美大角力將持續數十年,而中國將在未來慢慢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及最有影響力的國家。他在7月中最新上載的第四章題目便為「美國的大循環及美元」(The Big Cycle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Dollar)。

橋水達里奧最近看淡美國的前景。(Reuters)

美國生產力成軟肋

簡單概述,達里奧的論點就是經濟力是與生產力掛勾的概念,而美國近年的生產力放緩,其增長的速度遠遠不如其消費增長的速度,為了填補這個空缺而必須大遠印鈔洗劫他人,最終在信用崩潰下美元將會崩潰,而美國國力也會大挫,甚至引發戰爭等,然後新的國際秩序再在此基礎上重構。而中美角力中,如果美國執意武器化美元制裁中國,包括註銷中國政府手上持有的美債,或是禁止中國進行美元結算等,那將會加速美元崩潰的速度。

從經濟理論上,達里奧的講法似乎有些道理,從長遠而言,美元或許會進入貶值周期,但卻未必一定是「崩潰」的程度。對這種「美元崩潰」的論述,我們應該實是求是理性看待,不應以意識形態先行的觀念去認同或否定。俗語說「爛船都有三斤釘」,而何況美國與美元至今還未到「爛船」的程度。

美國生產力放緩,但仍然是整體科技最先進的國家,掌握不少核心科技,為世界對美國需求的根基,也強化了美元的價值。再加上,美元長久作為國際儲備及交易貨幣已有很大慣性,要改變這個情況並不容易,要付出不少的代價。更重要的是,當下並沒有足以取代美元的交易工具,令美元的國際地位相對地穩固。從現實角度而言,美元的避險屬性仍然非常強。無論是2018年爆發中美貿易戰,或是今年的新冠疫情也好,一旦國際出現經濟不安和動盪時,美元及美元資產都會馬上成為避險選擇,這也論證了國際對美元的信心還未到輕易受挑戰的程度。

美中貨幣戰的可能

再者,美國會否利用美元作為武器打擊中國,也是難以預期。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即使發生了貿易戰,也是美國最大的貿易伙伴,同時也是世界最大出口國。經濟理論說明,本國貨幣的幣值是與其生產力所掛勾。如果美國決心將美元武器化對付中國,那擁有最大生產力的中國將漸漸形式「非美元體系」,那長遠而言將對美元做成近乎毀滅性的打擊。

不過,美國現階段為止並未有發動這種強烈經濟戰的決心。特朗普政府中雖然鷹派當道,經常傳出要對中國發動美元金融戰的聲音,但至今為止還是「講多於做」。先前有傳美國國務院正在討論因應中國於香港推行《港區國安法》而攻擊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但此後又傳出國務院已放棄了相關的構思。再早期而言,美國將本國疫情大爆發推卸中國,有傳有人建議政府註銷中國政府持有的美國國債作懲罰,但馬上被白宮顧問否認,反映美國當局還未激進到武器化美元攻擊中國及「攬炒」。

雖然如此,但美國經濟存在根本性問題致使美元存在長期隱憂也是不容忽視的。美國如果長期不改善經濟空洞化及欠缺生產力的情況,而只是印鈔發債,最終美元仍很可能因為國力衰退而步入慢性長期貶值,地位下降。當下美國經濟已只能依靠美元的霸權地位打救,如果美元真的步入慢性衰退周期,那與美國空洞的經濟將會形成經濟的惡性循環,後期不堪設想。對於中國而言,美元也提供了一個不錯的教訓。一國之國力和經濟根本始終在於生產力。掌握核心科技、改善生產效率、加強基礎建設投入等,都是經濟實力的核心硬道理。只有在這些基礎下,金融發展才不會成為空中樓閣。

在鮑威爾的領導下,美聯儲正在實施史無前例的貨幣寬鬆政策。(新華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