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豪貝索斯退下火線 反亞馬遜霸權公憤難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全球富豪榜多次排第一的貝索斯(Jeff Bezos)宣佈將於本年第三季卸任亞馬遜行政總裁並轉任董事會主席,投放更多時間於太空科技公司「藍色起源」、應對氣候變化的「地球基金」、旗下《華盛頓郵報》等業務。其從互聯網起飛時代由一個網上書店短短於廿多年間一躍成為業務涵蓋電子商貿、物流、雲端服務的跨國科網巨企,躋身為坐擁130萬僱員的全球第五大僱主。即管年前離婚後被分去大量身家,貝索斯亦以1,920億美元穩坐全球富豪榜榜首。本來以此成功商人白手興家的例子應受各界所讚揚,然而其退休消息公佈後網上反應兩極,不少人依然對之極盡批評。

就當貝索斯退休消息轟動股市及網絡,一名亞馬遜基層員工布朗(Poushawn Brown)染上新冠病毒病逝的新聞卻不為外界關注。據《國會山報》報道,38歲的布朗於維多尼亞州一個亞馬遜貨倉工作,並負責為其同事進行病毒檢測。有指公司並無為布朗提供足夠防護裝備,貨倉亦未有採取任何社交距離措施。儘管未知布朗是否在工作期間感染,不過自疫情爆發以來已有兩萬名亞馬遜員工染疫,其阿拉巴馬州的貨倉更錄公司旗下最高感染率。亞馬遜貨倉員工的工作環境一直受人批評,但由於亞馬遜對外界發放資訊不盡透明,員工亦被禁止接受傳媒採訪,更令公眾在事件中蒙在鼓裏。

正在此時染疫重災區的阿拉巴馬州亞馬遜貨倉工人便組織工會以爭取改善工作狀況,卻遭資方以各種方式阻撓,甚至派員在員工上廁所的休息時間進行遊說,勢要阻止工會法案通過。事實上亞馬遜以威逼利誘的手段打擊工會的行動早已惡名昭著,前年紐約市史泰登島一名亞馬遜貨倉工人因呼籲組織工會遭資方以違反公司安全守則解僱。縱使亞馬遜在歐洲貨倉大多擁有工會,德國的組織工會權利更受憲法保障,但美英自列根及戴卓爾夫人新自由主義風潮下,逐步解除工會保障法例及打擊工會活動,令工會勢力一蹶不振,美國工會人數更跌從1964年的三成高峯大幅削減至一成。

圖為2020年10月1日,美國的亞馬遜貨倉外面貨車印有亞馬遜金牌會員服務(Amazon Prime)的標誌。(美聯社)

疫情下貝索斯身家暴漲百億

美英勞工權力長年不斷萎縮,換來了民粹風潮的後遺症,特朗普及脫歐現象便是源於此批勞工對現狀的不滿。不過去年底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為首的共和黨人提出9,080億美元紓困方案中,竟仍然加入了企業免受與疫情有關的司法訴訟負責的條款引起反彈。事實上在疫情下實體商店因封城禁足等措施下大受打擊,亞馬遜等電子商店更是大發國難財,其股價不斷攀升之餘公司營利更暴增兩倍之多,貝索斯個人財富自疫情以來亦增長至少756億美元。其旗下員工因訂單增加而工作量大增,然而疫情下可獲得的高危工作津貼卻只得18億美元,僅為貝索斯財富增長的42份之一。

在實體經濟逐漸被幾所網絡商店及大型連鎖超市的寡頭壟斷取代,基層勞工無所選擇而要為之打工,又因其公司壓榨勞工成本及利用規模優勢提供低廉的商品,迫使為其員工要買回自己有份生產的消費品,勞工漸漸跟其生產關係出現異化,部份人為了得到從音樂和影片串流到遊戲及網上購物的方便,更不得不註冊其亞馬遜Prime會員制,令之無論在生產或消費關係,甚至個人的生活方式及與社會的關係都形成異化,正正印證馬克思百多年前對資本主義晚期的深刻見解。勞資雙方的權力日益懸殊,工會勢力受到打擊,資本甚至可透過傳媒及選舉,蠶食民主政制形成金權政治。

貝索斯踏上此互聯網時代興起的快車,從經營網上書店到成為富可敵國的科網帝國,其發迹的例子正好說明資本主義走到晚期的歷程,以及西方社會日益動盪的深層次原因。而亞馬遜多年來打擊工會、剝削勞工、違反競爭、避稅暪稅等種種備受爭議的營商手法,亦令貝索斯縱然是憑個人努力而白手興家,然而仍遭各方非難。其此次退居董事局主席的決定,更被指為只是避開公眾監察的權宜之計。正如李嘉誠等香港的成功商人,亦由當年「獅子山下」的發奮對象淪為近年針對地產霸權的對象,亦足見貧富懸殊、勞資權力不平等及壟斷下,健康公平的經濟社會發展模式已不復在。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