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地》衝撃奧斯卡 華人女子拍出美國城鄉矛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新晉美籍華裔女導演趙婷執導的獨立電影《浪跡天地》,尚未在香港公映已引起海內外網民熱話。本來趙婷以首名華人女導演身份角逐奧斯卡最佳導演獎,贏得內地媒體高度表揚,被視為華人之光。及後其被揭出曾多番發表反共言論,隨即遭大陸媒體封殺,成為惹火人物。在其橫掃全球124項電影獎座的《浪跡天地》當中,趙婷對其第二個「家」美國的經濟社會結構深層矛盾的剖析,亦相當深刻。故事主要描述一名喪偶的美國中年女子,在杳無人煙的山巒之間成為了現代遊民浪族的小人物故事,但當中折射出當代美國繁華背後,一群被遺忘的「無殼」遊民。

故事起源於由兩屆奧斯卡影后法蘭絲麥杜曼(Frances McDormand)飾演的女主角芬恩(Fern)一直與丈夫在內華達州恩派爾(Empire)的工廠打工多年。恩派爾自1923年開埠為石礦小鎮,1948年被美國石膏公司購入成為公司城鎮,1960年代最高峰時期曾一度有逾750名員工居住,其鎮名「帝國」似乎恰好標誌住美國工業的繁盛年代。然而2008年美國次按危機爆發觸發金融海嘯,美國石膏公司經營困難被迫倒閉,所有人被驅逐撤離,甚至郵政編碼都被取消。剛巧芬恩的丈夫此時因病逝世,與昔日美國工業帝國的繁華一同隨風而逝,留下只有清空荒廢的一座鬼城,此如美國大衰退後的景象暗暗契合。

科技巨企與次按危機的影子

自此芬恩便跟隨一些同樣因大衰退而被迫遷離家園的遊民浪人一樣,購置了輛露營車並視之為其第二個家,駕在連綿不絕的公路之上,穿梭一望無際的曠野和山林,加入了現代遊民行列浪跡天涯。趙婷以半紀錄片的拍攝手手法,將鏡頭隨芬恩與各地遊民的交流,敘述真實遊民的各自故事。在其中一幕橡膠流浪人大會的聚會中,不少遊民在營火前各自訴說自己的身世——不少半生都為大財團打工,卻因公司倒閉或患病而頓失所依,最終被迫要四處流浪。而芬恩本身到處駕車到各地的亞馬遜貨倉打散工,不僅未有得到任何勞工保障,當其露營車壞了時其甚至沒有餘錢維修,被迫要問家人借錢接濟。

此片絕非對社會或政治作任何批判,而趙婷本人亦明言與其拍一個人在路上批評美國經濟有多壞,倒不如拍一齣超越政治,可以引起共鳴的失去摰親、尋找家園的電影。縱使亞馬遜經常入鏡,電影亦並無對此企業作任何評論。不過在此片公映之時,卻正值阿拉巴馬州亞馬遜貨倉工人組織工會行動的勞資拉鋸戰。而當亞馬遜於過去十數年急速擴張,其創辦人貝索斯身家更加暴漲成為全球首富,其旗下的勞工權益卻不斷受到打壓,影片中身為散工工人的女主角芬恩生活亦是如此捉襟見肘。現實中亞馬遜為首的美國大企業累積大量財富,與電影中在山野之間遊民浪人的簡樸生活,自然形成強烈對比。

電影中鮮有出現衝突和矛盾的場面,僅有一次為芬恩因走投無路,被迫要回其姊姊的加州老家,在與其姊姊及姊夫一眾朋友的聚會中,其姊夫半開玩笑的抱怨在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沒有趁機入市多買幾套房子,否則現在已是豬籠入水。芬恩不滿並出言反駁,稱正是其慫恿別人花光一生積蓄並且負債纍纍,去買一套自己負擔不起的房子,暗指其得以享受城郊舒適富裕的資產階級生活背後,正是因為2008年次按危機引發數以百萬計人痛失家園,包括芬恩的恩派爾鎮遭受滅頂之災而造就。最後芬恩姊姊亦打圓場,稱讚芬恩追求的生活方式,正是繼承美國拓荒者的傳統,亦體現了美國人的精神。

+10
+10
+10

含蓄提出城鄉及階級議題

事實上芬恩並非毫無選擇,其可投靠其姊在加州城郊的家,正如男主角大衛(Dave)最終亦回到其兒子的家裏含飴弄孫共享天倫之樂。不過正如在電影中粉墨登場的橡膠流浪人大會創辦人卜維斯(Bob Wells)般,本來是一名被迫流落荒野,以露營車為家的無家者,後來卻愛上這種無拘無束的無盡路程:「我曾經盲目跟隨社會叫我們做的事:工作、結婚、生子、買樓。我全部都做了,卻不快樂。當我跟社會規範背道而馳,卻第一次感到快樂。」事實上在電影中一幕幕浩瀚的曠野、連綿的山巒、漫天的繁星之中,確實讓人感到與宇宙萬物同呼同吸的空靈,甚至有中國古代天人合一的感受。

儘管電影並不明顯提出階級矛盾,但只要將此故事背景放置於近年美國政治的亂象,一切自然一目了然。民主黨最近兩屆大選中只在所有城市及城郊地區取得壓倒性勝利,鄉村選民一面倒投給特朗普,正反映美國持續擴大的城鄉差距。2008年的金融海嘯後遺症至今依然深刻影響美國政局,而不少美國工人階級及低下階層對政治經濟精英階層及城市資產階級的怨恨至今依然未消。事實上在1929年經濟大蕭條後,一群為數不少的無家者被迫成為遊民亦曾有發生。當時美國資本主義遭受重挫,不少人更一度視當時蘇聯的社會主義制度為未來,就連羅斯福新政亦是以俄為師,大搞計劃經濟。

羅斯福當年引入社會安全保險制度,時至今日仍為美國最重要的社會安全網,而拜登上台前亦曾自詡為羅斯福以來最進步的政府。如今美國的資本主義自由民主制度在大衰退後遭受中國模式的挑戰,拜登政府拋出多個巨額方案,並投放2.2萬億美元投資基建及提出加稅等,又稱將模仿中國搞美國版的「一帶一路」,似乎有決心以全面的經濟改革改寫美國的不平等問題。近年荷里活亦重提階級問題,去年獲獎奧斯卡最佳電影的《上流寄生族》及紀錄片《美國工廠》便為一例,《浪跡天地》含蓄提出城鄉及階級議題,為城市舒適圈以外的無權者提供一把聲音的上佳作品,能問鼎奧斯卡六個大獎絕非偶然。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