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富豪僅交最低稅率 美國稅制暴露社會不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獨立媒體ProPublica近日披露一批懷疑是美國國家稅務局的內部機密稅務資料,爆出全美最富有的25名超級富豪單在2014至2018年間身家暴漲4,010億美元,合共卻僅繳136億美元所得稅,實際稅率僅為3.4%。其中股神巴菲特實質繳稅0.10%、亞馬遜創辦人貝索斯0.98%、彭博社創辦人彭博1.30%、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3.27%,遠低於起一般美國勞動階層的24.2%,部份富豪在某些年份甚至分毫未付,國家稅務局矢言會把洩密事件追查到底。事件引起全國輿論嘩然,認為美國稅制存在極大流弊,更有進步派藉此重提富人稅,要求超級富豪公平承擔國家稅務。

美國聯邦稅制設計本為累進制,收入愈多者納稅愈多。現時一般美國已婚家庭在其1.99萬美元年入息中繳交10%的所得稅,其後稅率將在其額外收入中逐層遞進,最多在其62.83萬美元年薪中收取最高的37%所得稅。而稅務局亦以「有效稅率」檢視納稅人的實質繳稅比例,如年入息1,000萬美元而要繳250萬稅者,「有效稅率」即為25%。按2018年的資料顯示,年薪介乎50萬至100萬美元的人士比介乎10萬至20萬高出一倍,而年薪介乎200至500萬美元的納稅人繳27.5%「有效稅率」。不過年薪超過6,900萬美元,佔0.001%的1,400名納稅人繳稅卻不升反跌,平均只需付23%,而25名超級富豪繳稅更少。

超級富豪之所以能繳較少的稅,源於其可以運用各種方式避稅。如其一般避免支薪以繳交37%的重稅,而是透過其公司的股份、股息等,支付不多於20%的稅項。當中避得最多稅者,為在股市中賺取暴利的對沖基金經理的。而過去一年美國股市持續攀升,更令一眾超級富豪身家水漲船高。當去年新冠疫情令逾400萬美國人失業、數以十萬計家庭面臨無家可歸時,超級富豪資產卻竟暴增6,370億美元,其中貝索斯便賺逾480億美元,馬斯克亦有172億美元斬獲。年初特斯拉股價屢屢破頂,令馬斯克身家淨值暴增逾1,500億美元,與貝索斯在全球首富榜上幾度易位,而馬斯克更轉戰無政府監管的比特幣繼續大賺一筆。

圖為2020年3月9日,特斯拉行政總裁馬斯克於華盛頓的一場峰會發言。(美聯社)

避稅方法多 制度沒堵塞

另外慈善捐款亦可為富豪帶來扣稅優惠,令其雖然捐出身家但同時又可以避稅。因此不少超級富豪如微軟創辦人蓋茨、巴菲特等亦成立不少慈善基金會。然而此類基金會與其是一個慈善組織,倒不如是一盤生意。如蓋茨基金會扶助不少教育事業,同時間卻在學校中引入不少微軟的設備,實際上是擴充其營業市場銷售其旗下產品。而蓋茨亦醉心於疫苗研發,因而與不少藥廠關係密切,不僅能左右疫苗市場,更在政府機構中有政治影響力。彭博近年投身綠色環保慈善事業,卻被指其在拉丁美洲等地投資巨額生物燃料產業。貝索斯宣佈卸任亞馬遜行政總裁後成立100億美元的地球基金,亦被質疑為商業投資決定。

除此以外,超級富豪尚有企業貸款優惠、選擇何時支薪、何時增加或出售持股等等,平常家庭不得而知的高深法律空子等眾多避稅工具,務求令自己交最少稅。相反一般每月支薪的打工仔,還要在薪酬中額外供一筆款項予聯邦社保制度及聯邦醫療保險。不過由於此等聯邦政府的福利通常未有涵蓋一般中產家庭,變相令其仍須對外購買名目眾多、收費昂貴的私人醫保。加上近年各大城市樓價急升、子女學費逐年遞增等,生活所需開支對於一般中產家庭來說更是百上加斤。然而當一般美國勞動階層仍需繳交24.2%的稅項,首25名超級富豪竟只需繳交3.4%實質稅項,部份富豪在在某些年份甚至毋須繳交任何稅項。

如此荒謬的稅制正正反映美國稅制的嚴重漏洞,而在過去四十年列根以降的供給面經濟學大行其道,經濟學家盲信滴漏效應,認為政府對富人階級減稅將可改善整體經濟,最終使低下階層生活改善,而不斷對富有階層大規模減稅,同時削減社會福利開支。單是特朗普在任時已向富人減免1.9萬億美元稅項,更加令稅制更為向富人傾斜。與此同時國內的貧富懸殊及階級分化卻日益嚴重,導致如特朗普之流的民粹主義領袖崛起,動搖美國的憲制及社會體制。拜登上台後,提出提高企業稅、資產增值稅,並向低下階層減稅等,可謂撥亂反正的第一步。不過要面對國會中的反對勢力,拜登要通過法案仍是困難重重。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