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無懼長者挑釁 學生紙皮築元朗連儂牆 盼緩自殺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月1日大批反修例示威者衝入立法會,翌日引來輿論反噬。日前(2日)有屯門、元朗、天水圍街坊用紙皮在元朗朗屏站天橋設留言版,讓街坊用彩色的便條貼築起一面「元朗連儂牆」。當陣地由立法會衝擊前線回到平淡日常,學生得面對持相反立場市民的指罵,以至戰友自殺消極氛圍。他們整個下午默默舉着「留言板」、「香港人加油」的紙皮,以「香港人加油」擊退辱罵。發起人指,盼為香港人打氣,「我想話畀大家知一個意志唔係用一個行動去代表,係用你的立場去代表」。

攝影:曾雪雯

如曇花一現的元朗連儂牆,原是多塊由紙皮製成的簡陋留言版。

學生紙皮開連儂牆 民建聯大聲公譴責

昨午三時,三名年輕人自發在朗屏西鐵站B2出口天橋用紙皮「築起」一面留言版。在旁則是民建聯社區主任林偉明街站,用大聲公譴責其暴力衝擊立法會,並即場收集「強烈譴責暴力衝擊立法會」的聯署。

沿途不時有街坊指罵自發開站的學生。「暴徒」、「垃圾」、「拉呢班人去打靶啦!」,責罵之聲不絕於耳,在場的年青人只能舉着「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的紙皮,或是高呼「香港人加油」,沉着應對挑釁。

警方分隔兩批意見相左的街坊。發起活動的網民指:「一開始有紙皮標語,但對面真係開咪。我哋就咁講留言區,畀MEMO人寫,人地貼,我哋冇表明立場或者乜野,對面就有一班年長的就指責我地搞亂香港之類,開始就有議員來。」

老街坊守護學生四小時

57歲元朗街坊陳先生「駐守」天橋陪伴學生逾四小時。他指,「因為睇唔過眼有人蝦學生」。他指,約三時許路過時眼見學生開站製留言板,突然有一群人在旁放置大聲公,指罵三數名學生是「暴徒」,更有長者以心口推撞學生。陳先生遂留下拉開長者,「我年紀大可以幫到手」。

守護學生多個小時的陳先生指:「佢哋企喺度咁多個鐘係為咩呢?唔通真係有人畀錢佢哋出嚟咩?我覺得唔會,咁點解佢哋可以為香港企出嚟,我哋唔得呢?」

+8
+7
+6

陳先生原本下午三時途經朗屏天橋打算買菜準備晚餐,最終自願留守至晚上七時許。他指自己不能站到最前,但會以自己方式支持,認為就算站40、50個鐘亦值得。「我幾十歲人,未試過好似6月,流咁多眼淚」,陳先生說。「做人唔可以咁自私,好多我哋呢個年紀嘅人有車、有樓、有份好工,但亦要幫下一代諗吓,佢哋將來點呢?」

不少當區議員及街坊得知學生街站被圍後,自發到場支援。新界西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亦聞訊到場保護被圍的學生。

隨晚色漸暗,朗屏天橋逐漸聚集了一大批市民支持學生,亦把留言貼滿一塊又一塊紙皮。活動高峰期曾有過百名市民聚集在天橋上,發起活動的年輕網民指,活動最初只有三名朋友發起,原意是讓灰心的香港人打氣。他指,討論七一衝擊立法會的爭議及特首回應時,發現大家亦很失望與灰心,甚至瀰漫自殺氣氛。他遂與另外兩名朋友自發在朗屏天橋,用紙皮築起「元朗連儂牆」。

放工時段,越來越多市民到場留言。

網民指構思源自金鐘「連儂牆」。「我哋有個構想,其實連儂牆唔係得政總有,係每個人心入面,係每一個區、每一個地方。」他希望元朗連儂牆能讓不同立場、年紀的人去思考香港社會正在發生甚麼事,亦希望展示香港人的意志。「我想話畀大家知一個意志唔係用一個行動去代表,一個意志係用自己的立場去代表」。

發起活動的年輕網民指,活動最初只有三名朋友發起,原意是讓灰心的香港人打氣。

「即使佢話我哋搞亂香港,佢哋都係愛香港先會指責」

衝擊立法會後,民意漸出現譴責示威者的浪潮。發起人指,儘管立場相異,但明白指責背後亦是愛香港,「平時你出街,大家好冷漠經過,但民心其實一直喺度,大家只係唔表達。無論好定唔好,即使佢話我哋搞亂香港,佢哋都係愛香港先會指責,我唔想大家立場太對立,因為大家初衷都係一樣。」

「我想話畀大家知一個意志唔係用一個行動去代表,一個意志係用自己的立場去代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