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屯門公園】阿伯兩蚊跨區睇大媽 讚歌藝勝學友 派錢尋開心

最後更新日期:

屯門公園大媽高歌熱舞製造噪音惹爭議,阿伯豪派利是更令街坊憂公園淪色情場所,激發年輕人遊行、巡公園趕大媽,結果公園今日回復清靜,康文署更指會停止自娛區申請,有人歡喜有人愁。有阿伯大讚大媽才華橫溢,勁過林子祥,其音樂有生命力,而非噪音。有人花兩蚊雞搭巴士,長途跋涉入屯門公園,拿積蓄派大利是,每個月2000元,日後可以要改到酒樓買門票看表演。亦有老人家雖然搭巴士跨區來公園,但聲稱是看自娛區內正經的演唱,自娛區取消後或要改往沙田、石澳活動。

7月6日遊行過後,仍有大媽在屯門公園出沒,但7月8日百人巡公園後,今日屯門公園而不見有大媽表演。(資料圖片/鄧詠中攝)

滿頭銀髮的退休人士馮伯直指欣賞大媽的歌喉,「佢哋水準好高,比起張學友、林子祥,有過之而無不及。」(黃廸雯攝)

經過「光復屯門公園」萬人遊行、百人暢遊公園過後,被斥大聲演唱、大跳艷舞的大媽們暫絕跡於屯門公園,一眾年老的忠實擁躉難免感到空虛、寂寞。86歲、滿頭銀髮的退休人士馮伯孤身一人無處可去,便愛到屯門公園聽歌,直言欣賞大媽歌手的才華,「好似冰冰、玉妍,佢哋水準好高,比起張學友、林子祥,有過之而無不及。」大媽唱歌時使用擴音器,被投訴聲浪過大擾民,馮伯並不認同,更反駁﹕「音樂邊有噪音?音樂係有生命力,音樂係得大細聲、節奏、節拍!」

至於有人於公園內有不雅交易及行為,馮伯認為是「砌阿伯生豬肉」。但另一名於屯門區居住的老伯則持相反意見,「邊有免費午餐,聽講千幾蚊(性交易)!」

林先生每日由鯉魚門長途跋涉到屯門公園,看大媽歌舞表演娛樂一番,有時會派500元大利是,但強調沒有其他意圖。(黃廸雯攝)

退休生活無味枯燥,有長者選擇付兩蚊,坐個多小時巴士,連跨多區到屯門公園看大媽的歌舞表演。在鯉魚門居住的68歲林先生,指以前往屯門區居住,退休後每天搭巴士259D、62X或西鐵,花個多小時交通時間,到屯門公園聽歌,消磨時間。

他坦言子女會給零用錢,偶然他會拿積蓄派利是,有時候會派500元,平均一個月派一、兩千元,「我自己開心咪得囉!」但強調自己沒有其他企圖,他曾見過Happy伯與大媽大跳貼身跳舞,「兩個相撞」,亦認為「大庭廣眾咁撞」給人感覺不好。妻子及三名子女皆曾指責他到公園聽歌,故不可以讓他們知道他會到公園,「全部都話過我啦,佢哋知道公園有乜嘢睇,不過老婆無證據。」

屯門公園無大媽,敢問阿伯去何方?林指屯門公園已被年輕人「擺平咗」,再不見大媽唱歌,內心難免「囉囉攣」,但他指可以到酒樓聽歌,門票約三百元,「有得聽有得食,但飲醉咗派埋利是會過千。」

屯門公園多年來被批遭大媽大舉「入侵」,勁歌艷舞的嘈音滋擾,非法收取打賞。(資料圖片)

有長者愛看勁歌熱舞的火辣性感大媽,也有人愛在自娛區聽正經大媽表演。屯門區議員要求取消自娛區,而康文署亦表明即時停止自娛區申請,居住秀茂坪寶達邨街坊區先生深感失望。他過去十多年會每日飲茶後,便搭兩程巴士到屯門公園聽歌,擔心取消自娛區令他失去娛樂,認為「喺自娛區大吵大鬧同跳艷舞只係個別人的行為,而且(大媽)有班示威搞搞震就唔敢出。取消大媽唱歌,我只可以考慮去沙田聽歌或石澳睇海」。他又嘆言:「今日冇歌聽,唯有去爬蟲館行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