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街頭表演者扮「機器人」上街 冀吸引中間派

撰文:郭藹盈
出版:更新:

7.21民陣遊行中,有奇裝異服的示威者用另類的裝扮表達訴求,一個戴機器人面具的黑衣人常站在一米高的電箱上表演,電箱形成一個居高臨下的舞台,示威者看著機器人慢速的身體動作,注意到他插在頸部「回應訴求⋯訴求⋯訴求⋯」的牌子,報以熱烈的掌聲與歡呼。
機器人Henry的表演者為街頭藝人,他在公餘時間往旺角、尖沙嘴等地表演,博觀眾一笑。他以Henry的身分參與多次反修例遊行,他說這是他另類的表達訴求方式。

Henry在公餘時間從事街頭表演,常在旺角、尖沙嘴出現。(受訪者提供)

機器人也是香港公民     以表演引起中立派興趣

表演者在三年前創作了Henry的角色,「機器人」代表了香港的普通打工仔。他融入了自己跳舞的技巧,為Henry編了一系列機器人木訥的扭頭、伸手、轉身肢體動作。

遊行當天,他一改平日穿西裝表演的習慣,以全黑裝扮出現。他說認為Henry是一個有生命的機器人:「佢係香港嘅公民、一份子,當香港發生大事嘅時候,佢都要出來表達。」

Henry說他以機器人裝扮參加6.9、6.16、7.1與7.21幾次遊行,除第一次遊行他只是在隊伍中走以外,後來幾次他都在街道各處停留做表演,他說:「第一次行完之後,我覺得可以做得更多。我用一個容易理解又eye-catching嘅approach,多啲人Po上Ig、Facebook,等一啲完全無興趣嘅中間派可以有興趣去了解更多。」他認為市民在反修例運動裡的表達方式「百花齊放」:「有啲人搞連儂牆,有啲人搞寶礦力馬拉松,咁其實行為藝術都係其中一個表達方式啫。」

幾次反修例遊行,Henry站在不同電箱上表演。(受訪者提供)

觀眾支持是「入油」     以「奇異博士」鼓勵港人

表演者說觀眾的鼓勵令他很感動:「佢哋又拍手、又鼓勵我,好似幫我『入油』,本身都企到好攰,一聽到佢地鼓勵,都企翻直。」他說平時作為街頭藝人只是「娛樂大眾」,但遊行中卻是在「表達聲音」,性質好不同。他表示平時的觀眾「行過來睇兩眼,但都係有個性嘢個體。但係示威果度嘅人,團結程度係好似一個整體。」

他表演中,看見遊行隊伍跟著「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音樂揮動手機電筒,他在一片光的海洋中表示「香港很美」。他鼓勵港人「堅持走落去」,並以卡通片情節解釋:「奇異博士一直打不贏佢嘅敵人,敵人譏笑同試圖打沉佢,但佢話:『我一路打,雖然打唔贏,但其實敵人係比我囚禁住。』香港都一樣,長期和理非係有用,會令到政府覺得尷尬,無得唔回應(市民訴求)。」

Henry在遊行中的表演獲得遊行人士的掌聲,他覺得好感動。(受訪者提供)

標語、改圖控訴      制度暴力比衝擊更暴力

Henry 6.16、7.1與7.21遊行中分別掛上不同標語。6月16日他掛上的標語為「Stop Killing Us」,這句話是2013年美國非裔青年被槍殺後,開槍警察被判無罪,示威表達訴求的標語,他不滿6月12日警方涉嫌向金鐘的示威者使用過度武力。他選擇「真普選」為7月1日的標語,他稱在看紀錄片《黃之鋒》時看到由反國教運動到雨傘運動前的歷史,片中多次提及「真普選」的訴求,令他感到「香港嘅制度暴力,只有真普選先可以解決。」他在7月21日選擇「回應訴求」的標語,他不滿政府在對待民眾要求時「耍太極」的態度,與遊行目標相同,要求政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

Henry的Ig公共帳號上發布了5月11日立法會會議衝撞、7月1日示威者衝入立法會的改圖,將機器人Henry的面孔覆蓋在照片中人物的面孔上。5月11日,民主派與建制派議員為《逃犯條例》修訂案委員會選主席而出現衝撞、指罵,獲得廣泛公眾關注。他稱兩個事件皆為運動的「重要事件」。他說:「兩件事都發生起立法會。511果件事凸顯咗制度暴力,我哋選立法會議員係想代表我哋,但佢地想強行通過民意唔認同嘅《逃犯條例》。」他稱雖然不認同示威者衝入立法會的行為,但認為這是「香港歷史上好重要嘅事件,佢地(示威者)只係破壞死物,其實(5月11日)制度暴力比衝突嘅暴力更加暴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