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深水埗龍津牛雜吸催淚煙報銷 老闆兼街坊:當黑冇計

最後更新日期:

農曆七月十四日鬼節市民在深水埗舉行「激光燒衣積陰德祈福晚會」,警方晚上9時許驅趕集會人士,施放多枚催淚彈,欽州街、荔枝角道、基隆街硝煙處處,波及內街民居及食肆。深水埗龍津美食昨晚(14 日)受催淚煙影響,戶外小食檔食物報銷:「拉閘都拉唔切」損失約三千元營業額,直呼倒霉。

位於深水埗桂林街的龍津美食受催淚煙波及,戶外小食檔食物報銷,檔主陳先生表示警方在內街放催淚彈是始料不及。(鄧栢良攝)

催淚煙盂蘭節濃罩深水埗,在警方驅散行動由深水埗警署對開欽州街,沿途舉起黑旗催淚彈連珠炮發,將示威者由大街趕至桂林街、基隆街等橫街小巷。位於桂林街的龍津美食,老闆陳先生不論家居及舖頭均受催淚煙波及。他回憶昨晚情況,指晚上10時許回到同處桂林街的住所,見到警方在樓下放兩枚催淚彈,而且居住7樓也聞到催淚煙,於是即時閂窗然後落樓收舖,但已經太遲「拉閘都拉唔切」,在店外食物「全部扔晒」。

催淚彈未有停止,陳老闆與員工共三人受影響,「全部係咁沖水,流鼻水呀,成塊面好那呀,眼呢好澀呀,係咁咳,係咁飲水都唔得。」戶外小食檔食物報銷:「損失兩三千元,自己當黑囉,冇計。」

他表示,過往分別發生在8月5日及8月11日的兩次深水埗警民衝突中,均未有波及桂林街內街,「噚日諗住冇咩事,之前兩次都冇事,因為閂要洗嘢好麻煩,隔離(舖)幾次都冇閂。」昨日內街受催淚彈影響實是始料不及,他質疑「放催淚彈唔應該係內街趕囉,你大街趕呢冇問題,示威還示威,咁趕嗰時你唔好將人趕入內街,大街趕冇問題啱唔啱呀?」而且附近都是民居,施放催淚彈有點不合理,但都理解警方驅趕示威者有其難處。

警方驅散深水埗示威者,在大街小巷施放催淚彈。(羅國輝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