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葵青遊行】二陂坊外的玩具店 細路忙上街 店主嘆生意跌四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荃灣二陂坊繼8月中白衣人斬人事件後,日前再因荃葵青遊行後發生的警民衝突成為焦點。「暴力」、「黑社會」、「福建佬」彷彿成了二陂坊的代名詞,然而,在二陂坊的入口卻有一所玩具店。玩具店負責人擁著黑貓,與「福建佬」朝夕相對,一邊售賣銷情慘淡的玩具,一邊在二陂坊觀眾生。

攝影:曾雪雯

店內有一頭黑貓,阿烈叫他作「Black label」。但居於二陂坊的Black label十分溫馴,不帶一點威士忌的剛烈。(曾雪雯攝)

日前,荃葵青大遊行為荃灣區帶來一批黑衣人。那天炎熱逼人,玩具店的老闆阿烈決定不分黑白黃藍,向路過的人派了一箱水。阿烈說自己不過是盡地主之誼,「二陂坊出嚟我都照派」。一句「地主之誼」,小巷玩具商身上像帶著侯志強派維他奶的氣魄,輕輕帶過。

小朋友上街 玩具業旺季變淡季

然而,既非鄉紳土豪,小小玩具商一箱水背後卻藏著整個玩具零售業的慘淡。這年暑假,阿烈的玩具店生意大跌四成,曾一天只做了800元的生意。他苦笑道,「可能冇咗一批放暑假行街唱K嘅小朋友」。城內孩子投身抗爭,小巷玩具商只能守業,等待小孩有閒暇拾回童真。

店內放滿各式模型,有說價值平絕荃灣,不少街坊來光顧。(曾雪雯攝)

+4
+4
+4

不過,玩具小商人守業不易,尤其是在租金節節上升的荃灣。近年,荃灣舊區接連翻新,阿烈的店從協和廣場搬到川龍街內街地舖,毗鄰二陂坊。營業額亦隨人流而減少。經營環境越見困難,除了人流,他認為近年買實體玩具的小孩越來越少,但阿烈卻始終堅持。「我覺得小朋友一家大細買玩具,係一個好重要嘅回憶嚟」。堅守玩具業於他,就是希望保留小孩的童真。

店內有不少古董玩具,包括31年前的龍珠玩具。

在二陂坊,他的玩具其中一個顧客就是「福建佬」的小孩。有別於大眾對二陂坊的觀感,阿烈視二陂坊內的福建人為普通人。他指二陂坊的福建人普遍收入一般,坊內不少人居於劏房,生活環境欠佳。他曾與區內的非政府組織合作,把店內的扭蛋存貨轉贈二陂坊小孩。他說,「咁呢班小朋友都係社會未來」。有一次,一家四口到玩具店買玩具,弟弟向媽媽討了個99元的玩具,媽媽二話不說便買了;但當姊姊說想要一張10元貼紙,卻被媽媽痛罵。與福建族群朝夕相對,這位玩具商有不少深刻的觀察。

「二陂坊」兩夕間成了眾人焦點,但在販賣歡樂的玩具店內,阿烈仍舊擁著黑貓默默觀察眾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