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五周年】敗選傘兵 社區深耕五年捲土重來 葉錦龍再戰西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有個願景。」走在石塘咀的街道上,社區主任葉錦龍突然說:「我想在區內做到共同坑道,整理好地下的不同線纜,這樣街道的地面才不會像現在一樣凹凸不平。」然後他說起前一天凌晨3時獨自落街巡區,用手推車推在路上的「小實驗」:「手推車推過時,那聲音『咔咔咔』的。」邊行邊說着區內的大小問題,這是他展開地區工作的第五年。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對部分人來說,有如一場政治覺醒,不止是令人醒悟到對普選的關注,更有人發現重奪地區議會的重要性,而作為「傘兵」之一的葉錦龍在這場社會運動過後,於中西區石塘咀展開了地區工作。雖然一年的時間無法推倒對家近30年的盤根,但落敗過後,他馬上捲土重來,在區內繼續深耕,亦見盡區議員「唔做嘢」衍生出的問題:「區議員的不作為不是無害,是很有害。」

「我會去(佔領區)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弟弟當天參與了罷課,作為哥哥,我要去保護他。」葉錦龍憶述。2014年9月27日,在前一晚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過後,警察於早上再次清場,抬走了留守在立法會公民廣場旗杆下的學生,大批人士在廣場外的添美道上集會,聲援及要求釋放被捕學生。當天主持完網台節目後,他便和區諾軒一同到金鐘,至28日凌晨,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在台上的作出了宣布:「佔領中環,正式啟動!」

2014年9月28日凌晨,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在台上的作出了宣布啟動佔中後,在場有人士起身離開,葉錦龍坦然當刻心情想「大鑊了!」(路透社)

這句說話至今仍言猶在耳,但葉錦龍當刻的心情卻是「大鑊了」。「在他說的那一剎那,很多人起身離開,這樣不用等清晨,就會被人清場。」然而,他並沒有擠身在離開的人潮之中。「不知為何會有種感覺,覺得我要留下來,被抬走就抬走吧,拖得一會便是一會。我不想弟弟被打,不然作為哥哥,我很難交代。」他笑說。這句說話至今仍言猶在耳,但葉錦龍當刻的心情卻是「大鑊了」。「在他說的那一剎那,很多人起身離開,這樣不用等清晨,就會被人清場。」然而,他並沒有擠身在離開的人潮之中。「不知為何會有種感覺,覺得我要留下來,被抬走就抬走吧,拖得一會便是一會。我不想弟弟被打,不然作為哥哥,我很難交代。」他笑說。

結果,葉錦龍在佔領區一留便是一星期,到身體健康出現問題才暫時離開。離開那「非日常」的區域,短暫重回自己的「日常」,眼見自己居住的社區充斥着反佔領的街站,卻沒有民主派人士作出抗衡,令他訝異於社區和佔領區之間的「溫差」,認為佔領區內的情況未能在地區中反映出來。「我覺得很奇怪,泛民區議員都到哪去了?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想我們的社區中,是否有地區戰線可以打?」

訝異於社區和佔領區之間的「溫差」,以及區內議會的情況,葉錦龍和幾位朋友當年響應了「高登18區計劃」,展開地區工作,在社區中「揼石仔」。(李穎霖攝)

「揼石仔」重建香港

一個念頭,開展了一連串對區議會、他所居住的中西區、石塘咀的研究。當區區議員連任至今已超過30年,但葉錦龍感覺對方多年來都「冇咩點做嘢」,然後更驚訝地發現,那個『細細個就聽過嘅名』(當區區議員),曾是民主派議員,「佢家陣黃色衫,點解轉眼會變咗藍色衫呢?」他說笑道。在2014年、那個還是高登「當道」的年代,他和幾位朋友響應了「高登18區計劃」,組成「西環飛躍動力」展開地區工作,希望在社區中「揼石仔」重建香港,同時宣揚民主的理念:「你也知道,民主是好東西。」自此,「傘兵」稱呼如影隨形。

以500餘票之差落敗

一年的地區深耕過後,葉錦龍在上屆選舉中還是以500餘票之差落敗。4年過去,當年一同出戰的「傘兵」慢慢轉至其他崗位,但他仍選擇留在地區中打拼,除了是因為正職仍有空間讓他服務地區,更是因上場選戰中,得到不少街坊的幫忙、遊說其他人了解社區中正發生的事,令他感覺到這社區的情況並不絕望。「不止我在努力,很多街坊在不同位置努力。做下去得到街坊信賴,加上這是我成長的社區,很難就這樣放下。」他續說:「我想多給自己幾年時間去做。」

上屆選舉以500餘票之差落敗後,葉錦龍馬上捲土重來,他說是那是他成長的社區,過程中亦得到了街坊信賴,很難就此撒手不幹。(李穎霖攝)

縱然人人都說要重奪區議會,但區議會只是一個諮詢架構,政府亦未將過往市政局的部分權力下放,重奪過後,又是否能為香港帶來很大改變?葉錦龍認為,在市政區被殺局過後,民選的代議士只剩立法會和區議會議員,而區議會有部分實權作地區行政,仍有其重要性:「區議會可以批一億,或許再多加幾個幾百萬。一個寵物公園的撥款,以至再大型的工程、興建市政大樓,都是區議會可以控制的。只要區議會有真正的議政能力、有權力,其實不是做不到的。」

當上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增選委員的兩年間,葉錦龍發現政府部門制定的政策,並非以民為本,制度的暴力亦難以打破:「原來當你在議會中是少數時,學林鄭話齋,你是沒有stake(無份)的。」他亦觀察到區議員「唔做嘢」所帶來的後果,舉例指西區警署旁的西區已婚警察宿舍已丟空13年,一直未拆卸重建,而區內一直有聲音建議釋出用地,改建作社區設施:「保皇黨之前明明也說支持該地用來興建社福設施,但在區議會問警方有關用地的計劃,警方回以『興建宿舍』後,他們竟靜悄悄地改為支持警察,而且沒有和街坊說過!」議題最後需由地區人士向街坊作出解說,惟警方的申請仍在5月時獲城規會通過,葉錦龍說起時仍難掩激動和不忿。

說起區內有議員未知會街坊,悄悄轉而支持警察將丟空13年的西區已婚警察宿舍,重建成新的警察宿舍,他仍忿忿不平:「區議員的不作為不是無害的,是很有害!」(李穎霖攝)

他指,西區一帶一直缺乏可供居民舉辦活動的場所,雖然附近一帶的西營盤社區綜合大樓、前西區裁判法院都有會議室、活動室可供使用,但場地不足,難以申請,面積又難容納多人之餘,部分場地位置亦較遠,不便區內長者,故若宿舍在拆卸後,用地改為社區會堂,或能會改善街坊的生活。「區議員有責任和居民交代議會上討論的議題,他們的不作為不是無害的,是很有害,害到社區的發展,也害到居民的日常生活。」他忿忿道。

想起幾年前為其他民主派人士助選,被一群同鄉會的人士指罵,葉錦龍說當時自己不忿得哭了出來,「不明白為甚麼有人可以如此無恥,當時有街坊走過來,說:『傻仔,哭甚麼?』」到現在,面對指罵,他亦已釋然:「我尊重他們的言論自由。」但5年過去,執政的人變了,社區的狀況亦隨時局改變。持不同意見的人士由5年前只會當街指罵,到今天有人會亮刀恐嚇,甚至部分區域曾出現襲擊、流血事件。對此情況,他也坦言暴力令地區工作變得很有挑戰性,惟言談中仍抱持着一份樂觀,直言「我係唔會驚㗎」:「我相信不論是地區的戰線,還是抗爭的戰線,今日做的事,他朝一定會有回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