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油尖旺】彌敦道殘留強烈刺鼻味 清潔工無裝備頂硬上

最後更新日期:

全城關注近日香港理工大學警民攻防戰,昨日(18日)數以十萬計的示威者聚集在油尖旺一帶,設法營救被困的理大示威者,最終警方施放催淚彈及出動水炮車清場,今日(19日),彌敦道近佐敦一帶道路有強烈刺鼻味,記者於現場發現,食環署清潔工人在清潔時,只戴上一個普通口罩,有清潔工透露,刺鼻的味道「好勁」。

刺鼻環境下,清潔工工作時只有一個普通的口罩。(鄧詠中攝)

衝突過後,今日彌敦道一帶遺有大量雜物、磚頭、彈殼、藍色水等,現場不時傳來強烈的刺鼻味道,途人均掩鼻急急離開。

無裝備下工作7小時 有工友透露味道「好勁」

今午2時許,記者發現有清潔工在佐敦逸東酒店附近清理雜物及沖走藍色水,惟工友只是戴上一個普通的口罩,其中一名清潔工透露,由今早7時起已於佐敦裕華附近開始清潔,即遇到記者的時候,他們在無足夠裝備的情況下,已於現場清潔了近七小時。

工友透露,他們主要負責清潔油麻地大街小巷。另一清潔工則指,「(相關人士)話買緊3M口罩,唔夠(貨)」,暫只好用一般口罩,他無奈指「頂住先」,亦有清潔工用毛巾包頭。亦有清潔工慨嘆,陣陣刺鼻的味道「好勁」。

有清潔工用毛巾包頭。(鄧詠中攝)

工會稱曾有工友咳嗽一周 打算轉工

事實上,自反修例風波以來,不時有人發現清潔工在無裝備的情況下要前往曾放過催淚彈、出動過水炮車的地方工作,如10月20日警方在尖沙咀一帶射藍色水,翌日亦有人發現清潔工在無裝備下清潔刺鼻藍色水。

清潔工人職工會總幹事胡美蓮稱,自反修例以來,工友在沒有裝備下便被派往曾發生衝突的現場工作的情況很普遍,她稱工會一直有接觸全港十多區的清潔工人,普遍被派往曾發放催淚彈、藍色水的地方工作的工友均稱,工作時四周剌鼻的氣味,令他們喉嚨不適、剌眼,甚至出現咳嗽不停,需要停工看醫生,最嚴重的一個工友咳了一個多星期,打算轉工。

工會促政府向外判商發津貼買裝備

胡美蓮表示,工會多次向食環署要求向清潔工派發裝備,惟署方均指,已向外判商發出建議指引,要求外判商應進行風險評估,並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包括向清潔工人提供充足及合適的個人防護裝備。惟胡美蓮稱,很多時外判商基於開支問題,「唔捨得」買裝備。胡美蓮表示,過去數月,都是靠義工提供口罩及眼罩給清潔工。胡美蓮稱,署方現時是將所有責任推卸在外判商身上,「但依家個問題係政府造成」,胡認為政府應向外判商派發津貼。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亦於Facebook發帖文指,食環清潔工只有普通口罩和手套,身體被迫曝露於化學物質中,他已要求食衛局馬上給予清潔工更合適的保護服。

食環署:若清潔工要求 承辦商應提供N95口罩

食環署回覆查詢時表示,已向其員工和潔淨服務承辦商發出工作指引,當中包括大型公眾活動地點有可能遺留催淚氣體殘留物/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俗稱「水炮車」) 使用水炮後的殘留物需注意的事項及個人防護裝備。其中,指引訂明潔淨服務承辦商應進行風險評估,並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包括向清潔工人提供足夠及合適的個人防護裝備,以提供街道潔淨及清洗服務。在工作時,清潔工人需戴上口罩、手套、手袖、防滑水鞋,如風險評估認為有需要,應戴上N95(或同級) 呼吸器、眼罩及帽等。在清潔工人的要求下,潔淨服務承辦商亦應向清潔工人提N95(或同級)呼吸器。清潔工人在工作時如發現有危險品或化學廢料,會通知該署轉介相關部門跟進處理。

此外,該署又指,其公眾潔淨服務合約訂明承辦商必須遵守所有與履行服務合約有關的法例,包括《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第509章)及其附屬規例,並須為僱員提供足夠個人防護衣物、裝備、安全培訓和合適的工作安排等。該署表示,已提醒潔淨服務承辦商需按指引及相關法例就現場情況作出風險評估及向清潔工人提供足夠及合適的個人防護裝備。

+4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