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劏房易藏菌增感染機會 科研團隊上門消毒防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肆虐,傳染病專家建議市民留在家中,在室內亦要保持1.5米社交距離。但對於居住環境狹窄的劏房戶來說,留在家中或也暗藏大量細菌病菌。有住戶表示,即使勤於以漂白水清潔家居,仍難以驅走蛇蟲鼠蟻;而數百呎的空間內已擠住了四戶人,當中有來自武漢的家庭,加上早前出現了劏房戶確診個案,更令他們人心惶惶。

近日在慈善基金和社福機構的安排下,科大研究團隊走遍深水埗區,利用百分百香港製造的技術,為基層住戶進行有效期約90天的消毒和噴灑服務。他們的目標是在未來數星期內,為一千多個板房、籠屋及劏房住戶,在家居建設一個中長期的「病毒防護網」。

攝影:梁鵬威

育有兩名女兒的黃女士,連同丈夫一家四口居於深水埗區一個約130呎的天台屋,月租4,500元。她表示,於2014年已開始申請公屋,惟多年來全無音訊,因此只能居於劏房。平日她會與20歲的大女兒和3歲的小女兒睡在一張雙人床,丈夫則睡在地上,「肯定係逼啦,個女大咗都會有啲唔方便,爸爸(丈夫)夜晚喺地下又會有鼻敏感,打乞嚏好嚴重,但係都冇辦法,只有繼續等。」

日抹家居三次 難驅曱甴、老鼠、木蝨

近數月發生疫情,對一家人的生活有很大影響。黃女士指,任職水電散工的丈夫於一月時已開工不足,近月暫時失業,「樣樣都係開支,好頭痛又失眠,成日諗要點算。」她又指,現時社福機構有派發口罩,但早前曾不敷應用,「買散裝一袋10個要100蚊,太貴之後都冇買,試過用風筒吹下就重用。漂白水又係,由本來$29.9,去到$69.9,但都要照買。」 

劏房的環境密集,衞生情況不理想,黃女士每日都會用漂白水清潔家居三次,屋內仍難避免有曱甴、老鼠、木蝨等出現,「 早兩個月唔知天台上係咪有死老鼠,好臭之餘仲有好多烏蠅喺我哋門口,我哋淨係買殺蟲水周圍噴跟住出門口,隔幾個鐘先返嚟囉。」黃女士又指,天台上另有三戶人居住,有家庭也有單身人士,她說鄰居中有武漢家庭,因應當地開城將會回來居住,「都好擔心好驚會染到病,我要買餸都要出街,細女就冇出街至少成個月,隔離屋啲小朋友想搵我個女玩,我都唔畀。」至於大女兒在停課期間,為了避免長時間留於空間密集的劏房,暫時到了內地親友處居住。

疫情下「手停口停」 基層寧要鮮奶不要漂白水

為基層家庭提供食物援助等服務的啓愛共融社區中心,其創辦人傅雅妮(傅姑娘)指,數年前開始接觸到黃女士的家庭,而在疫情下,很多基層家庭都出現「手停口停」的情況,因此初期派發漂白水時,不少人都稱「想要鮮奶多啲」,「冇工開就冇錢,所以大家都好實際,寧願要食物。」

傅又指,近月以來不少有心人士捐贈物資,數星期前亦獲利希慎基金聯絡,表示可為基層家庭提供家居噴灑塗層和消毒,「普通家庭唔會知道咩係『塗層』,亦冇可能負擔到全屋消毒......今次有基金肯行出嚟,團隊成員又肯攝成個禮拜, 一日裏面行好多戶,我覺得真係好好。」在不同機構的幫助之下,黃女士的家居進行了噴灑消毒,「覺得空氣清新咗,放心咗好多。」黃女士說。

百分百香港原創技術 建中長期病毒防護網

今次的家居消毒服務使用由「香港科技大學─捷和實業有限公司創新環境健康技術聯合實驗室」研發的新型多層次抗病毒塗層GERMAGIC™ THYME,實驗室顧問洪思聰解釋,其原理猶如一顆顆納米版的「爆漿牛丸」,「本身係一個個納米微膠囊,內層裝咗消毒劑,納米塗層表面係針刺式,當細菌或病毒接觸到,就會有物理式刺破,將病毒表面嘅包膜刺穿,從而令佢失去存活能力,而消毒劑亦會滲出表面。」而塗層的有效期約90天,完成服務後亦會向家庭派發補充劑,讓他們自己修補。

洪表示,該技術由科大在約五年前已開始研發,經過約三年在醫院的反覆測試後,最近正式推出,形容全屋作噴灑能為劏房家居建立一個中長期的防護網,「除咗可以預防同殺滅新型冠狀病毒,對於霉菌等其他細菌都有效,而成份中有百里香酚,亦會驅走屋入面吓蜘蛛仔、木蝨等等。」他指,雖然有隊員「做足12個鐘」,同時要「撐樓梯」行足一千多戶,但今次在利希慎基金資助下「挑戰體能」地幫助基層感到很開心。他又指,未來除了繼續在醫院、公共交通工具、社區設施、老人院等做噴灑塗層,亦希望技術能更廣泛應用於不同產品,為全香港構建病毒防護網。

成立於1973年的利希慎基金,近日特別撥款資助本地基層家庭接受家居消毒服務,透過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啓愛共融基金、音樂兒童基金會及要有光四家非牟利及慈善機構安排,估計將有超過1000多家劏房、籠屋及光房住戶受惠。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