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華徑村寮屋戶疑遭滋擾逼遷 村民婆婆住所被拆剩地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孚九華徑新村為市區僅存寮屋區之一,近日面臨收地及清拆問題。去年,有寮屋戶與遠東酒店實業旗下公司簽署使用協議,惟近日以地政總署要求清拆為由,終止協議,要求他們7日內遷離。

受影響村民早前收到通知,執達吏會在今日(29日)到涉事地段進行第一次收地。有居民稱當收地通知發出後,每日都提心吊膽,亦開始有陌生人在村內進出,甚為滋擾,甚至有婆婆的住所遭人拆剩地板。土地持有人遠東酒店實業則指收地安排屬合情、合理及合法。地政總署則回應指,事件屬私人地段業權人與佔用人的民事糾紛,署方不會介入。

美孚九華徑村位置鄰近荔園遊樂場舊址,村內寮屋林立,土地業權混雜政府及遠東酒店實業及荔園遊樂花園,去年土地持有人和村內寮屋戶簽署使用協議,容許寮屋戶暫時繼續使用物業。惟其後卻收到律師信,指地政總署就該物業已發出拆卸令,需要在7天內遷離。協助受影響村民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指,早前致電西九龍法院後獲悉,執達主任今日不會入村,但暫未知下次入村日期。

今日(29日)早上,一眾受影響的寮屋戶與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右)集合在村口,抗議土地持有人逼遷。他們要求土地持有人遵守承諾,在其簽署使用協議期限前都不逼遷。(梁鵬威攝)

今日(29日)早上,一眾受影響的寮屋戶與立法會議員朱凱廸集合在村口,抗議土地持有人逼遷。他們要求土地持有人遵守承諾,在其簽署使用協議期限前都不逼遷,讓他們有足夠的時間找地方搬離,他們同時希望和土地持有人協商收地安置村民問題。據悉,現時村內約有20至30戶寮屋戶受到收地影響。

黃婆婆是其中一名受影響的寮屋戶,她已居住在村內數十年。兩星期前,她指自己下班後,如常回到住所,豈料發現住所被封住,令她無法回家,只能坐在附近路邊至半夜。其後黃婆婆曾嘗試返回住所,惟該處依舊被封。她憶述當時拆卸其住所的人向她說,只會提供兩天時間讓她搬走財物。黃婆婆住處現址已被拆卸,空空如也,只剩下瓷磚地板。

不明人士晚上在村內打鼓

另一名受影響村民鐘女士則指,早在她父親那一代已住在九華徑村。至去年和土地持有人簽署使用協議後,她便發現村內開始有陌生人出入,並常常在村內巡視,今年5、6月時更為頻密,「令人很害怕,他們會住在村內的鐵皮屋,曾經試過在晚上打鼓」。她亦表示受到這些陌生人影響,令她精神長期處於緊張狀態。

無力在外租屋 促政府提供安置安排

Andy(化名)亦是受影響村民之一,他在九華徑新村居住了十多年。他指土地持有人在簽署協議前,曾口頭承諾不會遷拆住所以及會安排安置方案。惟在簽約不久後,對方便開始進行收地。由於在協議上,村民需要承認遠東酒店實業為該地業主,故他們並不能進行任何逆權侵佔行動。

現時,Andy歸家的路已被鐵絲網封住,他難以直接跨過鐵絲網,需要繞道而行方可到達居所。他更試過被中電及水務署告知將終止其合約,事後他才發現,是土地持有人以地主身份作終止合約申請。Andy對事件感到無奈,直言自己是低收入人士難以在外租屋,「外面住屋非常昂貴,負擔不起」。他指如地方最終需要拆卸,也希望政府能協助安置受影響的寮屋戶。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村內寮屋戶均和土地持有人簽下2至4年不等的協議,但在協議中卻提出,若政府拆卸地方,其協議便告取消。不久,村民的住所就開始被地政總署發出拆卸令,協議亦隨即取消。他形容事件為「騙案」,他指過往數個月,村民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滋擾,有些村民逼不得已情況下已搬走。因協議中提及村民同意遠東酒店實業為唯一合法業主,故他們喪失訴訟權利。若最後地方被收回,一些村民或要到寶田臨時收容中心暫住。

朱凱廸形容協議事件為「騙案」。(梁鵬威攝)

遠東酒店實業澄清:沒使用任何威逼或滋擾行為逼遷

《香港01》就事件向遠東酒店實業查詢,遠東酒店實業回覆指,公司並沒有與任何人士簽訂任何租約供他們長久居住之用,而公司在九華徑擁有多塊土地,但有關土地被不知名者非法侵佔,故此公司身為業主,有絕對權力取回被不法分子侵佔的土地。遠東酒店實業又指,公司有關取回被非法侵用土地的行為受香港法律保障。在取回土地後,既因為有若干人士表示未能及時找到新居所,並且要求公司暫淮他們有條件使用若干土地,在考慮人道原因,公司因此與若干人士簽訂使用協議,其中條件包括要被使用人在地政總署發出清拆令時,便會終止使用協議,並遷出有關被使用土地,讓公司遵守香港法律。

就地政總署曾經發出清拆令,被使用人均知道命令存在(而有關命令均張貼於土地多眼處及出入囗及於田土廳登記),故此有關使用土地安排是供被使用者短暫之用,而非租約或長期居住使用安排,不容許被使用人長期居住該被使用土地。而有關的條件,被使用人均清楚明白,並且簽名作實,被使用人不可反口,或輸打贏要。

業主稱安排合情合理合法

遠東酒店實業又指,茲因為地政總署再發出清拆令,公司因此按使用協議發出通知予被使用人終止使用協議,在使用協議被終止後,被使用人無權在被使用土地逗留。因為部份被使用人拒絕搬出,公司在高等法院採取法律行動,並且獲頒勝訴令及安排法庭執達吏安排收回土地。另外,部分被終止人自願交回土地,及搬離有關土地,故此公司在取回土地後更換門鎖;另外再與被使用人簽訂協議有關搬遷土地財物最後限期及安排,期間該土地使用限制安排。上述安排均屬合情、合理及合法。公司嚴正澄清並沒有使用任何威逼或滋擾行為逼遷,而清拆潛建物工作均在被使用人搬離被使用土地才進行,以符合清拆令要求。

遠東酒店實業強調,在土地以噴漆劃界是按法庭執達吏要求,以清楚標示其所擁有的地界,以便執達吏按法庭收地令的執行工作,重申沒有進行電話滋擾非法侵佔人等滋擾行為。而建築鐵絲網只是保護其他土地免受非法侵佔人非法侵佔或使用。業主又指,沒有找不識字的長者簽任何協議,一切已簽的使用協議均是被使用人清楚內容,及自願公平對等下簽署,並沒有取巧或公平顯失的情況出現。

地政總署:屬民事糾紛,署方不會介入

《香港01》亦就事件向地政總署查詢,地政總署回覆指,根據紀錄,荃灣葵青地政處(地政處)多次接獲有關九華徑新村非法搭建構築物的投訴。經調查後,發現有私人農地建有未經批准的構築物,違反地契條款。部分已登記的寮屋有非法擴建,毗鄰政府土地亦有被非法佔用。地政處於2015年向業權人發出警告信,要求事涉私人土地業權人於限期內糾正違契情況。由於業權人沒有在限期前清拆有關違契構築物,地政處已將警告信送交土地註冊處註冊,即俗稱「釘契」,個案於2019年9月轉交本署轄下特別行動專責組(專責組)繼續跟進。

署方又指,由於違契情況持續,專責組於今年1月再次發出警告信提醒私人地段業權人盡快糾正違契情況,否則會採取執行契約條款行動,包括考慮重收有關土地。專責組同時將有關警告信實地張貼。就非法佔用政府土地部分,專責組於今年6月完成相關土地管制行動,包括拆除非法閘門及圍板、豎立政府土地告示牌及圍封部分政府土地,以防再被非法佔用。署方強調行動並不涉及任何收地發展計劃,查詢提及的清拆令為私人地段業權人向法庭申請的清拆命令,屬私人地段業權人與佔用人的民事糾紛,地政總署不會介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