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飛絮|北區、大埔、荔景一地白茫茫 網民:又見雪飄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年五月踏入初夏,木棉樹上白色棉絮隨風飄蕩,在巿區中仿如是一場雪景,有人在元朗、大埔、荔景、上水等區拍攝到大量棉絮在半空飛舞及落地積雪的場面,放上facbook群組互相鑑賞品評,有區議員稱以往偶爾有街坊投訴吸入棉絮造成鼻敏感或身體不適,今年似乎銷聲匿跡,直言「疫情長戴口罩都有啲用處」。

葵青區議員張鈞翹分享棉絮在荔景九華徑對開隨風飄蕩的場景。(張鈞翹提供)

康文署不再栽種木棉新樹

木棉樹是本港常見樹種,康文署以往曾種植於巿區公園或屋邨路邊,但其後因有區議員投訴棉絮會影響市民呼吸系統和環境衞生,康文署最近十年內已沒有在巿區栽種新的木棉樹,不過舊有木棉樹在不同地區落地生根十數年,每逢三、四月開花結果,五月果實裂開,裏面的白色棉絮破殼而出,帶着黑色種子的棉團隨風飄遊於鬧巿每個角落。

有大埔街坊以「大埔雪景」為題,拍攝到大量棉絮沿南運路近王肇枝中學對開行人路連單車徑飄落,將草地積成一遍白茫茫的絮景,其他街坊亦有分享飄絮照片,留言稱「 又見雪飄過。」但亦有巿民自嘲「我個張(影到)有啲似發霉。」另外,有巿民分享元朗阜財街棉絮飄飛的夜景,笑指「我諗起我屋企隻貓都係咁(一年)365天甩毛」。

區議員:街坊長戴口罩少咗投訴

美孚九華徑及荔欣苑一帶山坡,亦有種植木棉樹,葵青區議員張鈞翹在facebook分享一張初夏棉絮紛飛,木棉飛如落雪般的場景,他指花季剛剛開始,棉絮飛落民居是自然現象,尤其是最近數天吹強風,棉絮到處飛舞的情況比較明顯,相信要待稍後下雨,情況才會有所收歛。他明白部分患鼻敏感的街坊可能對棉絮亂飛頗有微言,但相信只要食環署在適當時間勤加清理,不會構成嚴重衞生問題,又指疫情影響下外出長戴口罩,亦令街坊減少投訴棉絮問題。

有網民分享元朗晚上空中飄絮的場面。(Hazel Cheung fb圖片)

大埔區議會副主席劉勇威表示,廣福眼鏡橋附近種植較多木棉樹,每年行人路或單車徑對開草地均會出現積絮的場面,偶爾有街坊踩單車經過表達意見,指不慎吸入後會感到不適,但他認為棉絮飄落是自然現象,不同意早年有區議員向康文署提出斬樹保人的要求,「人同樹都係社區共生,好似大埔露鳥林一樣,有街坊投訴被鳥糞滴到頭,唔可能提出斬樹趕鳥,本末倒置地一刀切斬樹。」

另外,附近路面種植多達四十多棵木棉樹的上水馬會道翠麗花園,曾因落花及棉絮問題,早年由康文署於花季期間派人將果實摘去,以減少棉絮的出現,被外界批評形同將木棉「絕育」,當區區議員蔣旻正稱康文署近年改以保育名義,未見再有摘花,改由食環署工人密密掃走棉絮,相信今年亦會源用往年做法,幫忙清理跌落地上或屋苑停車場的落花及棉絮為主要目標。

+3
+3
+3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