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一毫子】一首籃球打氣歌 扶一把久別重逢的老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毫子,身兼填詞人及專業廣告人,一個跟大家一樣普通的籃球粉絲;但他選擇比我們多走一步,利用自己專業,為籃球這個「老朋友」切切實實地做一件事。他對於籃球的癡迷沿於1990年代,當亞視依然播映着《NBA地帶》,是米高佐敦(Micheal Jordan)效力的公牛大戰西雅圖超音速(現為雷霆)及猶他爵士的年代。跟籃球這個老朋友曾已經斷交一段時間,然而久別重逢後希望扶「他」一把。

「要有一個念頭很簡單,但要真實做出來卻不容易。」

曾經分別為香港足球隊和傑志足球隊寫出打氣歌「Come On Hong Kong!」和「We Are Kitchee!」的一毫子,今年為甲一球隊永倫寫出主題曲,成為本地籃球史上第一首籃球打氣歌。由一個想法到作品的誕生,4分25秒的歌曲製作足足歷時了365天,作曲、填詞、MV拍攝、美術設計、籃球總會的審批,一切的工作由一毫子親手策劃,有如親生子女般珍貴,不只是一個想法般簡單,他直言:「要有一個念頭很簡單,但要真實做出來卻不容易。」

(鍾偉德攝)

夢想用文字幫助世界

讀書時期,一毫子夢想是做一個「寫字的人」,用自己的文字幫助這個世界,這些他都一步一步在各方面實踐這個大大的抱負。在03年非典型肺炎在香港肆虐期間,一毫子曾填出一些諷刺時弊的詞,如《非典型廢柴》、《懵太主題曲》等,他笑言:「當時的香港人人都愁眉苦臉,經濟、環境差,張國榮又離世,香港沒有一絲足得令人快樂的事,我希望用一些輕鬆的歌詞說一些認真的事,令香港人開心一點。」從一些負面的諷刺意味走向現時運動打氣歌的風格,不僅是歌詞的變化而是一毫子也在歲月中成長,在填詞中得到了一些領悟,他笑言:「現在不會再做諷刺的歌曲,反而自己想法變得正面,可能受到運動團隊的影響『個人比較正氣』。」

(鍾偉德攝)

中五那年,會考失意的他,在感到前路茫茫的瞬間決定回家、換衣服帶著籃球到一個「萬里無人」的籃球場上思索人生。「這個球場很有趣,風景挺優美的,天氣好的時候更可以看到獅子山,所以我從小就深受獅子山文化影響。」一毫子笑言。一個未知去向的中學生,竟然不是到處找學校,而是去打籃球,他直言:「當年籃球在我最擔憂的時候扶我一把,我想現在是時候讓我來幫這個老朋友。」
 

(鍾偉德攝)

香港籃球有得搞!

「在香港做體育很可憐,他們就靠著一份熱誠和熱血堅持著,所以我想本著獅子山精神,『幫得就幫,不計回報』」。香港的運動培訓、發展等,都落後於不少地區。「例如香港球隊沒有門票、週邊商品的收益,球員在訓練和比賽以外,仍需工作維持生計,甚至本地球場的選擇和資源分配方面,都一一影響著籃球事業的發展」。雖然回報是如此的不成正比,但本地從事運動行業的人卻從不在逆境中放棄,甚至比其他人付出更多的心機和時間,為籃球界默默耕耘

一毫子寫出香港籃球史上第一首打氣歌。(鍾偉德攝)

用另一個身分重遇籃球這個「老朋友」,本着香港人的獅子山精神出手為「老朋友」做一些事,一毫子直言:「香港人的想法有時候就是太悲觀,認為香港籃球事業『無得搞』,但我覺得有危自有機,香港籃球『有得搞』!」從一首打氣歌開始,目標只是引起一點點回響,「不論是作為球隊的文化傳承還是給球迷的一份禮物,希望一石能擊起千重浪,有更多球隊都一起做這件事,撐起香港籃球。」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