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一・ 楊仲翹】「我的價值是零」 捉緊要我奮不顧身的機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生,可能沒有什麼最好的決定,也只可以在決定後做到最好。「choose your love, love your choice」(選你所愛,愛你所選),人生大概就不會有太多遺憾。

新組班的飛鷹,今季經歷甲一的大風浪,可能是大家心中的「魚腩」,但打到季中,他們的活力和熱血,大概足以彌補大家的負面觀感。新丁的一員楊仲翹,今年22歲,總稱不上是「小朋友」,就讀教育大學的他已在大專場征戰多年,加上去年曾效力建龍,一年的甲二經驗,今年終於走上甲一。

楊仲翹,今年22歲,也又稱不上是「小朋友」,就讀教育大學的他已在大專場上征戰多年,今季卻是第一年踏上甲一的台板。(鄭子峰攝)

魚腩又如何 只要打出決心

今季的飛鷹人事大變,剩下寥寥可數的舊將帶著大半剛打上甲一的「小朋友」,經驗和實力都不如以往,但過去多仗中卻見活力十足,新人事,果然有新球風。可能很多人都覺得這班小朋友並不值得一個甲一的位置,但值不值得不是別人說了算,「在這裏,我們每人的價值都是零,就更要打出自己的價值」。開季後至今經歷5場聯賽,4負1勝,那一勝當然刻骨銘心,畢竟是這隊的首勝,也終於可以證明自己的一次。回想聯賽前組班的第一次練習,楊仲翹笑了笑:「第一感覺是很散,比我想像中散,第二感覺是不是想像中差。可能很多人覺得我們未夠班,但事實就算是學界的小將,都被鄭sir(鄭學來)迫出潛能。」

很散,又何以被稱作一隊?能有現時的化學作用,教練是飛鷹的靈魂關鍵:「鄭sir常說我們是『同門師兄弟』,同枱食飯但各自修行,各有各強弱和要加強的地方。」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在飛鷹,人人待遇平等,也有着同一個想法,場上無分你我,只想要勝利,哪怕只是一場都要人跌眼鏡。「他老人家到現在也要站出來,帶我們一班未有甲一水平的小朋友,但他都仍然用120%的力去幫我們,也只可以做好自己,令他滿意。」可能現在的飛鷹窮得只剩下活力,偏偏激發大家同心協力的鬥志,誓要絕地求生。

可能現在的飛鷹窮得只剩下活力,偏偏激發大家同心協力的鬥志,誓要在絕地求生。(鄭子峰攝)

球隊最好的狀態,就是不同年齡和歷練的球員都可以各施其職。夾在兩代之間,22歲的楊仲翹說老不老,說小又不小,可以說是一個尷尬的位置,但他又很清楚自己的「功用」。新手上路,但見出場時間卻不少,更不時正選上陣,少不了為球隊跑箭頭和控場:「在前輩面前我是小孩,我要代替他們去拚命追每一球,在比我小的面前我又可以用我的經驗控制節奏;角色可以很中間,不是其他人般明確,但我可以做的事就卻更多。」加入飛鷹不過兩個月,但他已感覺到自己有微妙的改變,「加入飛鷹是我籃球生涯中做得最好的決定」。

不要想機會可能為自己帶來什麼

如果有一個機會放在你面前,條件是要奮不顧身,你敢嗎?「當我知道我可以去(飛鷹),我心中已經急不及待想去,不論他跟我說要簽多少年,我都會一定會答應,因為是一個機會。」不是人人都可以有,當擁有的時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捉緊,他深明這個道理:「機會不是人人都有,當機會在我面前,不是去想這個機會可以給你什麼,而是怎樣握緊它。」可能他不是做了最好的決定,但只有雙手才可以為自己創造一些事,不是機會。

可能楊仲翹不是做了最好的決定,但只有雙手才可以為自己創造一些事,不是機會。(鄭子峰攝)

「如果這一次放棄了,我可能一輩子都打不上甲一。」楊仲翹砍釘截鐵的說出這一句,解釋他了一個不被認同的決定。(鄭子峰攝)

「如果這一次放棄了,我可能一輩子都打不上甲一。」楊仲翹砍釘截鐵說出這一句,解釋他了一個不被認同的決定。四年,從那天開始,他執意留在飛鷹四年:「很多人都說不好,會問年輕為什麼不去其他地方拚一拚?」他接着說:「也許我只是純粹喜歡打球。」單統的愛,楊仲翹從頭到尾只是想打球,即使打上甲一,為的都不是那一季的五位數字。

甚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有的只是一腔熱血。(鄭子峰攝) 

畢業年前的最後任性

「四年不是問題,大家只是覺得,什麼都沒有的四年才是問題吧。」沒有班主,表示沒有資源和福利,甚至連第一年的球衣都不是屬於自己的;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有的只是一腔熱血。有人說可能連甲二都可以提供一個更好的待遇,哪又有何條件吸引他們加入?「可能我們很『傻仔』,在大家心中我們這樣做很『蝕底』,但就算我知道將會什麼都得不到,我還是會選這條路。」很是任性,但任性卻是青春的專利。

來年將是他的畢業年,本來所有的任性和自由都會在這一年成為絕唱,但他用這個方法,在絕地延續自己的青春。「大學也快讀完了,下次再有機會的時候,可能我的想法也不再一樣;現在是最自由最可以控制自己生活的時候,一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就算只剩一年的輕狂,又何不抱住最後的任性,為自己努力一次?一句「馬死落地行」,他選了一個迫自己再辛苦都要走下去的方式,走出社會後還是要記住當初親手做的決定,特別是對將要成為體育老師的他,別具意義,「將來想告訴學生,你喜歡的事不一定因為錢,可以不為錢地去做一件事,因為既然是自己喜歡的,就不要去計較代價和價值」。

在飛鷹 找到一個新的自己

「場上場下,我從不是一個好勇鬥狠的人,求勝心不強又被動;曾因傷患而有很多顧慮,只要能在場上『行行企企』就感覺自己能勝任些什麼……」的確,他不愛出鋒頭,又不是會搶攻的球員,他成就隊友,卻忘了自己都可以做一些事。「鄭sir是第一個指着我的頭罵我的人……」以前不多做,就不會多錯,但保守的球風在飛鷹並不可取,因為沒有什麼值得去保守。「比我小的,教會我不怕死,不要想太多,每一球都拚了命去做;比我有經驗的,教會我閱讀球賽,他們知道什麼時候該去不去,態度又很正面。」

短時間內,飛鷹改變了他,或是可以說讓他思考更多:「不是要抹煞以往努力的一切,但現在我有了新的方向,一個新的自己,是一個會加操的自己;現在知道,練球也不只是練8至11三小時的事,獲得的比以前更多更多。」最後,他笑了笑:「現在打球,終於會從頭濕到腳了。」

的確,楊仲翹並不是愛出鋒頭,又不是會搶攻的球員,他成就隊友,卻忘了自己都可以做一些事。(鄭子峰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