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追籃.馬丹鳳】不愛美只好強 學界的句號 卻要畫得完美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愛美是女生的天性,小至中學就開始學會打扮,淡妝濃抹,街上卻獨缺素顏。從不花枝招展,但走在路上,她是焦點;只想低調的走,「但你長得一點都不低調。」我說。「我知道⋯⋯」她無奈的笑笑。
她是有那麼一點特別,一點高調。
效力甲組安邦、剛以港隊身份出征亞運,漢華中學女籃隊長, 一個身份一個證明,擺脫「廢高」兩字;當大家都看得見她,一個有潛力的女子籃球員,但我想回歸初心,去看看只是一個小女生的馬丹鳳。

1.83米的身高,走上場還是有殺氣,雖然不是重量級中鋒,瘦削的小妮子還是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鄭子峰攝)

雖然有一點黑眼圈、一點暗粒、一點點瑕疵,擦去滿面汗珠,她確實是美女。1.83米,模特兒的身高,穿上牛仔闊腳褲和入膊的白背心,看來特別修長和清純。卸下球衣球鞋,長髮及肩,在此之前,我大概沒有見過馬丹鳳這一身打扮。「不是你叫,我真的很少打扮,沒有化過妝也沒有穿過高跟鞋。」唯愛波褲和T-shirt,連上學都不穿校裙才叫竭斯底里,「剛到漢華,我每天穿運動服,久而久之就被訓導盯上,迫不得而我才穿裙子。」穿裙子的不方便,不能張大腿坐,又要顧及儀態,我懂,女生們都會懂。

也許會覺得馬丹鳳太瘦,太單薄,但技巧和靈活還是應付得來,只是有時候會比較吃力。(鄭子峰攝)
馬丹鳳的人生,可能真的不必擁有高跟鞋,一個高的視覺除了身高更是心態。(鄭子峰攝)

「有男生追求嗎?」她不自覺抬頭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沒有男生吸引到我,不過沒有打算拍拖,緣份來了自然會有。」她笑得雙眼彎彎的,手中玩弄著球衣:「時間要用打球、玩還有睡覺⋯⋯對了,還有讀書哈哈。」她接著分享:「你知道嗎?通常U18都會在林士德練,特別辛苦,唯一的動力就是練完可以到葵廣喝珍珠奶茶。」一星期練6天的球,是我在亞運出發前聽到的數字,有時候一天要練兩課。

打球的女生,不一樣

打球的女生都有一點不同的氣質,即使是美美的她們總是有「男仔頭」的爽朗;身處「女仔堆」也不改變甚麼:「我家這麼多女人,卻只有媽媽會化妝和有高跟鞋。」一家有八千金,就是女校會玩得特別瘋的原理,「小時候,家裡太多人嫲嫲管不了這麼多,我們都是到處跑跑跳跳,又會打架。」所以就連要坐在家裡打扮都「坐不定」,而馬丹鳳不知道甚麼是「扮靚靚」:「以前會想穿閃閃的公主裙,現在當然沒有;路上很多女生都會穿甚麼一字膊、露腰的上衣和小短裙,我通通都不喜歡,更別說化妝,我盡量casual就可以。」訪問中近半小時的girls talk,粉底、唇膏?我們都不會,只是談著改善皮膚的方法;不需要美白,只要能清潔和補濕,讓皮膚舒服那就可以。

馬丹鳳的最愛,除了籃球是水果;「家裡有多少水果我都吃得完。」她笑笑,所以她帶了一個蘋果到來。(鄭子峰攝)

不要看她瘦瘦的,不管體能還是心態,這女生是挺硬朗的。她說是進了漢華的改變,「翁sir著重執行性和專注⋯⋯」不必重複,只知道漢華出品,「唔打得都捱得」,特別是今年,馬丹鳳要更強大,更獨當一面。「每一年都會有這種情況。」突然變了氣氛,無奈的說出這一句,守不住讓自己最有安全感的陣容。漢華今年主力陣容,羅家誼和李卓伶畢業,周敏和劉君彤也因年齡限制未能披甲,最後只剩下她。

換一套衣服,女殺手成了鄰家女孩,馬丹鳳不止得一面。(鄭子峰攝)
人生中,有多少你穿得起的球衣?一邊是大姐大,一邊是小朋友,是球隊中角色的不同。(鄭子峰攝)

曾經我能放手一搏,是因為有她們

馬丹鳳自己都已是一個重要的得分點,但給隊友和她無形的安全感卻是不能言喻,有她們震攝全場,馬丹鳳能無後顧之憂地得分。「我想去年我們的精神領袖有兩個:周敏和羅家誼。」兩個外圍能手,一個善鏟,一個能射,速度帶領著球隊的節奏。「家誼很有鬥志,當我們低沉的時候,每一次都是由她帶起我們全隊,讓我們重新打起來。」順境不難,如何招架逆流才是學問。

鬥心的點燃外,馬丹鳳還需要一個穩住軍心,讓她安心的人。「不要看她平時不太講話,在場上不是主力得分⋯⋯」或許,周敏在場上不是搶分,卻有着不同的角色,司職小前鋒的卻不時要客串大前鋒,充當控球,甚至是快攻的箭頭;可能呼聲不是最大,卻很重要。「她所做的串連很重要,暫時真的找不到一個人去替代她。」一下子自己要學會長大,學會更獨當一面:「今年,我要學識家誼的鬥心和周敏的串連,學會更有自信,因為我是隊長。」

被罵是常事,但心態比較成熟的馬丹鳳,不開心很快就不記得。(鄭子峰攝)

盡力,只為不留被人批評的空間

「但我一直都很依賴隊友,本來就是一個需要隊友配合的人。」過去的兩年,再多的難關,再苦的日子,都有她們:「原來這麼快就和她們過了最後一場比賽⋯⋯」馬丹鳳語畢,忽然低下頭靜止一刻,我下意識說笑講出一句:「不要哭。」拍拍她的肩,斗大的淚珠也被碰得掉下來。「連我自己都未必信自己。」是隊中最有經驗的人,她很堅強卻也哽咽起來:「今年打得很舒服,但不是每一年每一次都可以有主力撐起全隊,接下來的挑戰真的很大。」小將終需長大,不要讓自己習慣坐著打氣,「不止打好自己,要突破要進步,隊友的錯都是我的錯。」她,還是有期待的。

「今年是我最後一年學界,只想這個句號可以畫得漂亮一點。」連續4屆學界港島區第一組別女甲冠軍,精英賽頭四的常客,誰也不願成績倒退,特別是自己的畢業年:「不可以到我這一屆就守不住。」弦外之音,她一定備受批評,不認同的聲音有時候真的讓人灰心,「我只想努力一點,聯賽打好一點,留在港隊,證明給別人看,我是值得這個位置的。」多了身份,讓人多了期望,也多了壓力,是不是就不可以做得不好?「我不想讓人失望,因為我最怕就是讓人失望;越看不起我,就越要好好證明。」亞運過去,現在着眼的就是學界,不能敗在自己手中,「大家都會覺得我已是港隊,如果我輸了,自然會有更多人說我不是,我不能讓人有機會再批評我。」

「18歲,卜卜脆」,但時光不留人,馬丹鳳只想打球,用盡時間在籃球場上。(鄭子峰攝)
+3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