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籃】陳欣汶淡定攀過低谷 甲組學界就是不一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次敗陣,可以讓重新了解自己;一次失敗,可以找回對勝利的渴求。

對學生球員說,一次的DSE,就是重新開始。

陳欣汶兩年來在協恩擔起大旗,完成精英賽的七連霸後,收心養性閉關「鋤書」,甚至缺席整個銀牌賽。歸隊後,再戰女甲卻顯得相當手緊,直到對上均安,陳欣汶在關鍵的下半場挺身,連取13分奠勝。在錯失一勝之後要打入四強,接下來的每一場,對偉邦而言都相當重要,拿下均安一仗可是為球隊打下強心針,而陳欣汶(Yanni)也自然成了該場的「X-factor」。

「考完之後我一直不太敢進攻,這可能是DSE後打得最好的一場甲組吧。」坐着一邊脫下籃球鞋,額頭上的汗珠沒有停止往下流,Yanni邊喘氣邊說了這句。三分球,「手起刀落」一球接一球,信心從每一球之間建立,隊友的每一句都深深影響Yanni的決定:「今場隊友不停的提醒我:『要放膽去射』,她們的鼓勵和教練的信任很重要。」因為自我感覺不好,不想當球隊的「老鼠屎」,接了球第一時間不是瞄籃,而是瞄着隊友:「好多時候有機會都會想分多一點給隊友,甚至是剛回來練球連自己『空晒』都不敢上。」Yanni憶述。

DSE過後要重執對籃球的感覺,陳欣汶心知道自己手感不好,信心不足,還是只能逆來順受重新出發。(張倩儀攝)

手起刀落,這一場的三分球陳欣汶射得跟學界時候一樣俐落。(張倩儀攝)

不起手就不會「炒」,不做就不會錯的概念,上場就為了傳球?「我知道上場的時候一還是要擔當得起得分的工作,她們都一直提我,我也是有能力去得分。」難道沒有練習太耐感覺都追不回來?Yanni心裡知道,隊友也知道不是感覺的問題:「很多人都說我不是手感不好,只是自己信心不足。」

要不是因為陳欣汶第三節的爆發,均安對偉邦這兩隊實力相當的對碰,到尾段或許會很難打。(張倩儀攝)

你可能會說協恩在學界打遍天下無敵手,沒什麼會令作為前隊長的Yanni失去信心,但甲組就是不一樣,對抗性和技術層面都比學界更上一層,畢竟女甲球員經驗更多,處理球的手法更成熟。另外就是角色:「 學界的時候自己作為一個隊長或領袖,責任大,心態上會覺得一定要站出來,但現在在甲組還是未有這個心態。」

教練的信任,隊友的支持,讓陳欣汶用半季的時間找回自己。(張倩儀攝)

剛回來打球的時候,接到球都只追着隊友來傳,也不想自己發動攻勢,因為會怕。(張倩儀攝)

隊中不乏師姐、前輩,難怪會依賴,但Yanni也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不斷提自己一定要站出來,有頹廢過,因為不是太找到自己在球場上的角色,感覺和以前很不同。」她擦一下流到面頰的汗說:「自己狀態愈低就愈要多花時間。」過完今年,將要踏上大專之路,告別協恩也等於不再有人迫你去努力,畢竟長大後很多事都要靠自發,現在也許就是一次預習。「自己要學會鞭策自己,要自律保持自己的狀態,始終大專後就再也沒有協恩般高強度的訓練。」逆境和低谷才是成長的所在地,這一次Yanni攀過去了。

因為長大後,很多事情都要學習著自己去應對,這是第一個挑戰。(張倩儀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