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欣汶挑戰NCAA丨協恩籃球猛將過江 兩代鐵娘子的「一殼眼淚」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早上9時,協恩中學。
陳欣汶(Yannie)走上斜路到達籃球場,一見教練任明敏(Miss Yum),輕輕叫了聲:「Miss Yum。」
或許是知道來龍去脈,總覺空氣是凝住的,直到Miss Yum說:「最近練成點呀?」
一句關心卻帶點陌生的問候。
6年的師徒,Miss Yum相伴笑過喊過的日子。但這次Yannie赴美外闖,老師在過程中只參與一半,給學生保留一點空間。
「陳欣汶赴美挑戰NCAA」,一件籃球人眼中的開心事,其實是「一殼眼淚」。

年初,疫情中難得的喜訊,傳遍籃球人的Instagram:陳欣汶(Yannie)準備赴美挑戰NCAA。剛剛(8月28日),Yannie終於抵達美國,展開追夢之旅。

前協恩中學隊長,連霸6年學界「四冠后」,學界邀請賽和精英賽共包攬3次最有價值球員,苦讀考入中文大學,轉戰大專和甲組,也是港隊一員,20歲的Yannie籃球、學業兩全其美。

Kobe與我|籃球就是不顧一切追求進步 兩師徒的協恩之道

陳欣汶外闖的決心之大,要她硬頸一次。(黃舒慧攝)

「阿Will問我:你想去外國打球嗎?」

前協恩體能教練盧永君(Will)一句,Yannie開始了趕頭班車由大埔出黃竹坑練球、日復日留守球場和健身室的生活。以能力和拼勁,Yannie在香港女籃中數一數二,能夠外闖,絕不意外。

大年初一,Yannie收到波士頓Emmanuel College女籃教練的視像來電,聽到被錄取的消息,忍不住大哭,嚇倒剛回家的媽媽。「開心到喊,又擔心到喊。」Yannie笑說。

成為香港首名獲得美國大學獎學金留學兼挑戰NCAA的籃球女將,Yannie收到上千的讚好、回不完的祝福留言和分享,卻求之不得Miss Yum的一個認同。

兩人在選址上有矛盾,也是不易解開的結。(黃舒慧攝)

一向是協恩籃球隊的模範生,Miss Yum眼中的好球員、好學生、「乖女」,可能是第一次感受到Miss Yum的失望。

「我覺得她可以有更好的選擇。」Miss Yum直接道出兩人矛盾所在。

Yannie一心想到籃球最強的國家挑戰響噹噹的NCAA;Miss Yum卻考慮更多學校、學業、環境等的因素,認為加拿大是更好的選項。

Yannie一心想到籃球最強的國家挑戰響噹噹的NCAA。(張倩儀攝)
但Miss Yum考慮更學業、環境,這可能都逆了Yannie的意。(張倩儀攝)

當然,美國或加拿大,沒有好和不好的絕對答案,但足以變成兩人之間的矛盾。Yannie說起也有些慽慽然:「我想不算是隔膜吧?但中間有點冷淡,沒有再就留學的事溝通。」明知各自的立場不會變,大家就後退一步,Yannie堅持訓練,繼續以美國大學為目標,Miss Yum也不再加把口,左右她的意願,始終影響了關係。

「我知道她為我好。」我們對坐在小花園,Yannie想起中學六年和Miss Yum無所不談,再想到過去一年的距離,她斗大的淚珠落下,勉強笑着,吐了吐舌,但仍滴濕「協力藉恩」T-shirt的衣襟。

「或許是覺得我的決定不夠成熟,但難得自己有一個明確方向,不想被任何因素影響。」和香港相比,美國籃球是另一回事,從身體強度、訓練配套,以至當地球員的堅韌程度,都是我們無法想像:「Zoom和當地教練聊天,講到球隊和籃球哲學,我很佩服他們對籃球的投入和熱誠,即便只是一件很小的事,都可以做得很仔細。由教練、幾個助教、體能教練,是一整個團隊。」Yannie堅持是想要體驗這樣的籃球,而這在香港根本無法感受。

Yannie心中的籃球,規模遠比香港可以提供的大。(張倩儀攝)
+9

Yannie的家人跟Miss Yum一樣,更看重當地安全問題;Yannie明白,但也知道自己不會讓步。或許能在NCAA落到名,可能打出名堂,也可能失敗,她做了這個選擇,就有心理準備:「有機會失敗,但我盡力去試,不會後悔。」

平日乖巧的她,這次想硬頸一回,Miss Yum怎會看不見?

協恩六年,沒有比賽的日子一周練三課,每課約三小時,另外午飯時間繼續練習,有晨操有晨跑;一年四大賽,訓練量無疑是倍增。脫離協恩與Miss Yum的管理,她反而為了這目標更自律。這些日子,她放棄多少籃球以外的生活,瘦瘦的身軀練成可以負重引體上升,肌力提升體脂下降,這一年,多不容易。

瘦瘦的身軀練成可以負重引體上升,肌力提升體脂下降,這一年,多不容易。(Yannie Instagram)
Yannie願意為籃球做任何事,Miss Yum怎會不知道?(張倩儀攝)

「一心想出去(打球),這是她的夢。」Miss Yum眼眶紅紅,淚在邊緣晃動,最終還是忍住不流。Miss Yum很坦白,她為Yannie選校的事傷心過、哭過,「成日都想細路可以有更好去更好的」、「是不是可以選擇更好呢」;Yannie在旁低頭聽,沒有回應,直到Miss Yum說:「最終她做的選擇,我會尊重。我知道她一直以為我氣她,但沒有。」

Yannie點點頭,微笑。

「Miss Yum就像我家人一樣,未必支持我去美國,但會支持我的夢。」她知道,因為Miss Yum就是一個認為美國不夠好,但仍會幫她調解家人關係的人。心事一口氣說完,感覺她一身輕,將積存已久的眼淚都留在協恩。

雖然Yannie最後還是決定美國,但Miss Yum仍然會支持她追夢。(黃舒慧攝)
+9

「條路自己揀,跪住都要捱埋佢。」話鋒一轉,Miss Yum轉頭看看Yannie,再說:「帶不到她拿一個甲組冠軍才放她走,可能是一個小小的遺憾。」引得Yannie大笑。雖然不捨這又勤力又乖的球員,球隊亦因而重整,但放手讓學生外闖,必然是最快的成長方法:「人唔喺我隔離就唔捨得㗎啦。」Yannie則在處理留學事情後,更懂Miss Yum和協恩的好:「最唔捨得你幫我plan好、準備好所有事,現在要靠自己。」

「原來溫室是我造成,準備得太好,都是我的錯。」

「唔係唔係……」Yannie急着說。

「原來溫室是我造成,準備得太好,都是我的錯。」(張倩儀攝)

「想要進一步要去看不同的世界。香港隊數少,比賽少,競爭細,Yannie懂得看到對手的長處,去模仿別人,首先要更強的對手。過程困難不要緊,就算沒有機會上場,打得很辛苦也不要怕,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Yannie讓香港女籃球員知道,自己可以有其他選擇。」Miss Yum坦言。

Miss Yum說過,學生的成功就是自己的成功。(楊宇翹攝)
互送一份禮物。(黃舒慧攝)

就如Miss Yum所說,香港籃球競爭細,即使是她管理的協恩籃球,有時候是一座溫室,籃球路太多成功,太少失敗,也太少自主機會。外闖路不易,但Yannie本來就是一個會給自己很大壓力的完美主義者,所以,Miss Yum更擔心她面對挑戰當下的情緒。

「容易哭的,但好在會找別人聊。遇到失敗的當下,可不可以自己很堅強的處理?我覺得未必,最重要的是遇到困難時記得找我。」走到彼邦人生路不熟,如何適應生活和籃球,Yannie面前全是未知,只知發生什麼也好,背後還有Miss Yum這個人生導師。

Yannie面前全是未知,但仍有Miss Yum在旁。(黃舒慧攝)
(黃舒慧攝)

「考慮一下送不送你機,8月尾我好像很忙……」

「喔,好呀,無所謂。」兩人笑成一團。

最後Miss Yum還是出現在機場,和Yannie深深一抱,還手拍了拍她的黑色鴨咀帽,示意到美國要加油,哭得眼紅紅。

(劉芳盈提供)
(劉芳盈提供)
(Yannie Instagram)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