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博客咁睇波】思念是一種病 缺了橙色的歐國盃

撰文:撒拉夫
出版:更新:

今屆歐洲國家盃同之前幾屆比,有乜唔同?這個問題,跟女伴問你「我今日有乜唔同」一樣,點答都死。
說白一點吧,今屆決賽周,少咗隻色。(踢波喎,關顏色乜事啫!)
唔知?即係話,你不是特別喜歡或留意這隻色吧。
好吧,故弄玄虛完畢。今屆廿四強,少了橙色,代表荷蘭的那隻顏色。

荷蘭國家隊於1988年以2-0擊敗蘇聯奪得歐國盃冠軍。(Getty Images)

橙迷生涯由98年世界盃開始

1988年是我的第一屆歐國盃。那年決賽,我較傾向橙軍對手蘇聯,因為他們86年世界盃實在搶鏡。然而這一年荷蘭「三劍俠」光芒四射,決賽上半場古烈治的炮彈頭搥,下半場雲巴士頓的零角度金球,註定由歐洲足球先生貝倫洛夫帶領的蘇聯無運行,這次亦成為「北極熊」在國際球壇散落的最後餘暉。

廿歲前仍未「揀好」心儀球隊,德國、意大利(其實是喜歡巴治奧多一點),始終沒有「交心」。直至98世界盃,朋友「慫恿」我,捧荷蘭啦,很快便「落疊」,還真金白銀買了第一件國家隊球衣。我還記得那一年身高手長的雲達沙,多才多藝的高古(決賽周由前鋒踢到左閘),永不言倦的戴維斯,當然少不得瀟灑柏金接應法蘭迪保亞那記超級長傳後一腳射死阿根廷一幕,這一球令我嗌到第二天失聲。(無呃你!)

我的悲情橙迷生涯,就此展開。

2000年歐國盃四強鬥意大利,荷蘭締造了可能是現代足球史上最離奇一幕:一場射失五個十二碼(法定時間兩個,互射十二碼三個);
四年後首戰捷克,樣似三十原來得二十歲的洛賓令人驚嘆,艾禾卡特下半場卻把他收起,結果領先兩球下反勝為敗,再於四強栽在葡萄牙手中;
08年分組賽三戰全勝猶如水銀瀉地,卻在八強輸給艾沙雲;
至於四年前,不想回憶未敢忘記,我未見過一支那麼糟糕的橙色兵團。

荷蘭於今屆歐國盃外圍賽落敗,緣盡2016歐國盃。(Getty Images)

表現飄忽 緣盡歐國盃

上世紀末的荷蘭,最常聽到的是更衣室不和,近十多年似已不復見,但在關鍵時刻,仍欠那份皇者應有的霸氣,更要命的是那股捉摸不到的飄忽。四年前歐國盃人腳很差嗎?絕不是,結果三戰皆北;兩年前世界盃被低估,竟又可把狂牛兵團殺個片甲不留,還有速度與年齡成反比的洛賓,和專程入來撲十二碼的告爾。到這屆決賽周增至廿四隊,外圍賽小組第三仲有機爭出線,再看抽籤形勢,那刻若有人說「荷蘭出局啦」,我肯肯定會回敬一句「黐線」。

結果呢,原來真係衰到第三都無。

荷蘭失落今屆歐國盃,球迷失望離場。(Getty Images)

要贏人先要贏自己

十六年前「荷意之戰」開賽前,某評述員講咗一句,我到今天還記憶猶新:「意大利贏唔到荷蘭,但荷蘭會輸俾意大利。」那場落敗後,我仍不明白這句九唔搭八的話到底點解。時光荏苒,人變得老練,我亦終於參透箇中玄機:荷蘭多年來一次又一次傷透粉絲的心,不一定是對手出色;更多時候,其實是自己戇居,與人無尤。

明白這句話,做「荷蘭躉」反而可以豁達一點,「佢地就係咁囉」,就如當年Lee Ann在廣告中問黎明:「我係咪好任性呀?」金句王回應一句:「係!不過係我揀嘅!」

我無講大話,今朝返返下工,無端端哼咗段音樂出來,好似好熟,但一時又諗唔到係乜,再諗下,「會唔會係嗰首呢?」

維基百科一下,竟然真係,荷蘭國歌《威廉頌》。我即刻忍唔住爆咗句,黐線。

思念,是一種病。

荷蘭國歌《威廉頌》節錄(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