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博評】「黑貓」的第九條命:新特蘭的沉淪之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許多阿仙奴球迷投訴,球會在領隊雲加領導之下毫無寸進,好像墮進永劫循環般,歷經二、三月連番失利後回到聯賽第四的位置去。

其實,在英超還有另一家陷入永劫循環的球會——新特蘭,一直位居護級邊緣多年,卻鮮有突破。如今,這循環快將終結,因為位居榜末的他們離降班之期不遠矣。

現任主帥莫耶斯縱有限米煮限飯的能力,但在球會欠缺財政基礎之下,根本無法通過買人改進陣容。(視覺中國)

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新特蘭本來有一番亮麗的光景。六年前(2010/11球季),他們一度攀升至聯賽上半版。雖然這跟球會歷史上六次頂級聯賽冠軍錦標(當中三次是在19世紀取得的。最近的錦標當追溯至1973年,他們擊敗全盛時期的列斯聯取得足總杯冠軍),尚有不少的距離,但是「黑貓」兵團總算在高低起伏之間穩住陣腳。一眾非洲外援如基恩、施斯隆、艾姆哈迪,加上借將韋碧克、基蘭李察臣、當家射手戴倫賓特、馬白蘭基和新星佐敦軒達臣,這陣容理論上應當有一番作為。但此後數年,美國班主索特(Ellis Short)卻無法振興新特蘭,相反卻有每況愈下之勢。

現任主帥莫耶斯縱有限米煮限飯的能力,但在球會欠缺財政基礎之下,根本無法通過買人改進陣容。如是者,許多人都把矛頭直指索特,認為黑貓兵團沒有起色的原因是他已經關掉水喉。但是,如果大家回顧索特這些年來對球會的投資,就會發現以上的看法是片面的。根據知名財經博客Swiss Ramble在撰寫的財報分析,索特向球會提供無償貸款達9590萬鎊,而且更清理了前任班主Drumaville公司留下的債項,因此保守估計他已經為球會投入共約1.3億鎊。更況且,基於英超短期成本控制規例(Premier League Short Term Cost Control Rules,是英超聯盟嚴格限制球會整體虧損額度的做法,萬一有球會每季虧損額超過3500萬鎊,要面臨罰款、聯賽扣分或轉會禁令等懲罰)的掣肘,索特不可能一如以往通過向球會借貸,改善其財政環境。與其說索特沒有注資,毋寧說新特蘭對索特過分倚賴。

在近十年來換了九位主帥,使球會不斷買人、換血,無論在打法、陣容以至戰績方面無法穩定,形成了惡性循環。(視覺中國)

新特蘭真正的結構問題,是在於球會的盈利能力的確低下——一如六年前球會主帥布魯士所言,班主的投資的確慷慨,但是球會總不能指望他每年掏出3000萬鎊。根據德勤會計師行的數據,新特蘭在14/15球季的年度財政收入(1.01億鎊)位居全球第25位,但英超電視轉播合約的收益(6910萬鎊)已佔其大宗,而門票收入(1080萬鎊)和商業收入(2120萬鎊)始終和其他前列分子相距甚遠。另一方面,這家東北球會的負債,也由13/14季度的9280萬鎊升至1.39億鎊。除了面對盈利能力的考驗,新特蘭的工資總開支要降至6700萬鎊以下,才可以符合FFP的規定。因此,這也解釋了為何新特蘭在過去兩個轉會窗無甚作為:一來無錢可使;二來即便有錢買人,也要大力把球員兜售,才可以使球會免於財政限制的泥沼。

要勒住成本、又要永續留在英超,球會更不可能在轉會政策失了方寸。偏偏他們在近十年來換了九位主帥,使球會不斷買人、換血,無論在打法、陣容以至戰績方面無法穩定(近三季聯賽排名分別為第14、第16和第17位),形成了惡性循環。加上索特所託非人,球會不斷引入高價水貨,像積洛維(Jack Rodwell,以1000萬鎊加盟球會後無法打出身價)和艾迪杜里(Jozy Altidore,上陣42場聯賽只入1球),使原本的財政劣勢雪上加霜。

對於新特蘭而言,今季的慘劇只是過去數年「積患」的大爆發——沉重的球員傷患同時體現球隊板櫈深度比以往更不足,而其他護級競敵(水晶宮、史雲斯和侯城)的實力亦因為換帥和增兵而提升。俗話說貓有九條命,而向來命硬的「黑貓」卻已活到第九條命,終結這個永劫循環。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