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貨一物】Fendi Karlito USB手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逢開季,各大時尚品牌便會寄出當季新聞稿給傳媒。以前,品牌多用CD存下文字和圖檔;近幾年,紛紛轉用USB手指或雲端存儲。

Fendi Karlito USB記憶體。

比起用完即棄的CD,可循環再用的USB似乎比較環保?答案視乎你用到多少次,例如之前便有指:一個棉製tote bag要使用131次,才能與膠袋一樣「環保」。最省資源的,當然首選雲端存儲,不過溫馨提示公關好友們,拜託不要再用wetransfer和sendspace一次過傳來幾百MB至1GB不等的.zip檔好嗎?有時記者只不過需要一、兩張照片而已,若你們高抬貴手用dropbox或google drive之類容許用家選好個別檔案才下載的平台,實在功德無量。

Fendi Karlito USB記憶體。

說回USB,雖然小巧便攜,但有指其市場已日漸萎縮,因為電腦需求下滑,雲端存儲的迅速發展也是致命關鍵。如今,USB的定位更像贈品,不過,若是出自各大時尚品牌之手,其身價便不可同日而語,除了設計精美,部分更屬非賣品,更顯矜貴。

例如我近年其中一個珍藏的USB,來自Fendi。大家還記得2014年秋冬季的Karlito嗎?對,就是時裝騷上,Cara Delevingne拿著出場的那個Karl Lagerfeld肖像吊飾。《WWD》曾指產品一曝光便有600人在waiting list上,說的可是每個索價£934(以今天匯率計算約9,400港幣)。老實說,我抗拒皮草產品,而Karl爺以自己肖像製作公仔出售,也是自戀得教人無語⋯⋯但當換成迷你版的Karlito USB後,模樣可愛多了,我還是忍不住把它珍藏起來。

令不愛儲物的我願意保留的,還有錶芯狀的Piaget USB、手袋造型的Kate Spade和Furla USB;以及Nirav Modi的大象造型USB,既可作為紙鎮,象鼻更可掛上戒指,一物三用。當然,外形吸引的總是收藏多於實用,平日最常用的,肯定是體積小而容量大那些。

手袋造型的Kate Spade和Furla USB記憶體。

若說一般人有10隻(真)手指,USB有10隻傍身都實在夠有凸。那平日收到那麼多USB如何處理?只好一直送人,務求物盡其用,可惜當身邊人的需求都開始飽和(而且1、2GB容量的USB經常被拒),我想,不如大家都多多善用雲端存儲吧。

成堆的USB記憶體,十分浪費。認識我的朋友若有需要,不妨告訴我一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