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ute Couture:由18世紀到2017秋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法語Haute Couture的中文多譯作「高級訂製服」,可是「高級」一詞常被濫用,而「訂製」一詞也表現不出那份矜貴,聽起來不及原文霸氣。其實Haute Couture的定義受法律規範,須符合多項要求才可使用,連Karl Lagerfeld都形容高訂服是「時尚的極致」。

法國皇后Marie Antoinette向來以喜歡華衣美服見稱。(電影Marie Antoinette劇照)

高訂服的前世今生

如今,量產型的fast fashion每周推陳出新,速度快得教製造商、設計師以至消費者都喘不過氣,但回想工業革命以前,平民百姓都要自己縫製衣服,只有達官貴人才有本錢找人代勞,而當時裁縫並沒什麼社會地位,只是沒名沒姓的技工。至1770年至1792年間,Rose Bertin為法國皇后Marie Antoinette設計服裝,大家才開始有了服裝原來需要設計這概念。

1858年,英國衣匠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巴黎成立首間工作室,他擅長創作華衣美服,更重要的是他讓客人自選款式和衣料,再量身製作,定下高訂服的雛型,因此他亦被後世喻為「高訂服之父」。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Jeanne Lanvin、Coco Chanel與Christian Dior等設計師紛紛冒起,歐洲上流女性對前赴巴黎訂造衣服趨之若鶩。

Chanel 2017年秋冬季高訂服系列。(Chanel)

自1945年起,法國政府對Haute Couture定下嚴格標準,一個品牌要自稱Couture House和推出Haute Couture,必須獲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認可,符合多項條件,如服裝須為個別客人量身訂造,最少經過一次試身;在巴黎設立最少雇用15位全職員工的工作室;每年1月及7月巴黎高訂服時裝周期間發表系列,分別包括35套以上全新原創日裝和晚裝。

不只訂製那麼簡單

製作真正的高訂服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和時間,Karl Lagerfeld曾指高訂服不只是「訂製的衣服」,更關乎表現手法與剪裁等等,「你可以在家製作量少質優的衣服,但真正的couture機構⋯⋯只餘下很少。」1945年,合資格的Couture House有106間;近日舉行的2017年秋冬季巴黎高訂服時裝周,官方時間表上只有30餘個名字,包括正式會員如Dior、Chanel、Jean Paul Gaultier和Schiaparelli;特別會員(外國會員)如Elie Saab、Valentino、Giorgio Armani與Fendi;以及客席會員如Iris van Herpen、Rodarte和郭培等等。

Dior 2017年秋冬季高訂服系列。(Dior)

能夠應付得到高訂服要求的Couture House愈來愈少,而買得起、等得到的客人更是寥寥可數(由下訂單到起貨分分鐘要等半年),而且普羅大眾的打扮也愈趨隨意(這點其實並沒太大關係,反正一般人買不起,買得起也少有場合可穿),使高訂服市場看似今非昔比。

然而,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近年積極吸納新會員,一些品牌和設計師如Viktor&Rolf與Jean Paul Gaultier,年前更先後宣布結束成衣系列,為的就是擺脫主流市場的限制,專心發展高訂服,盡情發揮創意。今季,再有傳奇設計師Azzedine Alaïa在事隔六年後重返巴黎發表couture,也教時裝迷大為驚喜。也許物極必反,當大家穿慣一式一樣的倒模製作,看慣一年八個車輪轉登場的系列,更能用心欣賞和珍惜精緻而獨特的工藝。

2017年秋冬季高訂服

最新一季巴黎高訂服時裝周於7月初舉行,且看以下品牌有何佳作。

Chanel

+2
+2
+2

Chanel在巴黎大皇宮建了一個38米高的巴黎鐵塔作場景。(Chanel)

Dior

+2
+2
+2

藝術家Pietro Ruffo負責為Dior設計騷場,以詩意筆調重塑地球與天際星宿之奧秘。(Dior)

Valentino

+2
+2
+2

Valentino今季不少日裝均運用簡潔線條。(Valentino)

以「七宗罪」為設計靈感的手袋。(Valentino)

Giorgio Armani Privé

Mr. Giorgio Armani例牌要跟模特兒大合照。(Giorgio Armani)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