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行內人看米蘭時裝周:沉溺往事以外,能有新刺激嗎?

最後更新日期:

回顧整個米蘭時裝周,最大的記憶點必定是為Versace閉幕的五位神枱級超模。燈光一亮,五位風采依然的超模並肩走來,那氣場無人比擬。但沉浸在她們的台步以外,時裝周有新事物能吸引我們嗎?Methodology創辦人徐思倩(Glori)、造型師/時裝博客Veronica Li與時裝造型師Bhisan Rai與我們分享了對時裝周的看法。

對於今季米蘭時裝周,你較喜歡哪個品牌/對哪場騷印象較深刻? 為什麼?

Glori:米蘭時裝周最期待及喜歡的是Marni,撞到七彩,格子撞碎花、鮮紅撞鮮藍、綠底紅色印花,理應會看到眼痛,卻一點違和感也沒有。

Veronica:Dolce & Gabbana與Gucci最讓我印象深刻。他們很擅長於說故事,讓人很想把整個系列都買下來。

Bhisan:Prada時裝騷中不但看到新系列訴說女性主義的主題,還看到出色的剪裁,和過往經典女性卡通、藝術元素。Versace新系列完全是對Gianni Versace的致敬,1990年代標誌性的印花和設計都得以注入當代性。當然,最注目的還是1990年代超模Cindy Crawford、Naomi Campbell、Claudia Schiffer、Helena Christensen和Carla Bruni的閉幕走秀。Bottega Veneta設計師Tomas Maier是我最喜愛的設計師之一,這次也是我最喜歡的騷,一如既往地精緻又優雅。Jil Sander新創意總監Luice與Luke Meiers的上任騷也是簡潔、空靈。

Marni 2018春夏成衣系列,讓人眼花繚亂。(IG @marni)

Prada 2018春夏成衣系列,大量使用女性漫畫圖案。(VCG視覺中國)

Jil Sander 2018春夏系列以輕薄、淨色物料為主。(VCG視覺中國)

有沒有哪些新品牌/設計師/模特兒讓你眼前一亮? 為什麼?

Veronica:當看到Versace邀請了1990年代的超模站上天橋時,很震撼呢。她們看上去仍然驚豔,也顯示出她們對設計師不變的情意。Marni SS18系列也帶來更年輕、有活力的氛圍。我很喜歡這季印花與色彩的配搭,以及帶玩味的耳飾。模特兒方面,我迷上了Cindy Crawford的女兒——Kaia。她完全遺傳了媽媽的基因,必然成為時裝天橋上的焦點。

Bhisan:新品牌的話我選Carl Jan Cruz,在Sara Marino為#voguetalents策劃的PITTISUPER亮相。這品牌的概念、對細節的處理都很突出,而且全在菲律賓生產。模特兒的話我選Kaia Gerber,她在Alexander Wang時裝騷(紐約)的開場很出彩。

Glori:Maggie Rose。天橋來說身高並不算高,但可塑性很高,宜古宜今,可硬朗、可女性化。

Versace的2018年春夏季天橋找來Carla Bruni、Claudia Schiffer、Naomi Campbell、Cindy Crawford和Helena Christensen五位傳奇超模作開場,重現當年Gianni Versace掌舵時的品牌盛世。(Versace)

Kaia Gerber在Versace 2018春夏時裝騷(品牌圖片);Maggie Rose (IG @magsrosemizner)

有沒有哪些潮流或單品你覺得在未來一季會流行起來?

Veronica:這季來說,輕薄或透明物料被帶上另一層次。前幾季只是單純的淨色薄料,但我發現很多設計師將它們與亮片互相配搭,由運動服飾到晚裝都用上了具透明感的布料。我認為這是時裝人鍛練身材來show off線條的大好機會。

Glori:腰包、鮮色鏡片的太陽眼鏡、格子。

Bhisan:Dolce & Gabbana的眼鏡。

Sportmax 2018春夏系列也有推出腰包。(VCG視覺中國)

Dolce & Gabbana的太陽眼鏡配合了「紅心皇后」系列的故事性。(品牌圖片)

會否覺得時裝周愈來愈無變化/食老本?

Bhisan:不完全是,視乎你希望從時裝周中得到什麼,你是希望被注目呢(街拍),還是看一些精彩的時裝騷呢?

Veronica:當每個人都熱衷於社交媒體時,現今的「時裝」更着重於情感上的聯繫。我看到愈來愈多設計師起用素人走天橋騷,與觀眾的「時裝夢」拉得更近。我不會說時裝周沒有變化,但只是每個人都在要求更多、更快,所以有人會覺得時裝周愈來愈悶。正因為此,品牌們需要不斷在新系列中加入新/吸睛元素!

Glori:時裝周的確愈來愈商業化和少了創意,這應該是跟近年經濟乏弱有關,而在很時裝周上演出的大部分都是比較有知名度的時裝品牌。他們的風格已經形成,會大膽創新地嘗試新設計和新風格並不常見。

有其他關於時裝周的想法與我們分享嗎?

Veronica:我很希望時裝騷可以禁止使用手機。對造型師或時裝博客來說,不能更新社交媒體可能很不合理,但我覺得太多在場的人用手機多於用肉眼看show。如果有設計師可以平衡時裝騷與現場嘉賓、場外觀眾的體驗那就完美了。隨想!

Glori:除了天橋外,近年亦多了很多新品牌選擇以不同的形式去展示其系列,如fashion presentation。這類型的展示除了時間上較多,品牌亦能夠透過場景設計來表達較深層的設計和品牌意念及較能跟觀眾互動。如認為傳統天橋形式的fashion week 沉悶,可以看看這類型的展示。

Bhisan:新季度很着重於「懷舊」。當政治局勢緊張、天災人禍在我們周遭發生時,我們不能預測未來,就只好從前人得到啟發來緬懷過去,可說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Bhisan Rai (IG @bhisanstation

時裝編輯及造型師,開設網上獨立時裝媒體FYI Journal。

徐思倩(Glori)

本地時裝品牌Methodology創辦人兼創意總監。
《一物》訪問:時裝方法學

Veronica Li(@vnikali)

造型師與時裝博客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