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éa Seydoux:幕前幕後都勇敢有型的邦女郎

撰文:一物特約
出版:更新:

若想知道一個演員的表演是否成功,看她/他能否以該角色的魅力擊倒觀眾可略見一斑。2013年,《接近無限溫暖的藍》(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襲擊各大影展,許多觀眾被片中熱情冷酷的Emma給擄獲。那亦是我第一次感受蕾雅絲端(Léa Hélène Seydoux)的魅力重擊而倒地不起。

撰文:女人迷編輯  婉昀

圖片:電影劇照、網上圖片、品牌提供

(原標題為《揭穿好萊塢性騷擾真相的蕾雅瑟杜:我對說過的話絕不後悔》)

當時電影結束許多人感到失落,心想怎麼現在才認識這名女演員?她從哪來、先前去了哪裡?一查資料才知道這是Léa Seydoux第一次飾演女同志,也是這樣的角色才終於打開了她的戲路,片約紛紛湧進。

Léa Seydoux是Louis Vuitton代言人,圖為品牌SS 2016廣告照。(網上圖片)
Léa Seydoux為Louis Vuitton拍攝香水廣告照。(網上圖片)
Léa Seydoux穿上Prada閃亮晚裝出席《007:鬼影帝國》宣傳活動。(Prada)

她演過《接近無限溫暖的藍》時而冷冽時而火熱、帶著陽剛氣質的藍髮藝術家,並且大方說她與另一女主角之間的友誼確實有愛存在;亦曾接演《007:鬼影帝國》(007: Spectre)飾演敏感深情易怒的女醫師瑪德琳史旺,Seydoux重新詮釋邦女郎並強調與過往不同,「她是個真實存在的人,我親手塑造了這個角色。」除了擺盪兩極的性別氣質角色,她在《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裡飾演冷血叛軍首領,求生是唯一要緊的事,愛誰愛哪種性別不重要。

她也不甘於被角色定義,反過來,她說這些角色只是帶出她性格裡原有部分。「演戲就是表達一種非常私人化的情感,某程度上來說,角色是潛藏在你體內的另一個自己。」

演戲就是表達一種非常私人化的情感,某程度上來說,角色是潛藏在你體內的另一個自己。
Léa Seydoux
《007:鬼影帝國》電影劇照
《單身動物園》電影劇照
《接近無限溫暖的藍》電影劇照

不憑藉家世,以女同志角色翻紅

Léa Seydoux的家世其實可以替她帶來大量的電影界資源,她的祖父是百代電影公司(Pathé)的主席Jérôme Seydoux;兩位伯父Nicolas Seydoux和Michel Seydoux都從事製片工作,前者是高蒙電影公司(Gaumont)的主席和CEO,康城影展主席看著她長大。

可是她從模特兒開始做,不倚靠家世的拼搏努力,讓她在《接近無限溫暖的藍》爆紅同時也獲得人們尊重。

她曾經這樣對媒體剖白,「我來自一個大家庭,但我常感覺迷失在人群裡。孩童時期我非常孤獨,真的,我常覺得自己是個孤兒。」

她在學生時代被認為有閱讀障礙,也曾在校園裡感受過被排擠的狀態,「但當時我已經對這個世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只不過發現自己不適合在學校罷了。」

因此她從小就敏銳於觀察世界與人性,「想透過意識了解世界的陰暗面。有些人並不是生來就堅強,所以他們必須改造自己,追尋意志力進而變堅強,我覺得我就是這樣的人。」

堅強不是天生,而是需要鍛鍊的心力肌肉,她比一般人更早認識到這件事,很膽敢為自己所思所想發聲。

2015年的《衛報》(The Guardian)專訪中,她同意影評說《接近無限溫暖的藍》由男性執導而難逃男性中心視角。「毫無疑問,是的,我認為確實是,且當這是一個男人拍攝一部關於兩個女性之間愛情的電影,我想在所難免。可是這部電影亦有它自己的真理、自己的力量。」

Léa Seydoux不時穿上Louis Vuitton服飾出席活動。(Louis Vuitton)

她坦白說與《藍》片導演Kechiche的合作經驗很辛苦,有幾幕甚至拍攝超過百次,表示未來不想再接演他的戲,導演Kechiche聞言大怒,她為此做惡夢但平靜說明她並不生導演的氣,「齟齬難免會發生,但我對於說過的話絕不後悔。齟齬是短暫的,真正留下的是電影。」

她常膽敢說出別人不敢挑明的話,為自己表達。近日主動投書《衛報》揭發荷里活電影大亨Harvey Weinstein性騷擾是另一例。

圖片來源:Pinterest

揭穿荷里活對性騷擾的隱忍

最近荷里活電影大亨Harvey Weinstein遭揭穿性騷擾多名女性長達30餘年,其中亦不乏一線女演員,然而事件即使受媒體大量關注,荷里活仍有許多人極力維持「我不知道、沒特別聽說」的平和鄉願現狀。

Léa Seydoux在《衛報》上投書現身說法,表示荷里活「每個人」都知道「Harvey(Weinstein)心裡頭打著什麼鬼主意」。她寫道:「那是最令人作嘔的事。不敢相信他能夠做這種事數十年,然後還保得住他的事業。」她又指出,與她合作過的許多導演也曾「濫用職權」,並強調這類行徑在業界極為常見,而Weinstein的常見作法是藉由女助理邀女星進飯店房間談公事。

「當時很難拒絕(他的邀請),因為他具有非常巨大的影響力,所有女孩都很怕他。」Weinstein藉故打發助理離開,之後便撲到她身上企圖強吻她。Seydoux亦描述自己的反抗,「他體型又大又胖,所以我必須用力反抗。我離開他的房間後,感到徹底的噁心。」

他體型又大又胖,所以我必須用力反抗。我離開他的房間後,感到徹底的噁心。
Léa Seydoux
圖片來源:Flavorwire

如果連擁有電影產業後台家世的Léa Seydoux都曾在荷李活遭遇權勢型性騷擾,她的經驗現身,對其他在荷李活工作的女星來說更顯重要。

另方面,我們也見到荷李活影業大亨與電影導演權力如何在電影產業中極度膨脹與缺乏制衡。《紐約時報》亦訪問追蹤Weinstein性騷擾事件多年的《Hollywood Reporter》特約編輯 Kim Masters,Masters曾幾次要將報導刊登了,但在最後一刻受訪者皆因恐懼而決定撤回受訪內容。

我們很想相信時代正在改變,想要相信人們對於權勢型性騷擾愈來愈無法容忍,不過Masters亦提供了一針見血的思考:麻煩終於找上Weinstein的原因可能在於,他已經不是從前那個能呼風喚雨的大製片了。

在性騷擾面前明擺著權力騷擾,往往唯在加害者權力減弱、受害者擁有後援的權力消長動態瞬間,才終於產生受害者不必擔憂受到報復的發聲空間。荷李活需要的不只是更多勇敢現身的女星,而是由不分性別影業工作人員共撐一個不必擔憂受權力報復的性別友善空間。

觀察Léa Seydoux在《衛報》的投書,如果業界仍有她不能點名直說的導演慣性濫用職權騷擾,我們不能只倚賴更多帥氣勇於發言的女性,我們亦需要仗義執言的男人。

在Handsome Lady已成日常風景的時代,我們需要更多有性別友善態度的 Handsome Men。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連結:揭穿好萊塢性騷擾真相的蕾雅瑟杜:我對說過的話絕不後悔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