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氣地微胖!Jennifer Lawrence:我不能餓着工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Jennifer Lawrence天生爽朗帥氣,演技精准逼真,微胖肉感的身軀不礙她在荷李活的平步青雲,反而成為她引以自豪的特徵。

撰文:女人迷編輯  婉昀

圖片:Getty Images、Dior、網上圖片

(原標題為《【Handsome Lady】珍妮佛勞倫斯:我微胖我驕傲,活得率性就好!》)

從《Winter's Bone》開始,Jennifer Lawrence脫穎而出的演技很快吸引專業影評人目光,那時她不到 20 歲。22 歲那年,她擔綱演出荷李活少數以女性為主角英雄的電影《飢餓遊戲》(Hunger Games)並一戰成名,以新一代平民英雄之姿在銀幕上打誕生。同年,她以《失戀自作業》(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拿下奧斯卡獎影后。她的戲劇天賦如一支利箭,從小鍛鍊的精準演技,使她很快擊中演員們努力終生也難以奪下的殊榮。

《飢餓遊戲》劇照

她 9 歲時在家鄉肯塔基州路易維爾(Louisville, Kentucky)的教會表演飾演妓女,演技逼真到嚇人。大家看了這演戲小天才,直對她的父母說:「真不知道該不該恭喜你們」。五年後,模特兒經紀找上門,她迫不及待帶着高中學歷搬去紐約。所有的親友都不看好,她卻說:「我會證明給你們看」。她向來是獵人,自己要的,自己去取。

可Jennifer Lawrence的魅力不只來自演戲,而是大膽真誠、幽默可愛的行事作風。短短幾年,她的魅力從荷李活席捲全球。她勇敢、自在、性感而且親和幽默,人人想跟她約會,希望當她的最好朋友。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最恐怖的時刻:前一秒以為自己超美,後一秒覺得自己很醜

她最為人所知的一些軼事,不外乎她大方擁抱自己肉肉身材與無盡食慾。

「在荷李活,我常被認為是個肥演員。我吃得像野人一樣多。我大概是所有女演員中唯一不用擔心厭食症謠言的人!我絕對不會讓自己餓着,所以我所向披靡!我絕對不會讓看着《飢餓遊戲》的小女孩說,『我希望看起來像Katniss(《飢餓遊戲》女主角),所以我不吃這頓晚餐! 』」

有一段時間,媒體總愛開她的身材玩笑,Jennifer回應:「未來在公開場合說別人胖,應該要列入違法行為。」她的直接,讓人們重新思索「胖」的字義。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未來在公開場合說別人胖,應該要列入違法行為。
Jennifer Lawrenc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現實情況是,幾乎沒有任何情境可以使「胖」成為一個褒義詞,用上這字時幾乎像罵髒話。再怎樣翻轉「胖」的意象,在大眾的耳裡,「胖」仍舊是個髒字,和「婊」一樣。「我們積極地約束抽煙、濫交、講髒話,卻不規範說別人肥胖這件事?」她希望人們停止以「胖」羞辱別人與自己,才可以讓自己活得開心:「什麼時候羞辱別人竟變成一件有趣的事?很多節目讓女孩們模仿主持人在節目中說話的語氣,讓她們覺得批評別的女生穿得醜是件有型的事——媒體應該自我檢討這種散播錯誤價值觀的行為。」

所以她堅決不節食,「因為節食會讓我感覺悲慘,而且我喜歡自己的樣子。我寧願在鏡頭上看起來有點肉,但在實際生活裡是正常人,也不要在鏡頭上看起來很棒,但是在現實生活裡看卻像一隻瘦弱的麻雀。」

她要靠真實模樣建立演員生涯,而不是透過別人來告訴她,妳要看起來如何才叫美、才是一個成功的演員。「更何況,當你肚子在餓的時候,根本沒辦法做好工作。」不裝模做樣,吃飽才能好好工作,就這麼簡單。

什麼時候羞辱別人竟變成一件有趣的事?媒體應該自我檢討這種散播錯誤價值觀的行為。
Jennifer Lawrence

但她偶爾還是會不安,她也誠實說巴黎時裝周曾帶給她「一輩子最恐怖的時刻」:「在飯店裡你打扮好,覺得自己超美,但一走出去就看到那些服飾,還有七呎高的模特兒,頓時妳會覺得『我爛透了,我再也不要出門』。」

Jennifer的心底話引人同感,但很少女星願意說出口,彷彿承認就是輸了。她的直率也提醒我們,關於身體的討論應該要誠實,總有自信,也會有軟弱的時候。你偶爾真會覺得自己太胖太醜,那又怎樣?記得不要嚴苛得連感覺自己胖醜都不忘檢討意識形態。這時候,你需要的不是懲罰內在小孩,而是告訴她/他,「每個人都有自己模樣,我也許沒那麼高,但我也有獨特的魅力啊。」

圖片來源:Dior

圖片來源:Dior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摯友Emma Stone:她對其他女人絕不說長道短

「為什麼做人不能好一點呢?」在晨間新聞《早安美國》中,Jennifer Lawrence說出她的疑惑。她不懂人們甚至女人自己,為什麼要對其他女人的身材、親密關係說長道短?「大多數人就像是,慢慢長大,然後立刻倒退回高中生程度一樣。」

還好她在荷李活交到了好朋友,像是Emma Stone。她們兩人經演員Woody Harrelson介紹而認識,自此以後開始互傳訊息,曾經整整一年每天都傳訊息給對方,「感覺像我們版本的《忘了、忘不了》(The Notebook)—— 365 則簡訊。」在一個向來愛讓女性互鬥的業界裡,兩位真誠派演員的友誼,遠遠超越了媒體總愛給女性情誼強加的心機刻板印象。

「我愛我的工作,」Jennifer說:「所以要是有人也喜愛同樣的事情,會讓我們更為親密。但也要看對方是誰,Emma這麼正常又可愛!」幫Emma Stone宣傳《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時,Jennifer開玩笑說:「我要不是她的忠實擁躉,肯定會飛踢她。」

你知道她會是那種,當你掉到谷底,她願意陪你蹲一會,才用力拉起你,叫你「打起精神!」的朋友;天大的好事降臨在你身上,你知道她不會妒忌,而是比你更樂更狂,在你面前不顧形象展現笨拙舞技。

為什麼做人不能好一點呢?大多數人就像是,慢慢長大,然後立刻倒退回高中生程度一樣。
Jennifer Lawrenc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Jennifer Lawrence的隨性古着時尚

Jennifer Lawrence在紅毯上的造型總讓時尚界驚艷,她似乎總是知道怎麼穿。「給自己設定一個主題,找幾個信得過的朋友一起幫我看看。」説過她是獵人,總是勝券在握——不是鎂光燈捕捉她,而是她擄獲鎂光燈。

至於下班後的穿着,近期因為宣傳電影《母親!》(Mother!)而接受美國版《Vogue》專訪時,她說:「在紐約,你可以穿得更大膽。」並提到她居住的洛杉磯,情況有些略微不同。「在洛杉磯,比較低調的穿着看起來比較型格。」受訪的當下她穿着法蘭絨襯衫,裡頭穿着背心,下半身套着一件簡單的牛仔褲。即使隨性穿着,她看起來仍像經過精雕細琢的拋光。

 

圖片來源:(上)《騙海豪情》劇照;(下)《Serena》劇照

問她究竟如何穿着隨性卻看來光彩煥發,她說其實就是以更舒適、貼合日常生活情境的方式搭配古着,不必花俏,讓這些老衣自然融入你原本的穿着習慣裡。

她的衣櫃裡總是藏着一些在洛杉磯買的老衣服。Jennifer說,透過時代劇裡例如《Serena》(戲劇設定為 1930 年代的北卡羅萊納)以及《騙海豪情》( American Hustle,設定為1970 年代的新澤西)與戲服設計師一起工作,她學會如何在復古時尚中找到好玩的穿搭方法,以及觀察舊衣的細節。

給自己設定一個主題,找幾個信得過的朋友一起幫我看看。
Jennifer Lawrenc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短髮的率性和衝動

戲裡戲外,Jennifer Lawrence的髮型都有無數種,令人印象最深的還是她突然將一頭長髮剪短的時期。「這真的是靠衝動」從長髮變成短髮以新造型接受專訪時,她這麼說:「就像是,我要剪掉它!然後就真的一口氣全部剪掉了。有型吧!」她這樣說着,興高采烈、充滿感染力。

但即便是像太陽的人,也有疲倦的時候,也會心情低潮。這對Jennifer來說很自然,她認為沒什麼不能坦承地談:「昨天我接受一場專訪,事實上我當天正處在惡劣的狀態與心情裡。我甚至無法記起一些基本詞彙。我幾乎可以看到我的公關在背景中,以嘴形提示我該說什麼。他們希望我無時無刻都討人喜歡,可是我就是不行。」

+4
+3
+2
他們希望我無時無刻都討人喜歡,可是我就是不行。
Jennifer Lawrence

保持着自己的能量,不要讓自己餓着,如果無法打起精神時,偶爾示弱的也沒有關係。她甚至可以坦白向人訴說,這就是Jennifer Lawrence的帥氣魔力。我想,除了像她一樣傾力追求夢想,我們每個人都可向她學習勇於示弱、不怕自嘲、以及真誠率性的個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