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超模做金牌經理人,Kate Moss年賺千萬的造星工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雖然如此講會叫人很酸,但世界上某些人天生就注定是「人生勝利組」,任憑世界如何時移世易,科技與社會發展何等一日千里, 他們都總是能夠在新時代或新崗位之下發光發亮。而在五光十色的時裝界,Kate Moss正正是勝利組的代表性人物,無論是昔日的模特兒身份還是今日轉型為經理人,Kate Moss都只會是最頂級的。

Kate Moss在青年時代已憑藉一系列Calvin Klein廣告而熱爆全球。(Dazed)

(Dazed)

14歲時跟家人出外旅遊,搭趟飛機回國就被星探(Storm Model Management)看中,成為模特兒。甫出道又旋即被Calvin Klein選中,簽訂400萬美金合約,成為品牌的御用超模,人家窮一生心力都未必達到的事業和境界,本名Katherine的她仿佛不廢吹灰之力就已然搞得有聲有色。

雖然其後因吸毒迎來事業危機,世人正要慨嘆花無百日花之際,Alexander McQueen及Naomi Campbell等萬千時裝巨人卻又力撐她到底,事業前途最終安然過渡。直到近來年歲漸增,人到中年的Kate Moss亦終須面對歲月不留人的宿命,逐漸淡出超模生涯,以為自此淡出紙醉金迷的時尚舞台,誰不知卻是另一個偉大事業之啟航。說的正是由她所領軍的經理人公司Kate Moss Agency(KMA),這個全新的造星工場,2016年9月才正式成軍,上年第一個財政年度卻已錄得過千萬港元的收入,一年之內回到本之餘還有純利,看來不依靠外貌身材而崇尚思想內涵的Kate Moss,才是最厲害。

“當演模特兒拍攝時,你腦海中定必要有自己的想法。想想你穿上衣服之後要如何站立,或者應該如何走動。要記住每一次Shooting你都在擔任每個不同的角色啊!”
Kate Moss

當年Kate Moss因吸毒事件引起事業危機,Alexander McQueen卻是第一個義無反顧地支持她的人。(Sydney Morning Herald)

Kate Moss近年已甚入踏足T台,有的話也不過是友情客串而已,例如年初她就與五原模之一的Naomi Campbell,一同為Louis Vuitton行Show來送別Kim Jones。(Vogue)

那麼KMA憑什麼能夠在短時間內就高速上位呢? Kate Moss的江湖地位當然重要,才漫不經意與Katie Grand閒聊幾句,這位《LOVE Magazine》老總立即傾盡全力「幫拖」,為KMA旗下年青Artist度身訂造多個時尚訪談及造型硬照,用盡所有渠道將他們推廣到全世界,成效顯著。但也別以為這些成功不過是Kate Moss的名聲與人脈所使然,她經營的經理人公司,也確實有着獨具慧眼的理念和戰略方針。

“疲倦是一種罪過。
Kate Moss

Kate Moss Agency Logo。(Kate Moss Agency)

首先公司的定位十分多元化,縱然Kate Moss乃是以模特兒起家,但KMA卻從未被定型為純粹的模特兒公司,旗下Artist除了意料之內的模特兒外,也有意料之外的動作演員及潮流達人於其中,最明顯例子就有Blondey McCoy及Gwendoline Christie,Gwendoline於人氣美劇《Game of Thrones》中,飾演Brienne of Tarth一角,其比男人更高大和威武的印象深入民心。簽上了KMA後,除了曝光率更高外,公眾形象也迅即時髦起來(只因有Kate Moss做你經理人,她想老土落伍都幾難。),而Kate Moss亦得以透過Gwendoline來開拓影視市場,未來簽入更多演員,絕對是一個相贏的精明局面。

Gwendoline Christie。(網上圖片)

至於KMA另一成功之處就是以人為本,承如Kate Moss於官網簡介中所言:「I want to focus on managing people's careers, not just running an agency」,她與旗下的Artist合作關係,並非單純接Jobs再分佣拆帳如斯簡單,最值得稱道的正是她與Blondey McCoy間的師徒之情。20歲的Blondey McCoy既是Palace Skate Team職業滑板選手,也是英倫街牌Thames的主理人,模特兒工作對他而言不過是兼職而已,本以為他簽約KMA,不過是希望借助這位昔日偉大超模的號召力來接多些模特兒工作,賺取外快,誰不知Kate Moss卻熱心到把他當成契仔般看待,幫助Blondey多接Model Jobs不在講,更不時擔任他自家品牌Thames的生意策略顧問,以自身縱橫時裝界20多年的經驗指導他營商之道,完全超越一個Model經理人的工作範疇,既是Blondey商業顧問,更是其人生導師,真正做到「Focus on managing people's careers 」。

“我不是一個真正的時裝設計師。 我只是喜歡衣服而已。我從來沒有去過設計學校,不懂素描,也不會削裁剪衣服。但我可以縮短事情。但我擅長將複雜的事情簡短化,例如我可以用圍巾做製作出一件衣服。”
Kate Moss

Jamie Bochert(Dazed)

此外,除了潮流圈內人及動作演員,即使是對於模特兒這項Kate Moss的本業,KMA仍然展現在高瞻遠矚的大局觀,旗下模特兒由老中青皆有,最資深的當然是Jamie Bochert,龐克感極強的頹廢偏鋒,配合仿如搖滾詩人Patti Smith般的誇掉派氣息,令到她多年來都是Givenchy及Valentino等品牌之寵兒,亦是KMA中的頭牌模特兒。而較之簽下已成名的Model巨星,其實簽入潛力新星的才最考眼光,這方面Kate Moss仍舊獨具慧眼,自公司成立之初,即成功簽下Elfie Reigate(老牌超模Rosemary Ferguson的女兒)及男模Louis Baines與Luka Isaac等年輕模特兒,他們全部都不是傳統美學標準下的俊男美女,容貌看上去更有些怪模怪樣,但正正是這種別樹一格的前衞感,才叫世人為他們歡呼與印象難忘。情況就如當年Kate Moss自己初出道的時候一樣,樣貌不算十分標緻,身材更不如那五位「Five Original Supermodels」般高佻澎湃,卻憑藉自成一派的病態骨感,和桀驁不馴的風韻,為時裝世界開創出一條前所未見的新道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