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他獨尊! Hedi Slimane 時裝界專制事件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貴為近代時裝史上設計男、女裝都最無往而不利的大師,CELINE新任創作總監Hedi Slimane最獨步天下的功力,除了病態瘦身剪裁和中性美學觀點外,能夠極短時間之內,為一個品牌打造獨裁的審美學及專屬氛圍,也是法國人舉世無雙的厲害所在。大刀闊斧地革新品牌Logo與名稱,獨裁地統一品牌的所有形象、嚴格控制記者進入品牌發佈會、以至規定品牌都須要在名字背後加上「By Hedi Slimane」等等,都是Hedi這些年來能夠快速塑造品牌核心價值的超凡手段。不過在如此專制的背後,總有「副作用」的‧‧‧‧‧‧

新Logo新字樣的CELINE。

源用多年的YSL斜體字母Logo。

更改Logo與名稱是家常便飯

近數年間更改品牌Logo與名稱的例子從來不缺,例如Raf Simons將Calvin Klein改名為CALVINKLEIN 205W39NYC,或Riccardo Tisci為Burberry打造全新字體Logo等等,都是為品牌注入新形象與擴充目標顧客的積極手段。然而在Hedi Slimane之前,要更改一個品牌的標記或名字,從來都是舉步維艱。2001年入主Dior男裝時將Dior Monsieur改名為Dior Homme情況還好,但2012年將Yves Saint Laurent改名為Saint Laurent Paris(規定書寫之時要寫作Saint Laurent Paris,口頭上讀頌的時候就叫Saint Laurent),並將源用多年的YSL斜體字母Logo從服裝線上全面棄用的舉動,當年卻在時裝世界掀起激烈的反動,很多時裝業內人均指責他「欺師滅祖」和不尊重品牌傳統,坊間更有「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的惡搞Tee出現,嘲諷他的種種改動。不過Hedi卻我行我素地一於少理,恩師Pierre Bergé也公開宣稱支持愛徒的革新,反倒是品牌母公司KERING卻為曾事暴跳如雷,一度終止與有份出售該款Tee的colette一切商業上合作關係。

Saint Laurent RTW SS13,Hedi Slimane回歸時裝界的首Show。

Cathy Horyn。

限制時裝秀入場名單 Cathy Horyn也被拒諸門外

提起當代知名的時尚評論員,目前於媒體《The Cut》任職critic-at-large的Cathy Horyn定必榜上有名,敢怒敢言的她,向來就有着業界良心之稱,不過如斯剛毅個性,遇上Hedi Slimane當然會「火星撞地球」了吧!話說Cathy Horyn向來就對他頗有意見,總是有意無意批評其設計過份商業化外;以及至12年改名為Saint Laurent的時候,任職紐約時報的她,當然又身先士卒地抨擊這是一個極不尊重的行為。如斯種種舉動終引致HediSlimane不滿,於首個Saint Laurent發佈會上,禁止邀請一系列不受歡迎的傳媒人士進場,Cathy Horyn就是其中之一。不過「薑愈老愈辣」,Cathy Horyn非但沒有因為未有受邀而退出,反而撰文指責Saint Laurent的首Show既守舊又落伍,聲言憑藉瘦身美學而馳名的Hedi Slimane,不過是Raf Simons的跟隨者,比利時人「多年前早已創作了Skinny Suit設計,然而Hedi卻堅持自己才是原創者」,直指Hedi不過是Copy Cat而已。至此Hedi Slimane終於忍無可忍,怒不可遏地於自己官方網站發表「Cathy Horyn是惡霸」的言論,批評她只會透過造謠生事來「博上位」,並留下「She will never get a seat at Saint Laurent, but might get 2 for 1 at Dior」的經典言論,既是回擊Cathy Horyn,更趁機抽擊了舊主Dior,當真是一代「惹火尤物」。

Hedi Slimane當年的官方反擊言論。

Hedi Slimane時代的Saint Laurent滿載美國西岸風情。

大模斯樣 將設計總部移師L.A

自2007年以神話一般的姿態離開Dior Homme後,Hedi Slimane就一直長居於美國洛杉磯比華利山,以攝影為樂。世人本以為2012年重新回歸法國品牌YSL後,他會長駐於故鄉巴黎。誰不知已然戀上La La Land的他非但不願回到花都,更要求巴黎總部設計團隊一律要轉移到L.A工作(曾在訪問中自言,只會在發佈時裝周及述職之時才會回到巴黎),如是者這個數十年來以巴黎為本部的經典品牌,其重點服飾的項目,就一下子轉到一個時差比本部慢上9小時的地方進行,設計也突然間增添了爛牛、滑板、夏威夷恤衫等西岸街頭風情元素。縱然很多傳統衛道之士不是味兒,但銷售額的倍升(3倍)卻是鐵一般的事實,Hedi Slimane,就是一個如此奈何他不得的藝術家。

雖然是非多籮籮,但其實Hedi Slimane在時尚圈內的巨星朋友依然既多且眾。

Lady Gaga日前就率先演譯Hedi時代的CELINE新手袋。

Séverine Merle。

最愛與僱主反目 更對薄公堂

Hedi Slimane的前半生設計事業,有一明顯特徵,就是總會和自己的僱主不歡而散,Dior Homme時代傳聞正是因為要求開設女裝線及擴大自身權力不果,終憤而離開品牌,並與母公司LVMH話事人Bernard Arnault罵反;到了出走Saint Laurent的時候情況更加嚴峻,與品牌母公司KERING反臉不在話下,Hedi更將事情罵到法國法庭之上,提控KERING拖欠薪金和侵犯智慧財產權(因為Hedi為品牌開創的瘦身主義服飾,如窄牛仔褲、Old School板鞋及帆布背包等,到繼任的Anthony Vaccarello時代仍有推出,故認為品牌挪用了他的創作。),結果法庭裁定Hedi一方勝訴,KERING一方須要賠償930萬歐元,可見在Karl Lagerfeld之後,Hedi Slimane都算是世上最無所畏懼的設計師了。

所以今次LVMH與Hedi Slimane重修舊愛,聘請他掌管CELINE女裝、男裝及Haute Couture所有方面的設計,因Phoebe Philo而愛上「CÉLINE」的一眾支持者,其實頗有保留,只因她們老早就預想到有如昨日的一天:Hedi Slimane目空一切地革新了品牌的根本,令品牌在字體、標記以至風格上都迎來一系列翻天覆地的大變轉。這種新變革固然會為品牌帶來了更多新粉絲,卻又無可避免地會得失原有的支持者,如何在得與失之間權衡輕重,這對上年才上任的CEO Séverine Merle而言,絕對是一個不容小覻的學問。

Phoebe Philo以Ugly Chic美學開創了CÉLINE十年之盛世。

但這樣簡潔和剪裁鬆動的美學主義,在Hedi Slimane時代的CELINE還會繼續嗎?9月28日自有分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