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YSL放棄不打緊】Stefano Pilati成立自家品牌自力更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時裝世界,向來有不少人替意大利設計師Stefano Pilati不值,2004開始在Yves Saint Laurent擔任創意總監,本來一直穩步上揚,相安無事,誰不知2012卻空降了一個Hedi Slimane,最終被人逼宮,無奈離開品牌。之後輾轉之下,又去到西裝大牌Ermenegildo Zegna打工,為其進行年輕化革新,誰不知2016年又因為與管理層意見不合,而辭任首席設計師一職,空有一身才華,卻總是於職場上浮沉,著實叫人唏噓。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替人家賣命,做「打工仔」不如意不打緊!或許自己做老闆才是明智之舉,如是者,Stefano Pilati自家品牌Random Identities,誕生了。

Random Identities的造型廣告照,意識十分大膽,十分不Stefano Pilati。

Stefano Pilati。

單從設計美學的角度而說,Stefano Pilati前半生的設計思維向來以端莊優雅見稱,無論是任職Yves Saint Laurent、Ermenegildo Zegna還是Agnona時代也好,意大利人的衣服都是風度翩翩,儀態萬千,如斯成熟的高品位本來在8、90年代很叫人受落,遺憾近代高級時裝界卻了無止境地鼓吹「街頭式」和「炫耀式」潮流,西裝要配襯爛牛窄波鞋,衫身還是有大大個字樣Logo才夠吸引,一味取悅街童,盲目地Show Off,使到Hedi Slimane及Virgil Abloh等人混得風生水起,Stefano Pilati這些品味堅持者卻是水靜河飛。叫人傷感之餘,但也無可奈何,誰叫這是一個商業主宰一切的時代?時勢造英雄。

Random Identities,頗有Rick Owens意味。

柏林Club Kids的常規造型。

因此好些柏林蒲友Club kids最愛的打扮元素:例如亮黑色Bomber Jacket、街頭軍事風剪影、以至是Nylon尼龍物料等等,都是目前所見Random Identities的重點主題,也是當前時裝世界所流行的東西,從前的Stefano Pilati總是對街童式潮流嗤之以鼻,不置可否,現在卻毅然投入於這股洪流中去,是進步還是退步,見仁見智。另外,Random Identities還有着雌雄同體和表揚中性美學的特徵,這也是Stefano過往時裝歷程上鮮有表現到的東西,雖然聲稱主打男裝市場,但服飾剪裁則男女皆宜,更不缺胸罩、長裙及腰封Corset等女性向單品。如斯剛柔並濟,只因設計師原來也認為男性、女性、男裝、女裝,從來都不應有那些約定慣成的規限:

「品牌之所以稱作Random Identities(隨機身份),是因為人的性別和體型,從母體受精那一刻起就隨機定了型,不會改變;但人的品味和穿搭方式就不是如此,衣服的本質亦不應被定義為哪一個性別應該著和不應該著,一切都應該按住每個人自己本身的品味和喜好,而自行選擇就是了。」Stefano Pilati如是說。

將Bra Top及高跟鞋理念注入男裝之中,前衞之極。

+4
+3
+2

模特兒示範如何將腰封Corset配襯到男裝之中。

最後,Stefano Pilati今次開發自家品牌,也給予部份時裝愛好者一定的聯想:就是對於明星級時裝設計師而言,較之受聘於傳統大品牌,擔任創作總監,其實自立門戶,開設自家品牌會否一條更好的出路?君不見強如Hedi Slimane、Phoebe Philo、Alessandro Michele或者Alber Elbaz也好,到目為止也沒有一個具規模的自家品牌,與其受聘於人,處處受人制衡,倒不如成立自家品牌,按住自己的喜好和意志,自由地創作,這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嗎?

對於這個美好的願景,其實就只能說一句做到當然最好,但事情總會事與願違,首先經營自家品牌,在資金往往相對缺乏的基礎條件下,引入股東制或合夥人制無可避免,屆時每個營運策略,就定必要向股東利益交代,掣肘或許比任職大品牌有過之而無不及;何況自家品牌也會有被人收購的風險,即使是你情我願的收購,最後不歡而散的例子依然多得是,難度大家忘記了曾經如日中天的Helmut Lang或Jil Sander,當年是如何被PRADA Group弄得死法活來的嗎?

Helmut Lang。

Jil Sander。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