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職人】SHISEIDO、蔦屋展覽常客 手作陶瓷燈罩提升窩居格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飛松弘隆(Toki Tobimatsu)是日本乃至全世界,為數不多的用瓷器製作燈罩的手藝人。他做的這些瓷器燈罩,看上去樸實無華,在接通電源、亮燈的那一瞬間,卻像被施了魔法一樣立刻有了生命。

亮燈後它們有的柔和、有的優雅,創造出溫暖溫馨的氛圍,每個家,也因為它們的存在而生動。

飛松弘隆與他的陶瓷燈罩(一条提供)
希望在我死後,100年200年後,那個時代的人們,還有在繼續使用我做的燈罩。
飛松弘隆

飛松弘隆(Toki Tobimatsu@Facebook)

他做的燈罩到底有多美

飛松弘隆是日本甚至全世界,為數不多的製作瓷器燈罩的手藝人。他做的這些瓷器燈罩安靜、柔美、令人心醉。而在亮燈的那一刻,這些安靜的燈罩就像有了生命,能瞬間改變空間的氛圍。

袋狀的燈罩,將燈泡密閉包裹,燈光顯得更柔和,把它放在玄關或者臥室,營造出一種溫暖的氛圍。下方敞開的燈罩,更為明亮,也適合從側面觀賞它的細節。作品「Drape」與「Odd line」系列,質感像厚重的布料、窗簾,垂吊在空間中,給人鬆弛的感覺。這些瓷器燈,有的柔和,有的明亮,組合在一起時還很有韻律感。飛松想通過這些不同的瓷器燈,在居住空間中創造不同的氛圍。因為想要打造舒適的家,照明是至關重要的一個細節。

飛松弘隆的作品,不論放在玄關、臥室或其它任個位置都能提升整體格調。按圖看看他的作品▼

+7
+6
+5

下文由飛松弘隆自述▼

我是飛松弘隆,和太太一起在東京有個小小的陶藝工作室。我和太太都是東京多摩美術大學畢業的,她做陶藝的飾品,我現在主要做瓷器燈罩。最近寶寶剛出生,我們一家人,還有一隻鳥兒,生活工作在一起。最早我也是先做食物器皿,我想改變人們餐桌用具的單調。而後來轉做燈具,是想通過燈具營造不同的氛圍,來改變整個居住空間的感受。

我做陶瓷器,從來不拉胚,只做鑄型,做瓷器燈罩也是這樣。一般我會先畫出草圖,簡單的斷面圖,就跟做衣服打版一樣。根據草圖,用木頭雕刻出最初的模型,再用石膏翻模,做出模具,一般由多個部件組成。然後將這些部件組合在一起。

準備就緒以後,就將調製好的瓷土泥漿倒入模具中鑄型。此時模具中,泥漿裏的水分逐漸被石膏吸收,會在內壁上形成一層薄膜。等待10-20分鐘,薄膜形成一定厚度,再將模具中剩餘的泥漿倒出。晾放半天左右,石膏鑄型會自然剝落,這個瞬間簡直魔幻。器物就這樣出現在眼前了,再上釉燒製直到完成。

由零到完成,飛松弘隆的燈罩其實蘊藏了非凡的工藝▼

+3
+2

做瓷器燈罩最頭疼的,就是與地心引力的戰鬥。其中燒製過程中,如果瓷器形狀不合理,很快就會壓壞、歪斜,而且難免發生龜裂,以前嚴重的時候失敗率高達30%。當然,現在我已經可以很好地控制其中的平衡。

總會有遇到失敗的時候,但飛松弘隆沒有放棄(一条提供)

東京蔦屋書店和資生堂大樓都有邀請我去參加展覽,去年我還在上海做了個展。沒想到我的燈罩,和上海30、40年代的老房子、老家具,還挺搭。我的燈罩不是隨着潮流而製作的,它們既現代又復古。所以不論是現代環境,還是百年前的老家具,它們都能融入其中。希望在我死後的100年甚至200年,在那個時代,人們還在繼續使用我做的燈罩。

飛松弘隆的瓷器燈罩設計雖然簡單,卻非常耐看(一条提供)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